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那个女孩子,比纪念还要年轻些,也就是十七八岁的样子,染着一头紫发,身形削瘦的几乎是皮包骨头。

    看到纪念进来,珍妮眼皮也没有抬上一抬。

    纪念走到她身侧,在她身侧蹲下,“你也是吸、毒被抓进来的”

    珍妮理也没理她,纪念就从身上摸出烟来,看看左右,转过身对着墙角。

    从身上摸出跟徐景之要的那只烟放到唇间,另一只手就摸出打火机开始打火。

    看到她身上有烟,珍妮吸吸鼻子,抬脸看向她。

    “姐们,让我抽一口。”

    纪念拉拉她的胳膊,示意她和自己一起凑到墙角,这才将烟送到她手里。

    珍妮立刻就贪婪地接过,大大地吸了一口,缓缓地吐出一团青色烟雾。

    那姿态娴熟无比,一看就是老烟民。

    隔壁,看着纪念这么轻易就让珍妮有了反应,几个人都是一脸地惊讶。

    “徐队,这丫头行啊”小张感叹道。

    徐景之侧眸,“不是你说人家吓得上厕所的时候了”

    “我那不是玩笑吗”小张嘿嘿一笑。

    林缨淡淡挑眉,“现在说什么还为时尚早”

    玻璃门那边,纪念看着珍妮将烟抽到一半,伸手夺过来,自己假装抽了一口。

    她哪会抽烟,只一口就呛得差点咳嗽起来。

    “妈的,这烟真不好抽。”

    “你是抽粉抽惯了吧”珍妮笑道。

    “谁说不是啊,现在这东西完全抽不到嘴里。”纪念将烟塞到她手里,“还是给你吧”

    珍妮接过来,上下打量她一眼,“你怎么被抓的”

    “倒霉催的,姐们几个过生日,抽一口正好被抓到。”纪念随口编了一个理由,手就碰碰她的胳膊,“喂,你说他们会不会告诉我爸我妈呀”

    “肯定的呀。”珍妮冷笑,“他们会送你去强制戒毒,再通知你爸妈。”

    “那我死定了。”纪念皱起眉,“那你呢,你不怕你爸你妈过来揍你”

    珍妮撇撇嘴,“我没妈,至于我爸,哼我倒是想让他揍我,他管都不管我”

    “那不正好吗,没人管多好,我就想没人管,给我钱花就行了。”纪念转过脸,“你爸大方吗”

    “他唯一不缺的就是钱。”珍妮道。

    “靠,你怎么那么走运啊,我要是富二代就好了。”纪念向她凑了凑,“哎,你爸找不找情人啊,我给他当情人呗,给我钱就行,我什么都干。”

    “你”珍妮撇了她一眼,“算了吧”

    “我怎么了,要长相有长相,要身材有身材”

    “他不在北京。”珍妮道。

    “那他在哪儿啊,香港、美国、欧洲总得回来吧,等回来给我介绍介绍”

    珍妮撇撇嘴,“他在云南,金三角,你敢去吗”

    纪念轻笑出声,“你就吹吧你,说得你爸好像大毒枭似的,谁信啊”

    珍妮看她怀疑,立刻就挑眉,“你爱信不信。”

    纪念凑过来,“真的”

    珍妮点点头,“要不然,他们把我关在这里干吗,早把我送戒毒所去了。”

2014.第2014章 五千万(4)    加更一章。

    “好了。”徐景之在椅子边入坐,“纪念,你也坐吧。”

    纪念在他身侧的椅子上坐下,徐景之就用手指轻轻扣了扣桌面。

    “继续吧。”

    “现在最大的难题就是珍妮。”梳着马尾辩的女警员林缨皱眉开口,“这个丫头,我们把方法都用尽了,她就是不肯开口。”

    “珍妮是谁啊”纪念向徐景之询问道。

    “是我们抓到的一个吸毒者,从我们得到的资料看,她很有可能是我们追踪的鲨鱼的女儿,鲨鱼是这个组织中的重要成员,我们推测,她极有可能知道鲨鱼的动向。”徐景之解释道。

    纪念想了想,“要不然,我去试试”

    “你”对面留着板寸的男警员小张撇撇嘴,“您还是别浪费时间了。”

    徐景之声音一沉,“小张”

    小张讥讥地闭了嘴,徐景之就正色看向纪念,“你有什么想法”

    “我想或者你们把我也抓起来,和她关到一起。”纪念并没有在意几个老队员对她不信任的目光,“我们都是女孩子,年纪又差不多,也许她会对我放松警惕。”

    徐景之略一沉吟,然后点头。

    “好,试一试。小张,你带纪念进去。”

    “等会儿,我准备一下。”纪念站直起,“卫生间在哪儿啊”

    “出门口右转走到头。”徐景之道。

    纪念起身,追着包走出去。

    小张就在对面撇撇嘴,“徐头儿,您这位国际大赛的精英,不会是紧张得先上个厕所吧”

    桌边几个人都笑起来。

    徐景之环视几人一眼,目光里精光闪动,被他一扫,几个人都是收住笑意,垂下脸。

    “我们是一个团队,我不希望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他话音刚落,门已经被推开。

    看着重新走进门来的纪念,几个人都是目瞪口呆。

    站在门口的纪念已经画了一个夸张的烟熏装,身上的t恤系起来,露出半截小腰,那模样就像个十足的小太妹。

    “我准备好了,你们谁送我进去”纪念站在门口询问。

    徐景之转脸看到她,也是吃了一惊,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走吧,我带你过去,你们几个也过来。”

    于是,众人一起走出会议室。

    纪念跟着徐景之走了两步,手就伸过来。

    “徐队,您有烟吗”

    徐景之愣了愣,将烟和打火机掏出来,纪念从盒子里捏了一只烟,又拿过打火机,一起塞到身上。

    徐景之就在一扇门前停下,拿过一个手铐铐到她手上,将她推进房门。

    “进去”

    纪念被他推进门,立刻就不客气地骂道。

    “你t、、d的别得意,怎么把姑奶奶抓进来的,怎么把我送回去,妈、的,我愿意抽,碍你屁事”

    几个手下听着徐景之挨骂,都是暗笑,徐景之却并没有理会,只是转身走进隔壁的房门。

    两间房间中间有特殊玻璃隔着,对方看不到这边,他们却可以通过清楚地看到和听到房门内的一切动静。

    “妈、的”

    纪念又对着门踢了两脚,才转过脸,一眼就看到缩在一角的珍妮。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