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医院,脑外科诊室。

    沈宁认真地观察着面前的胶片,笑着点点头,“恢复的很好,从ct上看,您现在的情况几乎已经看不出任何手术的痕迹,暂时把吃的药都停了吧。过三个月,您再来挂号复查一下。”

    听到她这么说,病人和随行的家属都是大大地松了口气。

    “沈主任,真得谢谢您啊”中年病人握住她的手掌,“这次多亏了您,要不然我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呢”

    “是啊,沈主任,这一次,您真是妙手神医。”家属从大包里提出一袋食品放在她的桌上,“这个是我们从老家带过来的一点小吃,您一定要收下。”

    “这可不行”沈宁笑着起身,将那一大包东西提下来,送到二人面前,“这不合规定。”

    “又不是给您塞红包,就量些家乡的特产。”

    “那也不行。”沈宁将东西硬塞回二人手里,“要是让我们领导看到,会扣我工资的,二位不想让我没奖金拿吧”

    二人对视一眼,只好无奈地将东西又收回去。

    “真是的,这又不是值钱的东西。”

    “二位心意我领了,这些您二位留着回去的火车上吃吧,一路顺风,三个月之后记得过来复查。”

    “好”

    二个病人提着包道谢,沈宁就向助理医生示意。

    “小卢,叫下一个病人吧”

    助理医生小卢走出门边,将门拉开就见门外站着一个高大的俊朗男子。

    “您是来看病的吗”

    “对。”

    男人笑着走进来,坐到沈宁面前的椅子上。

    “您哪里不舒服”

    沈宁一边询问一边转过脸。

    看到坐在椅子上的裴溪远,她淡淡挑眉。

    “小卢,把无关人员请出去,让病人进来。”

    “这”小卢走回来,看看坐在桌边的裴溪远,“先生,您不是来看病的呀”

    “我是来看病的。”裴溪远含笑注视着沈宁,“是慕沈医生的名而来。”

    沈宁扫了他一眼,“先生,看病是要挂号的,而且我今天不想加号,麻烦您下周一再来。”

    “先生。”小宋并不认识这位医院**oss,忙着走过来,“我们这都是按号看的,您要是没挂号的话,就到挂号处看看,沈医生还有没有号。”

    “那好,那我在外面等。”

    裴溪远站起身,刚要离开,就听嘭得一声闷响,紧闭的门被推开,一个医生就慌慌张张地跑过来。

    “沈主任,不好了,有病人在急诊那边和宋主任吵起来了。”

    沈宁站起身,迈步就冲出诊室,裴溪远见状,也跟着她一起冲出诊室。

    几人急匆匆地下楼冲到急诊处,远远就见一群人围在一处,大吵小嚷地叫着,其中还有一个孩子在撕心裂肺地哭。

    宋黛被围在中央,正被几个保安护着,面前的几个看似是病人家属的人都很冲动地挥着手,情况紧急。

    “住手”沈宁断喝一声,冲进人群,“怎么回事”

    “沈主任,那孩子摔到头骨,宋医生看了ct说要马上手术,他们不肯,两边就吵起来了。”一个医生解释道。

2004.第2004章 裴溪远的秘密(1)    沈宁看看面前的车钥匙,伸手从他手中将钥匙接过来,走到奔驰车边,打开车门上了车。

    裴溪远伸手过来想要拉开车门,沈宁手一伸按下门锁。

    嗒

    一声轻响,门已经从里面锁上。

    裴溪远抬脸看向车内的沈宁,只见她坐在驾驶座上向他扬扬唇角。

    “裴先生,再见”

    一脚油门,奔驰车就冲出停车场,只留在怔怔站在原地的裴溪远。

    片刻,他大笑出声。

    “沈宁,你真是越来越可爱了”

    他还在原地感叹,一辆车子已经在不远处停下,蓝柏跳下车来,奔到裴溪远身侧,手一伸就拉住他的胳膊。

    “跟我回去”

    裴溪远转过脸,痞笑着看着身侧一脸忧色的蓝柏。

    “蓝柏,好久不见。”

    “别废话,跟我回家。”对眼前的裴溪远,蓝柏并不是很客气。

    知道裴溪远秘密的人,蓝柏是唯一的一个。

    眼前的这个裴溪远,并不是真正的裴溪远,而是他的第二人格,蓝柏一路追出来就是来找他的。

    “拜托,我可是你的老板,你能不能对我不要这么恶劣”裴溪远被他拉着走向车子的方向,“看看你刚才的语气,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是gay呢”

    蓝柏并不理会,只是拉着他走向车子,突然又想起一件事来,目光就环视一眼四周,“车呢”

    裴溪远耸耸肩膀,“被沈宁开走了”

    蓝柏一脸地错愕,“你也认识沈小姐”

    “废话,是我先认识她的。”裴溪远道。

    蓝柏皱着眉,愣在原地,裴溪远已经坐上他开来的车,懒洋洋地划下车窗将头探出来。

    “想什么呢,上车啊”

    叹了口气,蓝柏坐回驾驶座,启动车子往回开。

    后座上,裴溪远靠在车窗上,注视着路边的街景,轻轻地哼着一曲蓝柏不知道的曲子。

    “你”蓝柏抿了抿唇,“你没有向沈小姐乱说什么吧”

    裴溪远从窗外收回视线,凑到蓝柏身后,“蓝柏,你说沈宁是更喜欢我多一点,还是更喜欢他多一点”

    蓝柏皱着眉,不应该该如何回答。

    许久,他才轻声开口。

    “你不应该出来的。”

    “我只是和沈宁吃了个饭而已,又没有做什么坏事,顺便还帮他赶走一个情敌。”裴溪远靠回椅座,“那个家伙真是笨蛋,如果我是他,我早把沈宁追到手了。”

    蓝柏抿了抿唇,“你别忘了,你们其实是一个人。”

    “所以我一直在帮他呀”裴溪远耸耸肩膀,坏笑,“工作的事情我帮不上忙,至少我可以帮他泡妞儿”

    在红灯前停下车,蓝柏皱眉转过脸,“裴先生是真得喜欢沈小姐,你不许捣乱。”

    “我也是真得喜欢沈宁啊。”裴溪远挑眉,“凭什么只许他喜欢蓝柏,我告诉你,我喜欢沈宁七年了,七年,你懂吗那个时候,你还在管理学院上大学呢”

    “这这不可能吧”蓝柏一脸惊讶。

    “有什么不可能的。”裴溪远深吸口气,“这么多年,她是我唯一喜欢的女孩子。”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