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你干什么”

    “粒粒皆辛苦。”

    裴溪远分开嘴唇,伸出舌尖,上面沾着一颗白色的饭粒。

    “你”沈宁挑了挑眉,“裴溪远,你真是幼稚得可以。”

    一个大男人,竟然会做出这么幼稚的事情,她真得不知道应该如何形容他。

    正经起来的时候,彬彬有礼如绅士。

    幼稚起来的时候,简直就像个孩子。

    “一般来说,男人只有在两个人面前会表现出自己幼稚的一面,一个是母亲,一个是他在意的女人。”裴溪远微笑着注视着她,“我这只是恨不自禁。”

    “那你继续情不自禁,我先走了。”

    沈宁转身,走出门去。

    “记得,下班直接过来找我,如果你不来,我就去你家。”

    某男在她身后,温润又无耻地开口。

    嘭

    沈宁摔上房门。

    裴溪远扬唇轻笑。

    穿过走廊,沈宁迈步走进电梯,靠到电梯壁上,她抬手抹了抹脸上被他吻过之处。

    真是醉了,怎么就招惹上这么一个家伙。

    她原本以为,裴溪远对她不过就是三分钟热度,现在看来,他这热度还挺高,一时半分似乎是退不下去。

    要想个什么办法,让他对她死心呢

    电梯下行到一楼,叮得一声,电梯门分开。

    沈宁迈步准备出来,迎面就见一个年轻女人带着二个人站在电梯门口,看到她,似乎也没有让步的样子。

    女人身上套着一件大红色的裙装,一幅大太阳镜几乎遮住大半个脸,唇色艳红。

    沈宁停下脚步。

    “麻烦二位让一让。”

    年轻女人站在原地没动,站在她身侧的男子退后一步,给沈宁让出一条道路。

    沈宁暗暗摇头,侧身走出电梯。

    年轻女人迈步走进电梯,两个男人跟着她走进来。

    电梯上行,来到顶层。

    年轻女人带头来到董事长办公室门外,莉亚看到二人忙着迎过来。

    “请问三位有什么事”

    “我要见裴先生。”年轻女人道。

    “请问您有预约吗”莉亚客气地问。

    年轻女人从脸上摘下太阳镜,一对墨眸盛气凌人地落在莉亚身上,“告诉他,我叫金乔,他就会见我的。”

    莉亚一笑,“您稍等一下。”

    她伸手按下内线,“裴先生,有一位自称金乔的小姐要见您。”

    电话那头,裴溪远愣了几秒,然后沉声开口。

    “请她进来吧。”

    “金小姐,请跟我来。”

    莉亚挂断电话,将金乔带进裴溪远的办公室。

    办公室内,裴溪远一手插着衣袋,站在窗前听到开门声,他转过脸看向走进来的金乔,一对眸子里满是深沉。

    挥手示意莉亚出去,他沉声开口。

    “你来做什么”

    金乔扬唇,“我要拿回我儿子的抚养权。”

    裴溪远的声音冷若寒冰。

    “休想”

    “裴先生,我是孩子的母亲,我有这个权力。”

    “母亲”裴溪远冷哼,“你不配”

    “配不配不是你说的。”金乔耸耸肩膀,“如果裴先生不肯把孩子交给我,那么我们只好法庭上见了。”

    晚安

2011.第2011章 五千万(1)    裴溪远垂在身侧的两手,缓缓握紧,因为过度用力,手背上的青筋都暴露出来。

    深吸口气,他用力压制住胸口膨胀的怒意,走到办公桌后的椅子上坐下。

    “你想要多少钱”

    金乔回来,无疑就是为了慕然留下来的财产,裴溪远很清楚,她不过就是为了钱而已。

    当年狠心地将孩子送回来,一眼都不曾来看过的母亲,现在突然想要回儿子,原因也就是因为慕云庭拥有继承慕然财产的权力而已。

    金乔愣了愣,没有想到裴溪远会如此直接。

    裴溪远将后背靠在椅座上,吐出一个数字。

    “五千万。”

    金乔的眼睛里闪过讶色。

    “拿上钱离开,永远不要再回来。”裴溪远接着说道。

    金乔犹豫了几秒钟,然后扬唇。

    “裴先生,你以为我是来卖儿子的吗我不要钱,我只要我儿子。”

    “如果你认为,夺走小庭可以为你换来更多的利益,那你就错了。”裴溪远淡淡地看着她,“慕然的企业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值钱,而且你也不是擅长经营的人,五千万,足够你后半辈子随意挥霍,衣食无忧。”

    金乔抬手,将太阳镜戴到脸上。

    “我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三天之后,我来接孩子,再见,裴先生。”

    “金乔”裴溪远双手撑着桌子,嚯地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这么做,你会后悔的。”

    “我做事从来不后悔。”

    金乔扬扬下巴,走出他的办公室。

    三人一起下楼,助理就疑惑地看向她。

    “金小姐,您为什么不答应呢”

    五千万,那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你懂什么。”金乔鄙夷地斜了他一眼,“你以为裴溪远是傻子吗,他肯出五千万来封我的嘴,这就说明慕然的企业远比五千万更值钱。无利不起早,他是商人,你以为他是圣人吗”

    办公室内,裴溪远靠在椅背上,手指轻轻地敲打着扶手。

    然后,他按下内线。

    “莉亚,叫律师进来。”

    “好的。”

    片刻之后,医院法务部的律师走了进来。

    裴溪远坐直身子,“帮我找一个打抚养权案子的专家来,我要全上海最好的这类律师。”

    “好的。”法务部的律师向他点点头,转身离开他的办公室。

    裴溪远又在椅子上坐了一会儿,伸手拿过手机,拨通蓝柏的电话。

    “裴先生”蓝柏的声音很快就响起来。

    “小庭呢”

    “我们现在在公园里,他在和几个小孩子玩游戏。”

    “带他回别墅,记得路上小心点。”

    “出了什么事”蓝柏从他的语气中嗅出不寻常的问题。

    裴溪远深吸口气,“金乔回来了。”

    “什么”蓝柏一惊,“这个女人,她竟然这个时候回来”

    “不要让她见到小庭。”

    “好的。”蓝柏立刻答应,“我马上带小少爷回去。”

    挂断电话,裴溪远走到窗侧,陷入沉思。

    他只是慕然的朋友,相比起金乔的母亲身份,如果真得上了法庭,情况对他会非常不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