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最后,她在t头尽头停下,整个人在灯光下烁烁闪光。

    环视四周,她的目光掠过那一张来客的人,最后,落在前排。

    那里,坐着她的亲人——许夏带着冷家的那位影帝大哥以及冷家的其他人都在,这会儿正向她竖起右手拇指。

    那里,还有她的朋友——夜风扬正微笑着鼓掌,还有乔,也是一脸微笑,当然,还有菲比,那个肯为她出生入死的男人。

    那里,有她最可爱的宝贝——两个小家伙都是一身小西装,配着金色领结,优雅又不失时尚,正在为妈咪鼓掌。

    那里,有她最爱的男人——皇甫耀阳和两个儿子一样,黑西装,金色领结,正注视着她,笑得温柔而宠溺,眉宇间还有十足的骄傲。

    冷小野看到他们,也看到没有在场的其他人。

    因为身份原因不便赶来的爸爸和哥哥以及其他的家人,因为要照顾老国王不能赶来的女大公……还有因为有手术不能赶过来的沈宁……

    不管在不在场的,她都看得到,因为那些亲人和朋友不光在眼前,也在心里。

    她抬起右手,台下掌声止住,全场一片安静。

    “谢谢。”她道谢,深鞠躬,“谢谢……谢谢你们所有人!”

    牵住两个小家伙的手掌,皇甫耀阳迈步走到t台边,将两个小家伙抱上台,然后他也迈步下台。

    “妈咪,恭喜你!”

    两个小家伙同时抬起小手,如同变戏法一样,两人的手里突然就多出一朵红色的蔷薇花来。

    冷小野一脸惊讶地笑起来,弯下身接过二人递过来的蔷薇花,然后相继吻吻二人的小脸。

    “谢谢。”

    皇甫耀阳也迈步走上台来,将身后的花束送到她面前。

    “小野,恭喜你,这是我见过最动人的秀。”

    “谢谢!”

    冷小野伸手接过他的花束,然后很自然地伸过手掌,与他相拥。

    台上,一家四口站在一处,相拥的男女那样的般配美好。

    灯光打在他们身上,就仿佛是电影中最精彩的华章。

    抬着脸,注视着t台上的四个字,菲比轻轻地扬起唇角。

    然后,他站起身,穿过鼓掌的人群,走出秀场。

    “等等!”

    身后传来男声,菲比停下脚步,只见夜风扬正大步向他追过来。

    “夜警司?”

    “叫我风扬就行了。”夜风扬在他身侧停下脚步,“之前答应过你的,到纽约请你喝酒,现在……有时间吗?”

    “当然!”

    “那……go?”

    “好!”

    二人一起下楼,来到二楼的酒吧,各自点了一杯威士忌,端着走到露台上。

    夜风繁华,风从远处吹过来,指动二人的衣发。

    夜风扬深吸口气,感叹,“真是一场精彩的秀。”

    “是啊!”菲比附和地点点头,“这是我见过最精彩的秀。”

    夜风扬啜了一口酒,“为什么要不告而别呢?”

    菲比耸耸肩膀,“我可不希望这是为了告别的聚会。”

    他来了,看了她的秀,见证她的成功与幸福,已经足够。

    她的身体没有他的位置,留下来也没有意义。

    ……

    ……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月票来~~<!–章节内容结束–>

    …

第1891章 得与失(1)    <!–章节内容开始–>菲比是圈内人,当然很清楚流程。

    服装秀结束之后,冷小野会有许多事情要忙。

    太多的客人要迎来送往,记者拍照访谈……有许多人需要她去应付,没有必要非去道那个别。

    “还是放不下吗?”夜风扬轻声问。

    菲比轻笑出声,“为什么要放下?”

    夜风扬哑然,张了张嘴,竟然无言以对。

    是啊,爱一个人本没有错,谁说得不到就一定要放下。

    难道不能在心里默默地继续爱吗,难道不能在远处静静地看吗……

    或者,他能轻易放下,只是因为还远没有到爱的程度吧!

    原本,追出来是想劝劝菲比,现在夜风扬突然没有觉得这个必要。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他又凭什么对菲比的事情指手划脚,谁又能去判定,怎么做是对的,怎么做是错的?

    “来吧,干一杯!”菲比伸过杯子,“一会儿我还要飞新加坡,不能陪你太久。”

    “这么急?”

    菲比耸耸肩膀,“我有很多事情要忙。”

    夜风扬点点头,伸过杯子,“干杯。”

    二人轻轻碰碰杯子,然后各自一饮而尽,菲比用手指轻轻地扣了扣杯子,转身抬起手掌拍拍夜风扬的肩膀。

    “我走了。”

    然后,他当真就走了。

    将杯子放到桌上,菲比头也没回地走出酒吧。

    楼下,车子已经在等待,看到他下来,格雷立刻就吩咐司机将车开到门口,他亲自下车帮菲比打开车门。

    坐到车内,菲比微笑下令。

    “走吧。”

    车子启动,离开酒店,他的脸上始终带着一抹微笑。

    格雷在路上,侧脸向他看了数眼,到底还是忍着没有出声。

    “想问什么就说吧。”菲比笑着开口。

    “先生好像很快乐,是……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吗?”格雷小心翼翼地问。

    按道理说,明明爱一个人却得不到他,还要眼看着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应该是一种很痛苦的事情才对,他有些不理解菲比脸上的笑意是从何而来。

    菲比侧着脸,注视着窗外一闪而过的路灯,“因为今天,终于想通了一些事情。”

    “能说来听听吗?”格雷问。

    “其实也不算什么大道理。”菲比扬扬唇角,“只是突然觉得……喜欢的东西,不一定要握在手心。”

    从小到大,他拥有的东西实在不多。

    所以,他喜欢控制,喜欢将自己喜欢的东西握在手心里,想做的事情哪怕是用尽手段也要去完成。

    可是……依旧不快乐。

    今天晚上,看着冷小野和皇甫耀阳、两个孩子一起站在t台上的时候,他突然有一种顿悟的感觉。

    原来喜欢的东西,并不一定都要握在手心。

    远远地看着、喜欢着……就好像是他最爱的大海,想想那个人会一直在一起,过得很快乐,他的心情似乎也跟着快乐起来。

    他放不下,并不意味放不开手。

    不伸手去将她强握在掌心,至少可以远远地守望。

    谁说,守望又不是一种幸福。

    他虽然没有收获爱情,但是他收获的东西却胜过爱情。<!–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