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那样的话我只能叫保安过来了。”

    “开门吧,我只说一句话!”

    “隔着门也可以说。”

    “你在害怕?”

    “激将法用多了很无聊。”

    “衣服在你身上,如果你不同意,我不可能扒下来。如果你不开门,从明天开始的第一天,你可能都会在后悔……在好奇……如果那天晚上,我把门打开,会是什么结果呢?那个男人要对我说什么,他到底是谁……他是干什么的……诸如此类的问题。想想看,是打开门找到答应,还是像个缩头乌龟一样躲在门后好奇一辈子……我想,你会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沈宁笑着拉开房门,抱着胳膊靠在门框上,看着站在门外,同样只套了一件浴袍的男人。

    “说吧,什么话?”

    墨眸看着站在门口,抱着胳膊的沈宁,男人轻扬唇角。

    “你喝酒了?”

    “说完了,再见。”

    沈宁伸手就要将门闭紧,嘭,男人手抬起来挡住她的房门。

    “不是这句,是下一句。”

    沈宁停下动作,做出洗耳恭听的姿态。

    “说。”

    “今晚我要和你在一起。”

    男人如是说。

    他说得是陈述句,是表示一个事实,而不是询问和征求意见的语势。

    “再见。”

    沈宁淡淡地说了两个字,就要关上房门。

    男人上前一步,在她将门闭紧之前,靠近她,只用一只手掌就已经拥住她的腰身,将她从地上抱起来,大步走向卧室。

    喂!

    门在他身后闭紧,沈宁本能地挣扎,身子突然一松,然后就落在圆床正中。

    男人的身体随后覆过来,压住她的,胸口一沉,她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

    他竟然敢用强的?

    沈宁气结,扬手就是一巴掌。

    啪!

    一计耳光在他脸上炸响。

    男人波澜不惊,只是抬起手掌来将她扇过他的手掌压在床侧,她抬起另一只手,也被他抓住按下。

    “看来,你比我想象的有趣。”脸在她脸前不足十厘米的地方注视着沈宁,男人似笑非笑,脸上的表情邪魅如妖,“外表平静,其实内心很狂野。”

    沈宁直视着他的眼睛,“不要以为你用催眠术就可以控制我。”

    “催眠?”男子低笑,“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应该也是医生吧?”

    他用手指轻轻地摸了摸她的掌心,“手掌力道很稳定,微微有些薄茧,看来是外科医生……如此年轻就能主刀,看来你是很出色的医生,这么年轻就这么出色,估计在你的部门很招人嫉妒……性子又太冷,虽然长得很漂亮,但是却没有人敢追你,所以……现在应该还是单身,对吗?”

    沈宁皱起眉,“从我身上起来。”

    “哦……”男人脸上笑意越浓,“你生气了,很好……这才是一个小女孩应该有的情绪,这样才更可爱。”

    他轻轻地吸了吸鼻子,又向她凑近了两厘米。

    “被我吻得时候身体僵硬得不行,现在也是全身绷紧,看来,没有多少姓经验,甚至没有怎么结过吻……不会是……还是处|子之身吧?”<!–章节内容结束–>

第1918章 不速之客(3)    <!–章节内容开始–>她突然觉得他有点眼熟。

    男人的脸此时亦已经凑到她脸前,他明显喝过酒,身上有一股葡萄酒发酵之后的淡淡味道,说话的时候酒香也隐约地扑过来。

    那味道是上等酒的香味,并不让人讨厌。

    男人的眸子仔细地注视着她的眼睛,微薄的唇突然向上扬起。

    “你是……沈宁?”

    听到他这一句,沈宁立刻就确定了对方的身份,就是刚才那个男人。

    轻轻摇头,沈宁抱起胳膊。

    冷小野啊冷小野……你是不给我安排个一|夜情不罢休吗?

    “我不喜欢喝过酒的男人,你还是走吧!”

    没错,对方无论是长相还是身材,都是男人中的佼佼者,这样的上|床对象确实不错,可惜她对这种一|夜情实在兴趣不高。

    总统套房和礼物她可以接受,但是男人吗……还是算了!

    男人看看她,再看看她身后的套房。

    “这是多少号房?难道我走错了?!”

    装成走错门?

    演得还挺像,沈宁笑得有些无奈。

    “我承认,您很有表演天赋……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我对你一点兴趣也没有,请马上离开。”

    男人的目光重新落在她脸上。

    “你确定?”

    “确定!”

    “可是我不这么认为!”

    “那是你的事情,与我无关。”

    “你敢试试吗?”

    “激将法对我不起作用。”

    男人的脸再次凑到她脸前,“目光闪烁,证明你很紧张,看来你还是对自己没自信。”

    沈宁微眯着眸子回视他,“如果你身上只套着一件浴袍,面前还站着一个喝醉酒极具攻击力的异性,你也会紧张,这是本能地反应。”

    “本能?”男人的唇角邪魅地向上扬起,一只手指就伸过来,掂住她一绺垂在脸侧的头发,轻轻捻动着,“那么,为什么不顺应本能呢?”

    “因为人不是动物,可以控制自己的**,知道什么是该做的,什么是不该做的。”

    男人点头,似乎是赞同她的观点。

    “控制……对……控制,要控制……”他抬起脸,看看她身后的套房,又退后一步,眯着眼睛看看门上的号码,“3602……看来,是我走错了,对不起,再见。”

    说着,他转身走向门外,走到对面的门前,看看上面的号码,伸手去口袋,摸出一张房卡来在门上轻轻地刷了一下。

    然后,就推开门走进对面的房门。

    沈宁站在门边,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对面的门内,突然觉得这件事情有些不对劲。

    如果这个男人真是冷小野的安排,不至于在她对面还安排一间房间。

    难道,真得是她搞错了?!

    关上门,沈宁急步走回床侧,拿过手机拨通冷小野的电话。

    “收到我的礼物了?”电话那头,立刻就传来冷小野的声音,“大圆床很舒服吧……可惜啊,你只有一个人,我真应该安排两个男模过去陪你的!”

    沈宁抿唇,果然,她就说吗,冷小野就算恶作剧,也不可能这么离谱。

    向冷小野道谢,沈宁放下手机,拿过桌上的那个水晶球,走过来,敲响对面的房门。<!–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