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刚刚在楼下看到她情况不对,他顾不得月光号,立刻就折身回来。

    “没事,不用担心……”冷小野转脸向他安慰一笑,“我可能是要生了。”

    菲比一怔,“不是……预产期还有一周吗?”

    冷小野笑得有些苍白,“预产期这东西,只是一个大概的猜测,这个小东西看来是有点着急了。”

    门再一次被推开,保镖和助理带着两名医生走进来。

    “快点!”

    皇甫耀阳大声喝令,医生走上前来,向冷小野询问了一些情况,然后就相继直起身子。

    “怎么样?”皇甫耀阳询问道。

    “国王先生。”一个医生有些犹豫地开口,“从王后的情况看,她很有可能就要生产,可是您知道……我们不是妇科医生。”

    “我的建议是……最好将王后送到医院。”另一个医生提议道。

    皇甫耀阳转过脸,立刻下令,“马上开船,驶向最近的陆地,联系医生,让他们用直升机过来,越快越好。”

    “好的。”

    助理答应着,立刻就取出手机来打电话。

    保镖奔下楼去,游轮启动,原路折返。

    “小野?”皇甫耀阳接过菲比递给他的毛巾,帮冷小野轻轻拭掉额上的汗,“现在怎么样?”

    “没事。”

    冷小野安慰地向他笑着。

    其实她很疼,真得很疼,可是如果她说疼,只会让他担心。

    “很疼对不对?”皇甫耀阳握紧手中的毛巾,转脸看向两个医生,“快想办法啊!”

    两个人都是垂着脸不敢说话,生产本来就会疼,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更何况,他们两个只是受到急救培训的普通医生,并不是妇产科专业。

    术业有专攻,对于这种的事情,他们也不敢擅自诊断。

    他们只是受到培训的急救人员,并不是专业的医生,最擅长的是冻伤、急救、外伤这些简单的事务处理。

    “先生。”助理小跑过来,“医院已经在联系,不过……这样的天气,直升机恐怕不能起飞……这里的雪停了,可是那边还在下雪,雪势很大。”

    “那就加快船速!”皇甫耀阳吼道。

    “是!”助理转身奔开。

    菲比站在一旁,注视着一脸苍白的冷小野,也是紧紧皱眉。

    枕上,冷小野的疼痛感却是越来越强烈,看着她的样子,皇甫耀阳心疼地将她抱到怀里。

    “别忍着,疼就叫出来……”拉过她握紧的手掌,他小心地将她的手塞到自己的衬衣里,“抓着我,别伤到自己。”

    腰背处,痉挛一般的疼痛,她本能地收紧手指,抓住他的肌肤,人也在他怀里缩成一团。

    感觉着自己被她抓得生疼,皇甫耀阳的眉也是越发皱紧。

    不是因为自己疼,而是因为心疼。

    “小野……”吻着她的头发,安慰地抚着她的背,他满心歉意,“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如果不是他那一次的放纵让她怀孕的话,她也不用受这样的罪。

    疼痛的间隙,冷小野从他怀里抬起脸,“傻瓜,生孩子哪有不疼的?”<!–章节内容结束–>

    …

第1900章 我来!(1)    <!–章节内容开始–>菲比点点头,“天就要晴了,今晚你应该可以看到极光。”

    “是吗?”冷小野转脸看看窗外,“真得会晴吗?”

    “我保证,会!”

    皇甫耀阳将凉好的牛奶向冷小野的手边推了推,“吃饭吧,一会儿凉了。”

    三人一起吃完早餐,外面的雪果然越来越小。

    这为破冰救援工作提供了很好的便利条件,当天空中阴云散去,夜色再次降临的时候,月光号四周的冰已经破除得差不多。

    工作人员努力工作的时候,皇甫耀阳与菲比就在楼上的露台上下棋。

    棋是围棋,从早上饭后一下直到晚上,这一盘棋还没有结束,两方的棋子依旧胶着状态,分不出胜负。

    工作人员将燃料注入月光号,助理就走上楼来,向皇甫耀阳通报。

    “国王先生,燃料已经注入,现在月光号应该可以试启航。”

    在一旁观棋的冷小野站起身来,“看来……你们两个这棋盘是下不完了。”

    棋桌两侧的男人看看棋盘上的战局,也站起身来。

    “我先去看看月光号的情况。”

    菲比向二人交待一句,转身走向门外,皇甫耀阳就伸手过来,扶住冷小野的肩膀,温柔询问。

    “饿了没有?”

    冷小野笑起来,“我们刚吃过饭还不到一小时哎,我又不是小猪,哪会饿得那么快。”

    “我去帮你倒点水。”

    皇甫耀阳转身走过去拿水杯,冷小野就走到露台上,看向对面的月光号。

    此时,菲比已经走到楼下,正踩上舰板,准备过去月光号。

    转脸过来,看到站在露台上套着红衣的冷小野,他轻扬唇角向她挥挥手掌。

    露台上,冷小野笑着抬手回应,手刚伸到一半,她就感觉到腰上突然一阵异样的不适,皱眉缩回手掌,她伸手扶住腰侧。

    后腰上,一阵剧烈地痉挛,腰背处一阵难忍的疼痛。

    “耀阳。”冷小野抬手扶住面前的落地玻璃,急唤出声,“快……快过来!”

    皇甫耀阳正在帮她倒水,听到她的声音,他急忙放下手中的杯子,转身向她奔过来,扶住她的身子。

    “小野?你怎么样!”

    抬起脸,冷小野有些无奈地看着他,“我……我好像要生了。”

    她不是第一次做母亲,自然也有经验,眼下的感觉分明就是剧烈的宫缩。

    预感告诉她,她马上就要生产。

    “该死!”

    皇甫耀阳低骂一声,弯身将她抱起来,一边就大声喝道,“来人,快来人!”

    门外的保镖和助理一起冲进来,“国王先生?!”

    “请医生过来,立刻……马上!”

    “是!”

    两人忙着转身奔了出去。

    将冷小野抱到床边,皇甫耀阳小心地将她放到枕上,弯下身子,他皱眉扶住她的小脸。

    “小野,你怎么样?”

    “没事的,你也知道的,这种疼是必要的过程……”冷小野向他扬扬唇角,“只是希望这一次不要像上次那么久。”

    外面,脚步急响。

    门被推开,菲比急步冲进来,大步冲到床侧。

    “怎么了?”<!–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