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好的,我马上就出来。”

    沈宁对着手机说了一句,到前台办理退房手续。

    “我的房间里还有一位客人,房间检查可以稍晚一点吗?”

    “没有问题。”前台工作人员一脸笑意,总统套房的顾客那可是绝对的上帝。

    道了谢,沈宁拖着行李箱走出来,对方的车子已经等在门口,将行李交给对方,她侧身钻到后座。

    片刻,车子启动驶向机场。

    沈宁抬手按按还在闷疼的太阳穴,想了想,从包里摸出小镜子照了照。

    镜子里的人颊上留着一抹潮红,颈间一片暧昧吻痕。

    她向上拉拉衣领,将镜子装进书包,转脸看看身后已经渐远的酒店大楼,靠到椅背上吁出一口长气。

    工作人员转过脸来,关注地看向她,“沈小姐,您还好吧?”

    沈宁伸手按了按有些酸疼的腰,“没事,只是有点没倒过时差。”

    大衣口袋里,有东西硬硬地硌死。

    伸进口袋,将那只水晶球取出来,她提着链子的一头,看着那只在半空中轻晃的蓝色水晶球,自嘲地扬唇。

    沈宁啊沈宁,没想到你也会有失控的时候!

    不过也好,人生吗,总要偶尔疯狂那么一两次。

    要不然,岂不是白活了?

    合指握住那只水晶球,她随手将它塞回口袋,就算是留个纪念吧。

    ……

    ……

    酒店,总统套房。

    枕上沉睡的男人缓缓地睁开眼睛,看着头顶的红色纱蔓,他漂亮的眉轻轻地挑了挑。

    然后,他侧脸环视四周,漂亮的眉立刻皱眉。

    坐直身子,揭开身上的被子,看看自己****的身体,男人伸手拉过床侧滑落的大浴袍,披在身上。

    汲上拖鞋走进客厅,看到茶几上的酒店便签纸,他伸手拿过来,扫了一眼上面的酒店名称。

    然后,他将便签纸放回茶几,转脸环视四周。

    注意到客厅一角放着东西的餐桌,他转身走过来。

    餐桌上。

    还有昨天沈宁吃剩的蛋糕和饭菜,小巧的三层蛋糕上,一只25造型的蜡烛有燃烧过的痕迹。

    转身,男人再次回到卧室。

    洗手间里没有人,更衣室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注意到放在床上的红酒杯,他伸手将杯子拿过来看了看。

    上面没有口红渍,杯子一侧有两个浅浅的手指印,看得出那是女人的手指。

    他揭开被子,床|上一小片暗红。

    作为一个成年男人,他很清楚那意味着什么。

    “该死!”

    男人抬手击在额头,目光里满是懊恼的神情。

    脚边似乎是踢到什么东西,他弯下身去,从床单下捡起一本书。

    那是一本卢梭的《忏悔录》,其中一页夹着书签,他翻开书签那一页,只见上面写着这样的句子。

    “我反复说过,真正的幸福是不能用语言描绘的,它只能用心体会,感受越深就越无法描述,因为真正的幸福不是一系列事实的积累,而是一种状态的持续……”

    男人轻扬唇角,合拢手中的书,侧脸看向身边的枕头。<!–章节内容结束–>

    …

第1921章 我去找你(3)    <!–章节内容开始–>沈宁轻轻挑眉,“如果你不想我报警,最后现在从我身上滚下去。”

    “对我的分析不太在意,看来,你不是处|子之身……”男人又向她凑近了两厘米,“那么,我们再来继续分析,你是很久没有男女生活了吧,被之前的男友伤害过,被背叛过……还是别的?”

    两个人的脸已经近得不足五厘米,互相的呼吸都交织在一处。

    感觉着男人带着酒意的气息扑在脸上,沈宁的心跳也是终于失控地加速起来。

    大圆床边,只有一盏小灯,男人出色的脸庞在这样的灯光下越发加分。

    尤其是那对眼睛,黑沉沉地仿佛能一直看到她心里去,在他面前,她有一种被看穿的感觉。

    “看来,都不是……”男人的眸子迎上她的,“沈宁……你果然和我想象的一样,表面平静,内心疯狂……现在,你的心跳得很急,呼吸已经很粗重,虽然你极力控制,可是你躲闪的目光还是出卖了你……”

    微低下头,他用鼻尖轻轻地蹭了蹭她的脸。

    “生日快乐,沈宁……只要你愿意,今晚我就是你的礼物……如果你说不,我立刻就停下。”

    颊上温柔地触感,是他在吻她。

    他吻得极轻,极是怜惜的感觉。

    偏偏就是这样极轻的碰触,却让沈宁的心中升起极大的涟漪。

    她知道自己应该说不,可是嘴唇干涩得说不出话来。

    酒精和情|欲的双重作用,她整个人跟本就无法冷静和思考。

    轻咬嘴唇,让自己清醒过不,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张唇想要开口。

    “……”

    不等她说出音节,男人的唇已经覆住她的,然后就是一个让人意乱情迷的吻。

    ……

    ……

    第二天早上,沈宁清醒过来的时候,太阳穴还在闷疼。

    红酒上头,余威还在。

    她伸手按按自己的太阳穴,手臂却感觉到一些异样的重量。

    她转过脸,看向身侧,只见身侧的枕上,睡着一个男人。

    昨晚的小灯还没关,映着男人俊郎的面容,睡梦中的男人少了几分邪魅,给人一种极是温润的感觉。

    沈宁皱眉,在心中骂了一句脏话。

    喝酒喝到断片,昨天晚上的细节,她现在已经想不起具体细节,只记得男人来敲门,后来就将她扔到床上再后来他似乎还说过什么……

    算了,已经发生了,想有什么用?

    拿开男人还拢在她腰上的手臂,沈宁揭被起身,顺手拿过手表戴到腕上,看一眼时间,不由地再次低骂。

    “该死!”

    再不出发,她的飞机就要赶不上了。

    抱起准备好的衣服冲进洗手间,她迅速地冲了一个澡,换上衣服,头发也没吹就冲出来。

    看一眼枕上还在熟睡的男人,她轻轻摇头,大步走出门去,拉过茶几边自己的行李。

    目光扫过桌上的那个水晶球,她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伸手过来将那只水晶球抓到手里,拉开门迅速冲进走廊,奔进电梯。

    刚刚走到酒店大堂的时候,负责接待她的工作人员已经打过电话来。

    ……

    ……

    哈~么么我已经被新男神萌翻了<!–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