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我们认识吗”

    听到裴溪远这句话,李毅也是微微有些错愕,然后他就扬起唇角。

    “裴先生好幽默。”李毅哪会想到裴溪远的秘密,只不过是认为,这是裴溪远的一句玩笑,当即风趣道,“就说我这人相貌普通,您也不至于还没24小时就把我给忘了吧”

    一句话,惊醒梦中人,裴溪远瞬间回过神来。

    “啊哈”他掩饰地轻笑出声,“开个玩笑,我怎么会把您忘了呢您怎么在这儿啊”

    他迅速转移话题。

    “哦,刚刚在附近执行任务,队里一位同事受伤,到这里处理一下伤口。”李毅的目光落在他的额头,“您怎么也挂彩了”

    “小意外。”裴溪远轻描淡写地说道。

    这时,沈宁已经从房间里走出来,“李队,您没事吧”

    “我没事。”李队向她一笑,“那你们先忙,我先去交个费。”

    “好,需要帮忙的话,您给我打电话。”

    “好的。”李队点点头,“那我先走了,裴先生,再见。”

    “再见”裴溪远温润地笑着向他点点头。

    李队离开,沈宁就侧脸看向身侧的裴溪远。

    刚才那一句,真得是玩笑吗

    裴溪远注视着李队渐远,回忆着之前蓝柏对他说过的话,他很快就意识到李队应该就是之前蓝柏说过的“他的情敌”。

    收回目光,注意到沈宁正在注视着他,他轻扬唇角。

    “怎么了”

    这个家伙一向不按常理出牌,或者,是她多心了吧

    沈宁耸耸肩膀,“进来吧,我帮你处理一下伤口。”

    裴溪远跟着她走进来,沈宁示意他坐到一把椅子上,她就从架子上拿过药棉等物站在他面前,将他伤口上的手帕拿开,仔细清洁伤口。

    裴溪远的伤口并不是很严重,伤口有些长,但是并不深,不需要缝合。

    确定这一点之后,她帮他敷上一层药棉,盖上纱布,最后用纱布覆住,取出胶布来粘好。

    “三天之内别沾水,三天以后再换一次药。”

    裴溪远注视着站在他面前的沈宁,感觉着她的手指轻柔地掠过肌肤,一对眸子就抬起来注视着她的脸。

    “中午一起吃饭吧”

    沈宁将盘子里的脏棉球之类的东西倒进垃圾桶,“报歉,我还要回去坐诊。”

    起身,裴溪远跟着她一起走出处理室。

    “就算是坐诊也要吃饭的呀”

    “是啊,我吃食堂,没空出去吃。”沈宁停下脚步,“裴先生,请您不要打扰我的正常工作。”

    裴溪远轻耸肩膀,“这是我的医院,我四处看看,不可以吗”

    “当然可以,那你继续看。”

    沈宁转过身,急步上楼,回到自己的诊室,继续工作。

    在医院呆了几年,在脑外科方面,她已经非常有口啤,不少患者是慕名而来,这也就注定,她的每一次坐诊都是十分忙碌。

    这一点,倒不是为了搪塞裴溪远。

    一直到十二点四十,才把最后一个病人看完,约好手术时间。

2009.第2009章 粒粒皆辛苦(2)    沈宁马不停蹄地往住院楼赶,还没有走到门口,手机已经响起来。

    “我帮你订了餐,过来我的办公室吃饭。”

    “报歉,裴先生,我很忙。”

    裴溪远淡笑,“脑外科主任沈宁,请你马上到我的办公室,我有事和你谈。这是命令”

    沈宁扬唇,“裴溪远,你真幼稚。”

    “或者,我让助理打电话去你的科室”

    “好,董事长先生,我马上就到。”

    收线转身,沈宁迈步走进办公室,直接来到顶层。

    人还在走廊里,莉亚已经笑着向她迎过来。

    “沈主任是吧,这边请。”

    跟着莉亚走进裴溪远的办公室,沈宁淡淡站定。

    “请问,董事长先生,有何吩咐”

    裴溪远合拢面前的一份文件,起身走进隔壁的小厅。

    “进来,我们边吃边聊。”

    沈宁跟着他走进去,果然见桌上已经摆好午餐,她淡淡入坐,也不客气,伸手就拿过餐具开吃。

    “沈主任对我们现在的管理体系有什么建议吗”

    裴溪远边吃边问。

    “没有。”

    “对于上午这样的医患冲突,你有什么好办法可以避免的。”

    “没有。”

    “那对于我本人,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

    “真得没有”

    “没有。”

    “绝对没有”

    “没有。”

    “既然这样,我们交往也没有什么问题吧”

    沈宁夹了一筷子菜。

    “有”

    裴溪远扬唇。

    “我还以为,你还会说没有”

    “在董事长面前,本人不敢有半点松懈。”沈宁淡语一句,将碗里最后的一口米饭也扒到嘴里,然后,她伸手从口袋里摸出他的车钥匙,放在桌上,“车停在c区,拐角的位置。如果您没有别的问题,我先回去工作了,再见。”

    “那好。”裴溪远笑着站起身,“下班后直接过来办公室找我,我们继续讨论关于处理医患冲突,这样突发事情的应变方法。”

    沈宁轻耸肩膀,“我觉得,这个问题您最好找保安部门。”

    “我会听取他们的意见,不过我想作为当事人,沈医生应该更有经验。”裴溪远扬唇,“顺便,沈主任还能帮我看看伤口的恢复进展。”

    知道裴**oss又启动无耻模式,沈宁也懒得理他,转身走向门口。

    她有的是耐心,倒要看看他能玩这种无聊游戏到什么时候。

    “沈宁”裴溪远突然开口。

    沈宁停下脚步,转脸看向他。

    裴溪远扬唇。

    “你的脸上有个饭粒。”

    沈宁挑眉,本能地伸手过去摸了一个脸,什么也没有摸到。

    “不是那里,是这里。”

    他抬手指指自己的左脸。

    沈宁摸摸左脸,还是什么也没摸到。

    “向上一步,再向左一点。”

    她依言而行,裴溪远看着她的样子,轻笑出声。

    意识到他只是玩笑,沈宁垂下手指。

    “无聊。”

    她白他一眼,转身想要离开。

    刚刚转身,手臂已经被一只手掌抓住,沈宁转过脸,只见裴溪远头一侧,唇就落上她的脸。

    她一怔,然后用力将他推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