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裴溪远垂在身侧的两手,缓缓握紧,因为过度用力,手背上的青筋都暴露出来。

    深吸口气,他用力压制住胸口膨胀的怒意,走到办公桌后的椅子上坐下。

    “你想要多少钱”

    金乔回来,无疑就是为了慕然留下来的财产,裴溪远很清楚,她不过就是为了钱而已。

    当年狠心地将孩子送回来,一眼都不曾来看过的母亲,现在突然想要回儿子,原因也就是因为慕云庭拥有继承慕然财产的权力而已。

    金乔愣了愣,没有想到裴溪远会如此直接。

    裴溪远将后背靠在椅座上,吐出一个数字。

    “五千万。”

    金乔的眼睛里闪过讶色。

    “拿上钱离开,永远不要再回来。”裴溪远接着说道。

    金乔犹豫了几秒钟,然后扬唇。

    “裴先生,你以为我是来卖儿子的吗我不要钱,我只要我儿子。”

    “如果你认为,夺走小庭可以为你换来更多的利益,那你就错了。”裴溪远淡淡地看着她,“慕然的企业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值钱,而且你也不是擅长经营的人,五千万,足够你后半辈子随意挥霍,衣食无忧。”

    金乔抬手,将太阳镜戴到脸上。

    “我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三天之后,我来接孩子,再见,裴先生。”

    “金乔”裴溪远双手撑着桌子,嚯地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这么做,你会后悔的。”

    “我做事从来不后悔。”

    金乔扬扬下巴,走出他的办公室。

    三人一起下楼,助理就疑惑地看向她。

    “金小姐,您为什么不答应呢”

    五千万,那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你懂什么。”金乔鄙夷地斜了他一眼,“你以为裴溪远是傻子吗,他肯出五千万来封我的嘴,这就说明慕然的企业远比五千万更值钱。无利不起早,他是商人,你以为他是圣人吗”

    办公室内,裴溪远靠在椅背上,手指轻轻地敲打着扶手。

    然后,他按下内线。

    “莉亚,叫律师进来。”

    “好的。”

    片刻之后,医院法务部的律师走了进来。

    裴溪远坐直身子,“帮我找一个打抚养权案子的专家来,我要全上海最好的这类律师。”

    “好的。”法务部的律师向他点点头,转身离开他的办公室。

    裴溪远又在椅子上坐了一会儿,伸手拿过手机,拨通蓝柏的电话。

    “裴先生”蓝柏的声音很快就响起来。

    “小庭呢”

    “我们现在在公园里,他在和几个小孩子玩游戏。”

    “带他回别墅,记得路上小心点。”

    “出了什么事”蓝柏从他的语气中嗅出不寻常的问题。

    裴溪远深吸口气,“金乔回来了。”

    “什么”蓝柏一惊,“这个女人,她竟然这个时候回来”

    “不要让她见到小庭。”

    “好的。”蓝柏立刻答应,“我马上带小少爷回去。”

    挂断电话,裴溪远走到窗侧,陷入沉思。

    他只是慕然的朋友,相比起金乔的母亲身份,如果真得上了法庭,情况对他会非常不利。

2008.第2008章 粒粒皆辛苦(1)    “我们认识吗”

    听到裴溪远这句话,李毅也是微微有些错愕,然后他就扬起唇角。

    “裴先生好幽默。”李毅哪会想到裴溪远的秘密,只不过是认为,这是裴溪远的一句玩笑,当即风趣道,“就说我这人相貌普通,您也不至于还没24小时就把我给忘了吧”

    一句话,惊醒梦中人,裴溪远瞬间回过神来。

    “啊哈”他掩饰地轻笑出声,“开个玩笑,我怎么会把您忘了呢您怎么在这儿啊”

    他迅速转移话题。

    “哦,刚刚在附近执行任务,队里一位同事受伤,到这里处理一下伤口。”李毅的目光落在他的额头,“您怎么也挂彩了”

    “小意外。”裴溪远轻描淡写地说道。

    这时,沈宁已经从房间里走出来,“李队,您没事吧”

    “我没事。”李队向她一笑,“那你们先忙,我先去交个费。”

    “好,需要帮忙的话,您给我打电话。”

    “好的。”李队点点头,“那我先走了,裴先生,再见。”

    “再见”裴溪远温润地笑着向他点点头。

    李队离开,沈宁就侧脸看向身侧的裴溪远。

    刚才那一句,真得是玩笑吗

    裴溪远注视着李队渐远,回忆着之前蓝柏对他说过的话,他很快就意识到李队应该就是之前蓝柏说过的“他的情敌”。

    收回目光,注意到沈宁正在注视着他,他轻扬唇角。

    “怎么了”

    这个家伙一向不按常理出牌,或者,是她多心了吧

    沈宁耸耸肩膀,“进来吧,我帮你处理一下伤口。”

    裴溪远跟着她走进来,沈宁示意他坐到一把椅子上,她就从架子上拿过药棉等物站在他面前,将他伤口上的手帕拿开,仔细清洁伤口。

    裴溪远的伤口并不是很严重,伤口有些长,但是并不深,不需要缝合。

    确定这一点之后,她帮他敷上一层药棉,盖上纱布,最后用纱布覆住,取出胶布来粘好。

    “三天之内别沾水,三天以后再换一次药。”

    裴溪远注视着站在他面前的沈宁,感觉着她的手指轻柔地掠过肌肤,一对眸子就抬起来注视着她的脸。

    “中午一起吃饭吧”

    沈宁将盘子里的脏棉球之类的东西倒进垃圾桶,“报歉,我还要回去坐诊。”

    起身,裴溪远跟着她一起走出处理室。

    “就算是坐诊也要吃饭的呀”

    “是啊,我吃食堂,没空出去吃。”沈宁停下脚步,“裴先生,请您不要打扰我的正常工作。”

    裴溪远轻耸肩膀,“这是我的医院,我四处看看,不可以吗”

    “当然可以,那你继续看。”

    沈宁转过身,急步上楼,回到自己的诊室,继续工作。

    在医院呆了几年,在脑外科方面,她已经非常有口啤,不少患者是慕名而来,这也就注定,她的每一次坐诊都是十分忙碌。

    这一点,倒不是为了搪塞裴溪远。

    一直到十二点四十,才把最后一个病人看完,约好手术时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