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如果珍妮真得知道鲨鱼在哪儿,她这一趟任务没几天恐怕回不来,冷小邪那边还不知情,她突然失踪他肯定会担心的。

    徐景之猜到她是怕家人担心,从口袋里摸出车钥匙,“晚上八点之前回来,时间够了吧”

    “谢谢徐队,够了。”纪念没有去接他的车钥匙,“车子就不用了,我坐地铁就行了。”

    要是她开了徐景之的车回去,冷小邪那个精明鬼一下子就能看出不对劲。

    徐景之收回车钥匙,“那我送你到地铁站,可以节约一点时间。”

    纪念应了一声,迅速冲进洗手间,等她把脸洗干净回来,徐景之已经提了她的包在楼道里等。

    接过包,二人迅速下楼。

    徐景之开车将她送往地铁站,人就笑着开口。

    “要不是知道你刚毕业,我真得以为你是老刑警了”

    纪念轻笑,“那也没您厉害,这么年轻已经做到大队长。”

    “后来我回去过,你们的房子卖了,打听了许多人也不知道你搬去哪儿。”徐景之转脸看过来,“阿姨还好吗”

    “她”纪念垂下眼帘,“早就去世了。”

    徐景之一怔,“这么多年,你就一个人”

    纪念懒得向他提起自己家那点破事,“我到了,咱们回头再聊吧。”

    “哦”徐景之刹住车,“注意安全。”

    “再见。”

    纪念向他摆摆手,跳下车去快步行进地铁站,在候车区站定,她正在琢磨着如何向冷小邪解释自己出差的事情,手机已经响起来。

    “老婆大人,怎么样,回到老地方感觉如何”

    电话那头,是冷小邪带着笑意的声音。

    “还好吧。我等了一个二等功。”

    “这么说得好好地庆祝一下,今晚大战二百回合。”

    “无耻。”她脸上一红,“你在哪儿呢,我过去找你”

    “这才分开半天,就想我了我在路上,正准备去找你呢,等着吧,我最多半小时就到,中午请你吃大餐。”

    “我不在局里,在地铁站呢。”

    “你不用上班呀”

    “我下午有半天假。”

    “这样啊,那”冷小邪顿了顿,“这样吧,你到xx站等我,我们在那里汇合。”

    “好。”

    双方约好汇合地点,恰好地铁入站,纪念将手机收线上了车。

    一直赶到二人约好的车站,她也没有想好用什么理由。

    出了车站,并没有看到他的车,纪念迈上台阶,走到路边张望。

    后肩上突然被人拍了一下,她转过脸来,迎面就见一大束玫瑰花。

    “小傻妞儿,约不”

    花束垂下,露出冷小邪坏笑的脸。

    “干吗呀这是。”纪念笑着接过他手中的花束,“突然送我花,不会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吧”

    冷小邪伸手就在她小屁股上拍了一计,“欠揍是不是”

    纪念脸一红,迅速看一眼四周,确定没人注意才松了口气,“讨厌啊你”

    拥住她的肩膀,将她引到车边,二人分头上车。

    冷小邪就启动车子,“午餐想吃什么”

    纪念用手扒拉着怀中花束上的花瓣,“咱们去吃火锅吧,半年多没吃,想死我了。”

    “半年多没吃我,你怎么不想啊”冷小邪幽幽道。

    么

2016.第2016章 小傻妞儿,约不(2)    “那你怎么办啊,不会一直关在这吧”纪念看她对自己已经渐渐生出信任,表现出站在她立场的样子。

    这段时间,人在南非,一有空闲时间,她就研究犯罪心理学,找各种案例来看,增加专业知识。

    理论结合实践,她已经有了丰富的经验,应付珍妮这样的小姑娘,已经是小菜一碟。

    “爱怎么办怎么办吧,大不了就蹲监狱呗。”珍妮语气颓废。

    “别啊。”纪念看看左右,“要不我帮你”

    “你”珍妮白了她一眼,“你自己都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呢”

    纪念一笑,“你可别小看我。”

    珍妮带着几分疑惑看过来,“你真得有办法”

    “办法到是有,就是吧”纪念撇撇嘴,“我要帮了你,我就是同谋了,到时候这些警察可不会再放过我,我帮了你,你怎么报答我”

    “我给你钱。”珍妮道。

    “你有多少钱啊。”

    “只要你帮我逃出去,我我给你一百万。”珍妮道。

    “骗鬼呢吧你,你有那么多钱”

    “我没有,可是我爸有,只要你救我出去,我就带你去找他,他很重义气,一定会好好感谢你的。”

    “万一你骗我怎么办呀”纪念做出为难的样子。

    “反正你在这里也混不下去了,干脆跟我走呗,你救了我,就是我的恩人,以后吃香的喝辣的,我肯定忘不了你。”

    “我得想想。”纪念做出沉思的样子,手就悄悄背到身后,做了一个手势。

    玻璃窗后面,徐景之轻扬下巴。

    “带她出来。”

    小张立刻就走过来,拉开门。

    纪念忙着踩住珍妮坐在地上的烟头,小张就走过来拉住她的胳膊。

    “走”

    “去哪儿啊”纪念做出挣扎的样子。

    小张将她拉起来,“录口供去。”

    小张将纪念拉出门外,带到徐景之几人所在的房间,小张取出钥匙准备给她开手铐的时候,纪念已经将手铐从手上扯下来。

    “你你怎么打开的”小张一脸惊讶。

    纪念扬扬唇角,吃了无数个冷小邪的小灶,她早把他的本事学到七八成,这种小事情哪里难得住她。

    注视着玻璃那边的珍妮,纪念正色开口,“看样子,她和她父亲之间的关系并不是那么糟,也许我们可以利用珍妮这条线。”

    “万一她说谎呢”林缨问。

    “大不了,就是白忙活一场呗。”纪念道。

    “说得轻巧,现在时间对于我们可是非常重要的。”林缨提醒道。

    “我们举手表决吧。”徐景之提议,然后他第一个举起右手,“我同意纪念的提议。”

    小张举了手,另个几个人也举了手,唯一不赞同的只有林樱。

    于是,提议通过。

    “你准备怎么办”徐景之侧脸,看向纪念。

    “我想办法带她逃走,试试看能不能顺着她这条线找到鲨鱼。”

    徐景之点点头,“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开始”

    纪念抬腕看看时间,“我得回家一趟,向家里人交待一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