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将冷小野抱到床边,皇甫耀阳小心地将她安顿在枕头上,细心地盖好薄被。

    菲比也将宠儿抱回来,像是放一块易碎瓷器一样将小家伙放到她身侧。

    小家伙睁着一对大大水汪汪的金色大眼睛,两只小小的胳膊还伸在毛巾外,害怕她冷,菲比小心地扶住她的小手想要将小家伙的胳膊放回毛巾里。

    他的动作极是轻柔,哪想小家伙却似乎并不领情,并不想进毛巾里去,小手一握,就将他的大拇指握在自己的手心。

    菲比轻轻地抽了抽手指,竟然没有抽出来,小家伙的手指竟然还挺有力量。

    生怕弄伤她,他只是僵着手指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冷小野躺在一侧,看着这一幕,只是轻笑出声。

    “她好像很喜欢你。”

    伸过手掌,她笑着帮菲比解围,用手指轻轻地推推宠儿的手指,想要让她放开菲比。

    “宠儿乖,放开菲比叔叔。”

    宠儿手指微松,菲比的手指又恢复自由。

    他刚要直起身子,哪想小家伙哇得一声就大哭起来。

    刚出生的小东西,哭声竟然是嘹亮无比,一对大眼睛里立刻就溢满泪水。

    一听她哭,两个大男人全慌了神。

    “宠儿!”皇甫耀阳忙着冲过来,“她这是怎么了?是不是饿了?”

    “宠儿,不哭,不哭啊!”菲比笨拙地伸过手指,安慰地扶住小家伙乱挥的小手。

    小家伙立刻就将他的手指握住,不知道是因此感觉到安全感,还是喜欢这样温暖的触觉,握住菲比的手指之后,小东西竟然奇迹地停止了哭泣。

    一对含泪的大眼睛,闪闪亮亮地注视着菲比的方向,然后小嘴儿就再一次向上扬起。

    那模样,竟然似乎是在笑一样。

    冷小野笑起来,“菲比,我女儿好像赖上你了!”

    菲比弯着身子,注视着眼前的小家伙,轻扬唇角,“那就把她送给我吧?”

    皇甫耀阳立刻就不客气地吐出两个字,“休想!”

    “可是宠儿她喜欢我。”菲比扬起唇角,接过皇甫耀阳递过来的棉球,小心地帮小家伙拭掉眼角的泪水,手指就轻轻碰碰她的小脸,“对不对,宠儿?”

    小家伙很给面子地扬起小嘴,再次露出微笑的表情。

    “看到没有?”菲比看一眼身侧的皇甫耀阳,语气中有明显的得意,“宠儿喜欢菲比叔叔胜过爸爸!”

    “那是因为你挡在我前面。”皇甫耀阳低声说道。

    “你可别忘了,她看到的第一个人是我。”菲比蹲下身,近在咫尺地与小家伙对视着,“看看她的小手,一直抓着我不肯放,我能感觉到,她真得喜欢我……小野,考虑一下,不如我把宠儿带走好了。”

    “我倒是没意见。”冷小野斜一眼坐到床侧的皇甫耀阳,笑道,“不过……某人肯定是不同意的。”

    皇甫耀阳抬起手掌,将小毛巾拉了拉,盖住小家伙的小脚丫,“谁也别想带走我的小公主!”

    他当然也知道,两个人都是玩笑话。<!–章节内容结束–>

    …

第1907章 名字(2)    <!–章节内容开始–>可是,这么可爱的一个小东西,只是一瞬间就已经将他征服,就算是玩笑,他也是绝对不允许的。

    菲比笑了笑,“对了,小家伙起名字了吧?”

    “只起了小名叫宠儿,大名还没有起。”冷小野抬眸,注视着床侧的菲比,脑海中闪光闪过,“不过……我突然想到一个名字,就叫她皇甫玥,王字旁加一个月的玥,好听吗?”

    菲比惊讶地抬起脸。

    皇甫玥?!

    “没错。”冷小野侧着身子,注视着身侧的小家伙,“《山海经》中说,五帝之子少昊出生的时候,有五色凤凰领着百鸟聚集到院中,凤凰将一只果核放于少吴手中。突然之间,大地震动,巨树倒地,果核分开现出一颗注销光异彩的神珠,这颗神珠皎若明月,便被称为‘玥’。”

    说到这里的时候,冷小野轻轻地吸了口气,笑了笑。

    “宠儿在极光之下出生,还拥有一对这样与众不同的眼睛,很适合这个名字,不是吗?”

    关于这个故事,菲比也知道。

    幼年时,他一直被关在房间里,不被允许走出来,最大的乐趣就是看书。

    关于这颗珠子,有些人以为是吉兆,也有人以为这是不祥的象征。

    但是所有人都认同这只神珠主宰着不可思议的力量,究竟是正是邪,都是拥有此珠之人的命运与造化。

    现在听冷小野提到这个名字,他不自觉地想到自己。

    司空月冥。

    当初母亲为他起这个名字的时候,就是觉得他是个不祥之人,所以才是月冥,月亮的阴暗之面。

    现在,冷小野为这个孩子起名为“玥”。

    这其中的寓意,不言自喻,是与他有关。

    轻吸口气,菲比轻声开口,“我觉得……或者……有更好的选择吧?”

    这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公主的名字,不应该与他有关。

    “我觉得很好听。”皇甫耀阳伸手握住冷小野伸过来的手掌,“玦、琦、玥……都是我的珍宝。”

    冷小野微笑,“那……就这么决定了,她就叫皇甫玥。”

    菲比深吸口气,与那个小家伙对视,心中只是一片柔软。

    “我……我可以做她的保护人吗?”

    “保护人?”冷小野有些不解地注视着他,“你是说……教父?”

    “不,我不是教徒,我也没有资格做她的父亲,我是说……我可以像保护人一样关注她的成长……可以吗?”

    冷小野笑起来,“当然了。”

    菲比转过脸,看向皇甫耀阳。

    冷小野只是宠儿的母亲,他必须要同时得到父母双方的同意,才可以。

    皇甫耀阳抿了抿唇,目光落在小家伙紧握着菲比手指的小手,轻吸口气。

    “多一个保护我的小公主,我没有意见。”

    “谢谢!”

    菲比满足地笑起来,精致的面容上如春花盛开。

    轻轻地吻吻小家伙的手掌,他伸手从口袋里取出一样东西,轻轻地缠上小家伙的手腕。

    那是一只银色的手链,手链上垂着一只数只小小吊坠,如果仔细看,就可以看得出。<!–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