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旦真得上了法庭,小庭就会知道一切,这对这个孩子太不公平了。

    而且像金乔这样的人,他怎么可能放心将慕云庭交给她,如果那样的话,他不仅害了小庭,也对不起慕然。

    可是,从眼下的情况下,金乔似乎已经下了决心要夺回小庭,他该怎么办呢

    北京。

    xx分局。

    纪念将自己从南非带来的礼物一一送给曾经共过事的同事,也收获了大家的感激和欢迎。

    “最近你不在,咱们这办公室里欢声笑语都不少了许多呢”

    “是啊,纪念,我们可都想你了。”

    “话说,你这新得了一个二等功,是不是要请客呀”

    “对对对,这个一要请”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地打趣。

    因为圆满完成维和任务,纪念已经得到上面的表彰,同时记一个二等功,这可是不小的荣誉。

    纪念正要说话,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一个小警员就走进来。

    “纪念,赵队让你过去一趟。”

    “好,来了。”

    纪念应了一声,忙着走到赵云龙的办公室外,敲了敲门。

    “请进。”

    门内,传出赵云龙的声音,纪念推门而入。

    “赵队,你找我。”

    “恩。”赵云龙点点头,“这次过来,主要是就你的工作安排一下,从明天起,你就不用来队里上班了。”

    “啊”纪念一惊,“你要开除我”

    刚等一个二等功,又是从维和大队回来,按照惯傲,就算是不升职位,最起码也能回原岗位转为正式工。

    这位这意思,怎么直接要把她开了呀

    赵云龙笑起来,“你这么优秀的人才,我留还来不及,哪能开除你呢,不过这是上级的安排,从明天起,你就到市局报到上班。”

    让她去市局报到

    纪念心中那叫一个兴奋。

    “您不是骗我吧”

    “这丫头,这种事我能随便说吗”赵队话未说完,桌上的电话已经响起来,他接了一个电话,听了两句就将电话挂断,“对方的人已经在楼下来接你,拿上你的资料下楼去吧。”

    纪念皱眉,“怎么这么神神秘秘的”

    赵队耸耸肩膀,“上头安排,我也不知道啊到了那边好好干,给咱们队里长长脸。”

    “是”纪念心中疑惑,接过赵队递给她的资料袋,告辞他下楼。

    走出楼门没多远,就见一辆车子迎面开过来,在她身侧停下,副驾驶座一侧的门被推开,开车的男人侧脸向她一笑。

    那人三十来岁的年纪,面貌清俊,身上套着一件灰色的呢大衣,扣子松开,露出里面黑色的高领毛衫,气质清冷中透着几分儒雅。

    双方目光一对,男人的脸上就露出温润笑意来。

    “你就是纪念吧”

    “没错。”纪念目露疑惑,“你是”

    男人笑着扬扬上巴,“上车,我是来接你报到的。”

    纪念侧身坐到车内,关上车门,男人就将车子拐了一个头,开向大门的方向。

    纪念侧脸看着开车的男人,只觉得他隐约有点眼熟,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2010.第2010章 粒粒皆辛苦(3)    “你干什么”

    “粒粒皆辛苦。”

    裴溪远分开嘴唇,伸出舌尖,上面沾着一颗白色的饭粒。

    “你”沈宁挑了挑眉,“裴溪远,你真是幼稚得可以。”

    一个大男人,竟然会做出这么幼稚的事情,她真得不知道应该如何形容他。

    正经起来的时候,彬彬有礼如绅士。

    幼稚起来的时候,简直就像个孩子。

    “一般来说,男人只有在两个人面前会表现出自己幼稚的一面,一个是母亲,一个是他在意的女人。”裴溪远微笑着注视着她,“我这只是恨不自禁。”

    “那你继续情不自禁,我先走了。”

    沈宁转身,走出门去。

    “记得,下班直接过来找我,如果你不来,我就去你家。”

    某男在她身后,温润又无耻地开口。

    嘭

    沈宁摔上房门。

    裴溪远扬唇轻笑。

    穿过走廊,沈宁迈步走进电梯,靠到电梯壁上,她抬手抹了抹脸上被他吻过之处。

    真是醉了,怎么就招惹上这么一个家伙。

    她原本以为,裴溪远对她不过就是三分钟热度,现在看来,他这热度还挺高,一时半分似乎是退不下去。

    要想个什么办法,让他对她死心呢

    电梯下行到一楼,叮得一声,电梯门分开。

    沈宁迈步准备出来,迎面就见一个年轻女人带着二个人站在电梯门口,看到她,似乎也没有让步的样子。

    女人身上套着一件大红色的裙装,一幅大太阳镜几乎遮住大半个脸,唇色艳红。

    沈宁停下脚步。

    “麻烦二位让一让。”

    年轻女人站在原地没动,站在她身侧的男子退后一步,给沈宁让出一条道路。

    沈宁暗暗摇头,侧身走出电梯。

    年轻女人迈步走进电梯,两个男人跟着她走进来。

    电梯上行,来到顶层。

    年轻女人带头来到董事长办公室门外,莉亚看到二人忙着迎过来。

    “请问三位有什么事”

    “我要见裴先生。”年轻女人道。

    “请问您有预约吗”莉亚客气地问。

    年轻女人从脸上摘下太阳镜,一对墨眸盛气凌人地落在莉亚身上,“告诉他,我叫金乔,他就会见我的。”

    莉亚一笑,“您稍等一下。”

    她伸手按下内线,“裴先生,有一位自称金乔的小姐要见您。”

    电话那头,裴溪远愣了几秒,然后沉声开口。

    “请她进来吧。”

    “金小姐,请跟我来。”

    莉亚挂断电话,将金乔带进裴溪远的办公室。

    办公室内,裴溪远一手插着衣袋,站在窗前听到开门声,他转过脸看向走进来的金乔,一对眸子里满是深沉。

    挥手示意莉亚出去,他沉声开口。

    “你来做什么”

    金乔扬唇,“我要拿回我儿子的抚养权。”

    裴溪远的声音冷若寒冰。

    “休想”

    “裴先生,我是孩子的母亲,我有这个权力。”

    “母亲”裴溪远冷哼,“你不配”

    “配不配不是你说的。”金乔耸耸肩膀,“如果裴先生不肯把孩子交给我,那么我们只好法庭上见了。”

    晚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