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就是,纪念,你什么时候把我男神泡上的呀?”

    “纪念,你和教官谁追谁的呀。”

    “刚才二位好像是一块来的,老实交待,你们是不是……恩,你们懂的!”

    ……

    女人爱八卦的天性,冷小邪在机场这样大张其鼓,她们的八卦魂早已经熊熊燃烧,当着冷小邪的面儿不可意思,现在只剩下纪念一个,她们当然不会放过她。

    纪念被大家轮番轰炸,心中那一点感伤不舍的小情绪早被冲淡,将手机塞回口袋,她用手指轻扣着手机背面。

    突然明白过来,他的煞费苦心。

    故意在机场这样高调地显示与她的关系,大概就是为了让这些家伙轰炸她,好让她没有时间悲伤吧?

    那个家伙……

    纪念轻吁口气,笑着开口。

    “怎么,拿下你们的男神不服气啊!羡慕嫉妒恨吧你们!”

    “小样儿,得意劲,说……是不是你主动追得咱们男神教官?”

    “那当然了,这样的好男人我不追我傻呀……再说,不是你们要我追的吗?”

    “哟,听听,这语气,这当了男神的女人就是不一样啊……看把你小丫头狂的,快说,怎么把男神拿下的。”

    纪念抬起右手,以手做枪,“那还不简直,我直接枪口指着他的头,冷小邪,做我男朋友,不答应就打死你!”

    “得了吧你,就你那点道行,还拿指着教官,我猜,是教官拿枪指着你吧?”

    “那绝对是,不过……此枪非彼枪!”

    众人全笑了,纪念就小脸一红。

    “不理你们了!”

    这时,众人已经登上飞机,各自按座位入座,纪念很幸运地坐到一个靠窗的位子。

    片刻之后,飞机准备起飞,她从口袋里摸出手机。

    从里面调出一张冷小邪的相片,换成手机背景,看着屏幕上那个360度无死角的男人,她轻轻地扬起唇角。

    亲爱的,再见。

    ……

    ……

    a国。

    三日后。

    经过数日的安排之后,整个a国在经历过这一次的风雨之后,重新走上正轨。

    西北行省已经重新任命出新的省长,之前原属于摩根手下的兵马,亦已经打散之后分别安排到不同的军队,以防止他们再起任何波澜。

    比尔摩下的党羽全部被肃清,整个事件也完全向民众公开。

    同时,冷小野宣布引退辞职,首相选举重新进行。

    发布上,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记者们都是很惊讶。

    一个记者就站起身来,“请问夫人,您为什么要辞职呢?”

    她上位之后,表示出来的政治手腕非常成熟,民众对她的支持率也很高,大家都非常看好,皇甫耀阳与她的王相组合。

    “我之所以引退辞职,主要是因为身体原因。”冷小野笑着环视众人,“因为……我怀孕了。”

    因为之前的情况,她一直没有对外通报这个消息。

    记者们听说她怀孕,都是个个惊喜非常。

    因为之前的事情,导致特蕾莎一族人丁损失不少,王室添丁绝对是个值得兴奋的好消息。

    “请问夫人预产期是什么时候?”

    “这一次还是双胞胎吗?”

    ……<!–章节内容结束–>

    …

第1875章 我不想走了(1)    <!–章节内容开始–>空荡荡的训练场上,只有两个人。

    风从远处吹过来,吹起面前女孩子的长发,冷小邪抬起手掌帮纪念把乱发理到耳后,视线迅速地扫过手表。

    时间已经超过晚十点,再过几个小时,她就要走了。

    手指在她脸颊上轻轻刮了刮,冷小邪转身走向车子,学着训练里的腔调。

    “纪念!”

    “在!”

    纪念条件反射地朗声应着。

    冷小邪停下脚步,侧脸向她一笑。

    “走,跟老公回家!”

    “讨厌!”

    纪念笑着追过来,和他一起坐上车子。

    越野车重新驶离训练场,纪念靠到椅背上,也抬起手腕扫了一眼时间,一想到再过几个小时就要离开,她脸上的笑意也是渐渐地敛起。

    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一直到车子驶进别墅车库,二人各自下车,绕过车头,一先一后地走进客厅。

    冷小邪停下脚步。

    “老婆,饿不饿啊?”

    纪念没出声,他转脸看过来,只见小丫头片子嘴唇抿得紧紧的,正眼泪巴巴地看着他。

    他顿时皱眉,抬手扶住她的小脸。

    “又怎么了这是?”

    纪念深吸口气,这才从堵得快要窒息的喉咙里发出声音来。

    “我……我不想走了!”

    伸手将她拥到怀里,冷小邪一点点地将她抱紧。

    “那就不去,什么破维和警察啊,咱不当了,非洲那破地方,一年四季能热死人……大晚上出门你得仔细看路,要不然,你都看不到路上到底有没有人,你想啊……他们皮肤黑啊,不仔细看你都看不到……我告诉你,到那边你都买不到黑巧克力,知道为什么吗,人家黑人买了怕咬到手……”

    纪念伸手拥着他,哭了笑,笑了哭,气得捶一计他的腰,又忙不迭地缩回手掌。

    “没……没打到你伤口吧?”

    “没有。”冷小邪捧起她的小脸,帮她擦擦眼泪,“今天差点穿帮,然后我就跟我妈说……是你抓的。”

    纪念气得一把将他推开,“你……你怎么瞎说啊你!”

    “我说得是实话啊,你本来就有抓我,不信,你看……”他推起t恤的袖子,指向自己的肩膀,“这里……是不是有指甲印?”

    她凑过来看看他的肩膀,没有看到指甲印,只看到那里一个圆圆的伤疤,那是上一次他替她挨得那一颗子弹留下的痕迹。

    伸过手指,轻轻地抚着那片已经长好的疤痕,她轻声开口。

    “还会疼吗?”

    “不疼,就是有时候会痒,枪伤就是这样。”冷小邪指指自己的腹部,“这里也有一个,这个有三年了,每次快要下雨的时候它都会痒,比天气预报还灵。”

    “这么说……不是要痒一辈子啊?”她心疼地皱眉。

    “当然了!”冷小邪抬手拥住她的肩膀,“你是我的女人,当然要养你一辈子。”

    纪念白他一眼,然后就扬起唇角露出笑意。

    将她表情收在眼中,知道她已经控制住情绪,冷小邪迈步拥着她上楼,一边就淡淡开口。

    “今晚上早点睡,明天我去机场送你。”<!–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