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好。”沈宁扬扬唇角,“让别的事情都见鬼去吧!”

    将那个羽毛面具戴到脸上,她也一起加入了狂欢的队伍之中。

    二十五岁生日,为了躲避相亲,只能一个人在异乡出差,她虽然不是多愁善感的人,也难免有些小小感概。

    她的生日竟然恰好是狂欢节,索性就放任自己玩上一天。

    跟着游行的队伍一路向前,她和其他所有人一样尖叫、欢呼。

    四周全是人,音乐声、欢呼声震耳欲聋,时间也似乎过得格外快,不知不觉已经是夜色降临。

    华灯初上,远处有烟花在半空中爆开。

    这样的生日,也不错!

    “沈宁,生日快乐!”

    在所有人的欢呼声中,她大声祝自己生日快乐,反正她说得是中东方文学网.east330.,也没人听得懂。

    哪想。

    话音刚落,耳边已经响起一个声音。

    “生日快乐。”

    对方说得是地地道道的中东方文学网.east330.,字正腔圆,还带着点京腔。

    沈宁转过脸,只见身侧站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脸上戴着一个夸张的面具。

    一半黑,一半白,一只眼睛画成笑的样子,一只眼睛却似乎是在愤慨。

    面具遮住他的大半张脸,面具之下,微薄的唇向上扬着,那笑容似乎很温柔,唇角却又仿佛扬着几分邪魅。

    眼洞里,黑沉沉的一对眸子,映着远处正在灿烂盛开的烟花,显得有些莫测。

    他的身上套了一件深铅色的西装,白衬衣银灰色领带,腕上漂亮的银灰色纽扣在灯光下闪动着烁烁微光。

    沈宁一眼就认出,那袖扣的品牌。

    因为不久之前,她刚刚送到老爸一对同款袖扣做礼物。

    出了国,一个国家的人就是老乡。

    在这样的狂欢节上,竟然遇到一个会说中东方文学网.east330.的人,总是有些亲切,更何况,对方还在祝自己生日快乐。

    “谢谢。”

    沈宁礼貌回应。

    下一瞬,腰上一紧,不等她反应过来,人已经被对方拉过去,圈到怀里。

    她本能地想要挣扎,对方的脸却已经向她靠近。

    “生日礼物。”

    他是指这个拥抱?

    沈宁还在思考,那只面具已经在她眼中放大,唇上已经传来微凉而柔软的触感。

    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她还来不及反应,对方的唇舌已经不客气地攻城掠池。

    沈宁僵了几秒,然后回过神来,抬手将对方推开。

    “喜欢我的礼物吗?”

    男人似乎一点也觉得这是一种冒犯行为,还在那里扬着唇角问。

    沈宁轻吸口气,“幼稚而愚蠢。”

    “哈……”男人大笑出声,“可是,你的反应告诉我,你已经被我这种幼稚而愚蠢的行为勾起了正常的生理反应。肾上腺素明显升高,体内荷尔蒙达到最高水平,瞳孔微微放大,心跳加速,脸上毛细血管扩张所以脸发红发热……”

    他笑着凑进她的脸,一对眸子放肆地注视着她的面颊,“我说得没有错吧?”

    沈宁并不回避他的目光,“确定没有错,不过我是因为缺氧,而不是因为兴奋。”<!–章节内容结束–>

    …

第1910章 我深信不疑(2)    <!–章节内容开始–>好一会儿,两个人才同时吸吸鼻子。

    听到对方的声音,两个人都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那个……你……你给子锐他们也打个电话吧,让他们也高兴一下。”

    “好,那我先挂了。”

    “好!”

    挂断电话,皇甫耀阳调整了一下情绪,这才拨通冷家的电话,将这个好消息相继通知冷然,然后又打电话回王宫,通知老国王和两个小家伙。

    “耶!”

    听到是一个小公主,两个小家伙同时在那头欢呼出声。

    “爹地,你们什么时候回来,我要看妹妹。”

    “我也要看!”

    “很快。”皇甫耀阳扬着唇角,“我们现在已经在路上,不要急,很快就可以回去。”

    “我已经迫不急待了,可以拍一张照片发过来吗?”皇甫琦着急地说道。

    “当然,过一会儿,爹地会拍一张照片发到大卫的手机上,不过她现在还在睡觉,要等她醒了以后……所以,你们也先去睡觉,好吗?”

    “可是,我睡不着。”

    “我也是!”

    他笑起来,“你们两个听好,睡觉的时间呢时间会过得比较快,这样你们就可以看到妈咪和宠儿妹妹了。”

    “那好吧,我们去睡觉。”

    两个小家伙应道。

    “那,那爹地先挂电话。”

    “爹地!”皇甫琦急急唤住他,“她长什么样子?”

    “她有妈妈一样的黑头发,还有像爹地一样的金色眼睛,小小的鼻子,小小的嘴巴……”

    “她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小婴儿。”皇甫玦道。

    “没错。”皇甫耀阳走下楼梯,“她是这个世界上最最可爱的小婴儿。现在,你们该去睡觉了。”

    “好吧。”

    两个小家伙心不甘情不愿地向他道别,挂断电话。

    皇甫耀阳笑着将手机收进口袋,来到楼下,顺着走廊来到二楼的会客厅。

    厅内,菲比正双手插在口袋里,站在窗边注视着外面的夜色。

    听到脚步声,他转过脸看向走进来的皇甫耀阳。

    “宠儿怎么样?”

    “睡得很安稳。”皇甫耀阳走到吧台边,倒了两杯酒,端过来将其中一杯送给他,“喝一杯吧?”

    伸手接过一杯酒,菲比抬起杯子。

    “恭喜你。”

    与他轻轻碰杯,二人同时仰首,一饮而尽。

    菲比将手中的杯子放到一边的桌上,“好了,酒喝完,我也该告辞了!”

    月光号已经顺利启航,就在距离这艘船不远的海面上,现在冷小野已经顺利生产,他也是该是回到月光号,继续自己行程的时候了。

    “不去看看小玦和小琦吗?”皇甫耀阳问。

    “等宠儿满月的时候吧。”菲比道。

    “好。”皇甫耀阳点点头,“我会通知你来参加她的洗礼。”

    “好的。”菲比轻扬唇角,“那……我走了。”

    “我送你。”

    于是,两个男人一起走出主舱,月光号的工作人员已经将快船驶到救援船侧,菲比跳上快艇,向他轻轻摆手。

    快艇启动,将他送往不远处的月光号。

    皇甫耀阳站在甲板上,微眯着眸子,注视着快艇渐远,轻轻地吁了口气。<!–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