0

    <!–章节内容开始–>南非,某小城。

    街道上,烟火滚滚,四周一片混乱。

    嘭!

    一个年轻男子将手中燃着火焰的酒瓶扔过来,酒瓶砸在警车的车玻璃上,立刻就轰然爆开,车玻璃直接碎裂。

    车侧的防暴警察们,纷纷四下跳开。

    警察失控地向前冲去,游行的人们迅速散开。

    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摔倒在地,哇哇得哭起来。

    眼看着车子就要冲过来撞到她,斜下里一个身影利落地冲过来,在车子撞到小女孩之前,抓住她,飞身跃起。

    车子擦着二人的身侧掠过,撞在斜对面的墙上。

    “丽亚!”

    孩子的母亲尖叫着冲过来,四周的男女们也是纷纷地涌过来。

    地上,套着警服的年轻女警抱着小女孩站起身,向众人安慰地扬起唇角,精致脸上满是温和笑意。

    “大家别担心,她没事,只是吓到了。乖,小公主,别哭了……姐姐给你糖吃!”

    从口袋里摸出一只棒棒糖来,纪念笑着将糖送到小女孩面前。

    小女孩只是受了惊吓,并没有受伤,这会儿看到有糖,停下哭泣,有些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接。

    “是柠檬味的,很好吃的。”

    纪念笑着将糖向她手里送了送,小女孩犹豫着接过,纪念又摸出纸巾来帮她擦擦眼泪,挥掉身上的土。

    “放开她!”

    “把孩子还给我们!”

    ……

    大家涌上来,呈扇形将纪念围住,一边就大声呼吸着。

    “不要乱动!”

    四周的警察们看到这局面,只担心纪念受伤,忙着冲过来,围在另一边。

    “大家别紧张!”纪念抬起右手,示意自己的同事们不要靠近,她就弯下身,将小女孩小心地放到地上,帮她拍拍身上的土,“去吧,去找妈妈。”

    小家伙抓着棒棒糖走过去,孩子的妈妈立刻就张手抱住女儿。

    “大家误会啦!”纪念用当地语言笑着开口,“我们不是要赶大家离开,而是暂时让大家离开自己的房子,好让市政工程处改造你们的地下管道。”

    “你骗人!”

    “就是,骗子,你们想拆掉我们的房子。”

    ……

    “真得不是这样的。”纪念转过脸,指指远处的卡车,“大家看,卡车上装得是全部都是管道,如果我们要拆你们的房子,干吗要拉这些东西过来。”

    她向一个戴着安全帽的黑人工程师招招手,“把地图给我。”

    工程师一脸忐忑地走过来,纪念就将地图在手中展开,“大家可以看一下,这张地图上写得很清楚——地下管理改造工程,不是拆除工程,如果你们不相信的话,可以派一个代表过来看一下。”

    “不要相信她,她就是骗子!”

    “打死她!”

    ……

    众人依旧情绪激动,有的扬着抓着石头的手掌。

    “住手!”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从人群后走出来,伸手摸了摸母亲怀里的那个小女孩,“她救了丽亚的命,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恩人,神会惩罚不知感恩的人的!”

    老者是村子里的长辈,非常有威望,他一出头,大家都安静下来。

    ……

    ……

    晚安<!–章节内容结束–>

    …

第1922章 宁静致远的宁(1)    <!–章节内容开始–>“好的,我马上就出来。”

    沈宁对着手机说了一句,到前台办理退房手续。

    “我的房间里还有一位客人,房间检查可以稍晚一点吗?”

    “没有问题。”前台工作人员一脸笑意,总统套房的顾客那可是绝对的上帝。

    道了谢,沈宁拖着行李箱走出来,对方的车子已经等在门口,将行李交给对方,她侧身钻到后座。

    片刻,车子启动驶向机场。

    沈宁抬手按按还在闷疼的太阳穴,想了想,从包里摸出小镜子照了照。

    镜子里的人颊上留着一抹潮红,颈间一片暧昧吻痕。

    她向上拉拉衣领,将镜子装进书包,转脸看看身后已经渐远的酒店大楼,靠到椅背上吁出一口长气。

    工作人员转过脸来,关注地看向她,“沈小姐,您还好吧?”

    沈宁伸手按了按有些酸疼的腰,“没事,只是有点没倒过时差。”

    大衣口袋里,有东西硬硬地硌死。

    伸进口袋,将那只水晶球取出来,她提着链子的一头,看着那只在半空中轻晃的蓝色水晶球,自嘲地扬唇。

    沈宁啊沈宁,没想到你也会有失控的时候!

    不过也好,人生吗,总要偶尔疯狂那么一两次。

    要不然,岂不是白活了?

    合指握住那只水晶球,她随手将它塞回口袋,就算是留个纪念吧。

    ……

    ……

    酒店,总统套房。

    枕上沉睡的男人缓缓地睁开眼睛,看着头顶的红色纱蔓,他漂亮的眉轻轻地挑了挑。

    然后,他侧脸环视四周,漂亮的眉立刻皱眉。

    坐直身子,揭开身上的被子,看看自己****的身体,男人伸手拉过床侧滑落的大浴袍,披在身上。

    汲上拖鞋走进客厅,看到茶几上的酒店便签纸,他伸手拿过来,扫了一眼上面的酒店名称。

    然后,他将便签纸放回茶几,转脸环视四周。

    注意到客厅一角放着东西的餐桌,他转身走过来。

    餐桌上。

    还有昨天沈宁吃剩的蛋糕和饭菜,小巧的三层蛋糕上,一只25造型的蜡烛有燃烧过的痕迹。

    转身,男人再次回到卧室。

    洗手间里没有人,更衣室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注意到放在床上的红酒杯,他伸手将杯子拿过来看了看。

    上面没有口红渍,杯子一侧有两个浅浅的手指印,看得出那是女人的手指。

    他揭开被子,床|上一小片暗红。

    作为一个成年男人,他很清楚那意味着什么。

    “该死!”

    男人抬手击在额头,目光里满是懊恼的神情。

    脚边似乎是踢到什么东西,他弯下身去,从床单下捡起一本书。

    那是一本卢梭的《忏悔录》,其中一页夹着书签,他翻开书签那一页,只见上面写着这样的句子。

    “我反复说过,真正的幸福是不能用语言描绘的,它只能用心体会,感受越深就越无法描述,因为真正的幸福不是一系列事实的积累,而是一种状态的持续……”

    男人轻扬唇角,合拢手中的书,侧脸看向身边的枕头。<!–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