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片刻之后,门被拉开。

    男人身上只套着西裤,上半身赤|裸着地站在门内,看样子似乎是正准备洗澡。

    “有事?”

    “这个还给你。”沈宁向他送过水晶球。

    男人垂下墨眸,扫了一眼她手中的水晶球,“我送出去的东西从来不会收回来,如果你不喜欢可以丢掉。”

    沈宁有些哭笑不得。

    “那好,打扰了,再见。”

    她收回托着水晶球的右手,转身要走。

    腕上一紧,手臂已经被他拉住。

    “我不介意你留下!”

    “没兴趣。”

    沈宁波澜不惊地答。

    男人一笑,然后松开她的手臂,沈宁转身走向自己的房间。

    “沈宁。”

    男人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她停下脚步,转脸看过去,只见对方站在门内向她笑着,笑容邪魅莫测,性感而撩人。

    “一会儿我去找你。”

    “无聊。”

    收回视线,沈宁重新回到自己的房间,关好房门。

    掂着那只水晶球走回来,她随手将水晶球放在茶几上,走到床边躺下。

    本想着快点睡觉,躺到枕上却丝毫没有睡意,索性又爬起身来,将看到一半的书拿过来,注意到餐巾桌子上的红酒,她转身走过去,倒了一杯一并端到床边。

    爬进被子,一边看书一边啜着杯子里的酒。

    酒水年份很好,醇香而绵软,满唇满齿都是香味。

    她托起杯子,轻轻地晃着里面的酒液,暗红色的液体挂在杯壁上,有一种晶莹的通透感。

    看着手中的杯子,不自觉地想到刚才的男人。

    那家伙不会真得来找她吧?!

    沈宁酒量一杯,所以从不贪杯。

    不过就是想要喝上一点促进睡眠,突然从东半球飞到西半球,她的生物钟跟本就没有倒过来时差。

    一杯喝完,并没有觉得困,甚至还有些不过瘾。

    看看手中的杯子,她索性爬起身回到餐厅边,又倒一杯,回到床侧。

    这一杯喝下去之下,身体懒洋洋地有些发热,知道自己已经有些醉意,她合拢手中的书,正准备钻进被子,门再一次被敲响。

    有没有搞错?!

    那家伙不会真得来找她吧?

    沈宁挑挑眉尖,没理会。

    当当当!

    敲门的人发挥着锲而不舍的精神,似乎她不开门就罢休似的。

    “真是遇到极品!”

    沈宁撇撇嘴,汲上拖鞋走到门边。

    “谁?”

    “我!”

    果然,是他的声音。

    “你不觉得你这样很无聊吗?”

    “不觉得。”

    沈宁失笑,“报歉,我明天还要早起,先睡了。”

    “如果你真得睡得着的话,现在也不会这么清醒地隔着门与我说话……”男人的声音隔着门传来,微微有些沙哑,低沉的男中音却很是悦耳,“我可以断定,在刚才的一个小时里,你至少有四十分钟在想我,而且还曾经推测过我会不会真得来敲门……现在虽然有些意外,但是还是有点小兴奋……我说得对吗?”

    这家伙是学心理学的吧?!

    沈宁失笑。

    “没错,我是有想过,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会给你开门。”

    “如果你不开,我就在这里敲一夜。”<!–章节内容结束–>

第1920章 我去找你(2)    <!–章节内容开始–>“那样的话我只能叫保安过来了。”

    “开门吧,我只说一句话!”

    “隔着门也可以说。”

    “你在害怕?”

    “激将法用多了很无聊。”

    “衣服在你身上,如果你不同意,我不可能扒下来。如果你不开门,从明天开始的第一天,你可能都会在后悔……在好奇……如果那天晚上,我把门打开,会是什么结果呢?那个男人要对我说什么,他到底是谁……他是干什么的……诸如此类的问题。想想看,是打开门找到答应,还是像个缩头乌龟一样躲在门后好奇一辈子……我想,你会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沈宁笑着拉开房门,抱着胳膊靠在门框上,看着站在门外,同样只套了一件浴袍的男人。

    “说吧,什么话?”

    墨眸看着站在门口,抱着胳膊的沈宁,男人轻扬唇角。

    “你喝酒了?”

    “说完了,再见。”

    沈宁伸手就要将门闭紧,嘭,男人手抬起来挡住她的房门。

    “不是这句,是下一句。”

    沈宁停下动作,做出洗耳恭听的姿态。

    “说。”

    “今晚我要和你在一起。”

    男人如是说。

    他说得是陈述句,是表示一个事实,而不是询问和征求意见的语势。

    “再见。”

    沈宁淡淡地说了两个字,就要关上房门。

    男人上前一步,在她将门闭紧之前,靠近她,只用一只手掌就已经拥住她的腰身,将她从地上抱起来,大步走向卧室。

    喂!

    门在他身后闭紧,沈宁本能地挣扎,身子突然一松,然后就落在圆床正中。

    男人的身体随后覆过来,压住她的,胸口一沉,她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

    他竟然敢用强的?

    沈宁气结,扬手就是一巴掌。

    啪!

    一计耳光在他脸上炸响。

    男人波澜不惊,只是抬起手掌来将她扇过他的手掌压在床侧,她抬起另一只手,也被他抓住按下。

    “看来,你比我想象的有趣。”脸在她脸前不足十厘米的地方注视着沈宁,男人似笑非笑,脸上的表情邪魅如妖,“外表平静,其实内心很狂野。”

    沈宁直视着他的眼睛,“不要以为你用催眠术就可以控制我。”

    “催眠?”男子低笑,“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应该也是医生吧?”

    他用手指轻轻地摸了摸她的掌心,“手掌力道很稳定,微微有些薄茧,看来是外科医生……如此年轻就能主刀,看来你是很出色的医生,这么年轻就这么出色,估计在你的部门很招人嫉妒……性子又太冷,虽然长得很漂亮,但是却没有人敢追你,所以……现在应该还是单身,对吗?”

    沈宁皱起眉,“从我身上起来。”

    “哦……”男人脸上笑意越浓,“你生气了,很好……这才是一个小女孩应该有的情绪,这样才更可爱。”

    他轻轻地吸了吸鼻子,又向她凑近了两厘米。

    “被我吻得时候身体僵硬得不行,现在也是全身绷紧,看来,没有多少姓经验,甚至没有怎么结过吻……不会是……还是处|子之身吧?”<!–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