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沈宁马不停蹄地往住院楼赶,还没有走到门口,手机已经响起来。

    “我帮你订了餐,过来我的办公室吃饭。”

    “报歉,裴先生,我很忙。”

    裴溪远淡笑,“脑外科主任沈宁,请你马上到我的办公室,我有事和你谈。这是命令”

    沈宁扬唇,“裴溪远,你真幼稚。”

    “或者,我让助理打电话去你的科室”

    “好,董事长先生,我马上就到。”

    收线转身,沈宁迈步走进办公室,直接来到顶层。

    人还在走廊里,莉亚已经笑着向她迎过来。

    “沈主任是吧,这边请。”

    跟着莉亚走进裴溪远的办公室,沈宁淡淡站定。

    “请问,董事长先生,有何吩咐”

    裴溪远合拢面前的一份文件,起身走进隔壁的小厅。

    “进来,我们边吃边聊。”

    沈宁跟着他走进去,果然见桌上已经摆好午餐,她淡淡入坐,也不客气,伸手就拿过餐具开吃。

    “沈主任对我们现在的管理体系有什么建议吗”

    裴溪远边吃边问。

    “没有。”

    “对于上午这样的医患冲突,你有什么好办法可以避免的。”

    “没有。”

    “那对于我本人,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

    “真得没有”

    “没有。”

    “绝对没有”

    “没有。”

    “既然这样,我们交往也没有什么问题吧”

    沈宁夹了一筷子菜。

    “有”

    裴溪远扬唇。

    “我还以为,你还会说没有”

    “在董事长面前,本人不敢有半点松懈。”沈宁淡语一句,将碗里最后的一口米饭也扒到嘴里,然后,她伸手从口袋里摸出他的车钥匙,放在桌上,“车停在c区,拐角的位置。如果您没有别的问题,我先回去工作了,再见。”

    “那好。”裴溪远笑着站起身,“下班后直接过来办公室找我,我们继续讨论关于处理医患冲突,这样突发事情的应变方法。”

    沈宁轻耸肩膀,“我觉得,这个问题您最好找保安部门。”

    “我会听取他们的意见,不过我想作为当事人,沈医生应该更有经验。”裴溪远扬唇,“顺便,沈主任还能帮我看看伤口的恢复进展。”

    知道裴**oss又启动无耻模式,沈宁也懒得理他,转身走向门口。

    她有的是耐心,倒要看看他能玩这种无聊游戏到什么时候。

    “沈宁”裴溪远突然开口。

    沈宁停下脚步,转脸看向他。

    裴溪远扬唇。

    “你的脸上有个饭粒。”

    沈宁挑眉,本能地伸手过去摸了一个脸,什么也没有摸到。

    “不是那里,是这里。”

    他抬手指指自己的左脸。

    沈宁摸摸左脸,还是什么也没摸到。

    “向上一步,再向左一点。”

    她依言而行,裴溪远看着她的样子,轻笑出声。

    意识到他只是玩笑,沈宁垂下手指。

    “无聊。”

    她白他一眼,转身想要离开。

    刚刚转身,手臂已经被一只手掌抓住,沈宁转过脸,只见裴溪远头一侧,唇就落上她的脸。

    她一怔,然后用力将他推开。

2007.第2007章 裴溪远的秘密    加更一章,谢谢大家的各种支持。

    “这么小的孩子,怎么手术啊,一群庸医。”

    “手术手术你们就知道手术,摔一下也要手术,钻钱眼儿里了吧”

    家属们激动地骂着。

    “我这是为了孩子负责任。”宋黛皱着眉反驳,“你们不想手术随便你们,将来孩子留下后遗症出了事情,别找我的责任。”

    “你敢咒我儿子”

    孩子的父亲一听这话,顿时气愤地冲过来,扬着手中的包就要往宋黛身上打。

    “住手”沈宁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你冷静点。”

    那人心疼孩子,又在气头上,看沈宁出面阻止,立刻就将气撒到她身上,转身就将手中的包向她挥过来。

    “小心”

    慌乱中,沈宁只来得及抬起手臂护住脸。

    下一刻,人已经被一对手臂抱住。

    电脑包砸过来,然后脱手落地,啪得一声砸在地板上。

    “呀,出血了”

    不知道是谁惊呼出声。

    那名家长转过脸来,看到裴溪远侧额上被皮包拉链割开的伤口,也是愣在原地。

    四周安静下来,只有那名孩子还在大哭不止。

    沈宁从裴溪远怀里抬起脸,一滴湿热的液体正好滴下来,落在她护住脸的手上,看到手背上的血迹,她抬眸。

    只见裴溪远额上的伤口正在向下淌血,他的目光却只是关切地看向她。

    “小宁,你没事吧”

    “没事。”

    沈宁伸手取出手帕,迅速按住他的伤口。

    旁边,孩子的母亲已经尖叫出声。

    “我的儿子啊”

    “按着”

    沈宁拉起裴溪远的手按住伤口,转身冲到抱着孩子的那名母亲身边,只见那孩子口鼻里已经冒出血沫。

    “什么情况”

    沈宁转脸看向宋黛。

    “内出血,很严重。”宋黛答道。

    “那还愣着干什么”沈宁沉声开口,“马上准备手术,拉床来”

    护士位冲过来,沈宁就扶住那孩子的胳膊,小心地将他放到病床上。

    “现在不是哭的时候,马上去签字,孩子必须马上手术,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母亲和父亲一看孩子这么严重,这会儿也慌了神,只是愣在原地不知道怎么办好。

    沈宁就转过身,迅速指挥。

    “宋黛,你马上准备手术给手术室打电话,把所有的准备工作做好大家动作快点”

    好一番忙碌,孩子终于被送进手术室,家属们也赶到手术室外等候。

    沈宁轻吁口气,侧脸看看四周,注意到站在一旁的裴溪远,她迈步走向急诊的处理室。

    “过来,我帮你处理一下伤口。”

    二人一前一后地走进处理室附近,迎面就见李毅从一间病房里走出来。

    此时,沈宁已经走进处理室,裴溪远跟在她的身后。

    李毅看到他,立刻停下脚步。

    “裴先生,好巧。”

    裴溪远皱眉打量李毅一眼,并没有认出他是谁。

    “我们认识吗”

    此时,沈宁已经转过脸,目光落在李毅身上,她原本露出笑意,听到裴溪远这句话,眼中就露出惊讶来。

    么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