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那你怎么办啊,不会一直关在这吧”纪念看她对自己已经渐渐生出信任,表现出站在她立场的样子。

    这段时间,人在南非,一有空闲时间,她就研究犯罪心理学,找各种案例来看,增加专业知识。

    理论结合实践,她已经有了丰富的经验,应付珍妮这样的小姑娘,已经是小菜一碟。

    “爱怎么办怎么办吧,大不了就蹲监狱呗。”珍妮语气颓废。

    “别啊。”纪念看看左右,“要不我帮你”

    “你”珍妮白了她一眼,“你自己都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呢”

    纪念一笑,“你可别小看我。”

    珍妮带着几分疑惑看过来,“你真得有办法”

    “办法到是有,就是吧”纪念撇撇嘴,“我要帮了你,我就是同谋了,到时候这些警察可不会再放过我,我帮了你,你怎么报答我”

    “我给你钱。”珍妮道。

    “你有多少钱啊。”

    “只要你帮我逃出去,我我给你一百万。”珍妮道。

    “骗鬼呢吧你,你有那么多钱”

    “我没有,可是我爸有,只要你救我出去,我就带你去找他,他很重义气,一定会好好感谢你的。”

    “万一你骗我怎么办呀”纪念做出为难的样子。

    “反正你在这里也混不下去了,干脆跟我走呗,你救了我,就是我的恩人,以后吃香的喝辣的,我肯定忘不了你。”

    “我得想想。”纪念做出沉思的样子,手就悄悄背到身后,做了一个手势。

    玻璃窗后面,徐景之轻扬下巴。

    “带她出来。”

    小张立刻就走过来,拉开门。

    纪念忙着踩住珍妮坐在地上的烟头,小张就走过来拉住她的胳膊。

    “走”

    “去哪儿啊”纪念做出挣扎的样子。

    小张将她拉起来,“录口供去。”

    小张将纪念拉出门外,带到徐景之几人所在的房间,小张取出钥匙准备给她开手铐的时候,纪念已经将手铐从手上扯下来。

    “你你怎么打开的”小张一脸惊讶。

    纪念扬扬唇角,吃了无数个冷小邪的小灶,她早把他的本事学到七八成,这种小事情哪里难得住她。

    注视着玻璃那边的珍妮,纪念正色开口,“看样子,她和她父亲之间的关系并不是那么糟,也许我们可以利用珍妮这条线。”

    “万一她说谎呢”林缨问。

    “大不了,就是白忙活一场呗。”纪念道。

    “说得轻巧,现在时间对于我们可是非常重要的。”林缨提醒道。

    “我们举手表决吧。”徐景之提议,然后他第一个举起右手,“我同意纪念的提议。”

    小张举了手,另个几个人也举了手,唯一不赞同的只有林樱。

    于是,提议通过。

    “你准备怎么办”徐景之侧脸,看向纪念。

    “我想办法带她逃走,试试看能不能顺着她这条线找到鲨鱼。”

    徐景之点点头,“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开始”

    纪念抬腕看看时间,“我得回家一趟,向家里人交待一下。”

2015.第2015章 小傻妞儿,约不(1)    那个女孩子,比纪念还要年轻些,也就是十七八岁的样子,染着一头紫发,身形削瘦的几乎是皮包骨头。

    看到纪念进来,珍妮眼皮也没有抬上一抬。

    纪念走到她身侧,在她身侧蹲下,“你也是吸、毒被抓进来的”

    珍妮理也没理她,纪念就从身上摸出烟来,看看左右,转过身对着墙角。

    从身上摸出跟徐景之要的那只烟放到唇间,另一只手就摸出打火机开始打火。

    看到她身上有烟,珍妮吸吸鼻子,抬脸看向她。

    “姐们,让我抽一口。”

    纪念拉拉她的胳膊,示意她和自己一起凑到墙角,这才将烟送到她手里。

    珍妮立刻就贪婪地接过,大大地吸了一口,缓缓地吐出一团青色烟雾。

    那姿态娴熟无比,一看就是老烟民。

    隔壁,看着纪念这么轻易就让珍妮有了反应,几个人都是一脸地惊讶。

    “徐队,这丫头行啊”小张感叹道。

    徐景之侧眸,“不是你说人家吓得上厕所的时候了”

    “我那不是玩笑吗”小张嘿嘿一笑。

    林缨淡淡挑眉,“现在说什么还为时尚早”

    玻璃门那边,纪念看着珍妮将烟抽到一半,伸手夺过来,自己假装抽了一口。

    她哪会抽烟,只一口就呛得差点咳嗽起来。

    “妈的,这烟真不好抽。”

    “你是抽粉抽惯了吧”珍妮笑道。

    “谁说不是啊,现在这东西完全抽不到嘴里。”纪念将烟塞到她手里,“还是给你吧”

    珍妮接过来,上下打量她一眼,“你怎么被抓的”

    “倒霉催的,姐们几个过生日,抽一口正好被抓到。”纪念随口编了一个理由,手就碰碰她的胳膊,“喂,你说他们会不会告诉我爸我妈呀”

    “肯定的呀。”珍妮冷笑,“他们会送你去强制戒毒,再通知你爸妈。”

    “那我死定了。”纪念皱起眉,“那你呢,你不怕你爸你妈过来揍你”

    珍妮撇撇嘴,“我没妈,至于我爸,哼我倒是想让他揍我,他管都不管我”

    “那不正好吗,没人管多好,我就想没人管,给我钱花就行了。”纪念转过脸,“你爸大方吗”

    “他唯一不缺的就是钱。”珍妮道。

    “靠,你怎么那么走运啊,我要是富二代就好了。”纪念向她凑了凑,“哎,你爸找不找情人啊,我给他当情人呗,给我钱就行,我什么都干。”

    “你”珍妮撇了她一眼,“算了吧”

    “我怎么了,要长相有长相,要身材有身材”

    “他不在北京。”珍妮道。

    “那他在哪儿啊,香港、美国、欧洲总得回来吧,等回来给我介绍介绍”

    珍妮撇撇嘴,“他在云南,金三角,你敢去吗”

    纪念轻笑出声,“你就吹吧你,说得你爸好像大毒枭似的,谁信啊”

    珍妮看她怀疑,立刻就挑眉,“你爱信不信。”

    纪念凑过来,“真的”

    珍妮点点头,“要不然,他们把我关在这里干吗,早把我送戒毒所去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