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你不要转移谈话重点。我们现在要谈得是你和我,不是我和李队。”

    “你和我”裴溪远啜了一口酒,向桌上的餐点扬扬下巴,“我们口味相同,很适合在一起。”

    “谈恋爱又不是为了吃饭。”

    “可是你不能否定,吃饭是人生之中非常重要的一件事,而且,我们不仅仅是吃饭口味相同”裴溪远隔着桌子看着她,“那天晚上,我们聊得很投机不是吗你是医生,我也是医生,你负责大脑的物理治疗,我负责心理治疗,这不是刚好珠联璧合吗我觉得,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那只是你的主观臆想,最重要的一点你忽略了。”沈宁叉起一块牛排,隔空轻轻地点了他一下,“最重要的是,我不喜欢你。”

    裴溪远慢条斯理地吃了一块牛排,幽幽地问,“那你为什么和我上床”

    这位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那只是生理需要,与爱情无关。裴先生既然是心理学医生,就应该知道,有些时候,人的本能冲动可以盖过理智。”

    裴溪远的视线落在她开始泛起红晕的脸颊。

    “那你今晚有需要吗”

    “咳”

    沈宁一口牛排差点卡住喉咙,清清嗓子,她皱眉瞪他一眼。

    她一向平静的脸上,终于染上怒意。

    “没有”

    裴溪远笑起来。

    这么久,终于找到她的软肋。

    “没关系,你什么时候有需要随时找我,我随时奉陪。”

    “裴溪远。”沈宁的声音低沉起来,“不要让我讨厌你。”

    “这么说,至少现在为止,你还不讨厌我,我是不是可以换一种说话。”裴溪远轻轻晃着手中的酒杯,“你喜欢我”

    沈宁轻吸口气,重新平静下来。

    “这样偷换概念没有意义,我已经不是十七八岁的幼稚小姑娘,收起你那套拙劣的泡妞技巧吧”

    “那我应该怎么做”裴溪远问。

    “离我远点。”

    “我做不到。”

    “那你就站在原地。”沈宁拿起包,“我走”

    裴溪远起身跟过来,看她走向门口想溜,他及时开口,“沈宁,你还没付帐呢”

    侍者一听她还没有付帐,立刻就迎过来。

    沈宁转过脸,“你不是我男朋友,干吗付帐”

    他笑起来,“好,我付”

    侍者见状,向沈宁点点头,迎着裴溪远走过来,将他带到收银台。

    沈宁就借着这个机会迈步走出餐厅,来到自己的车边一看,顿时气得咬牙。

    在她的车后,横着一辆黑色车子,将她的车完全堵住,她跟本就走不了。

    那辆车,她一点也不陌生那是裴溪远的车。

    这个家伙,真是无耻至极。

    付完帐,裴溪远一手插在衣袋里,姿态优雅地走过来。

    看着站在那里还没有走的沈宁,他轻扬唇角。

    “在等我啊”他伸手从口袋里摸出车钥匙,将车钥匙送给她,“刚好,你来开吧,我喝了酒不能开车。”

    明明开了车,他还要喝酒,分明就是故意的。

2002.第2002章 那你今晚有需要吗(2)    沈宁抬起手中把玩的一个桌上的小饰物,在他手指关节上重重地敲了一计。

    被她敲得手有点疼,裴溪远却只当没感觉一样。

    恰好送餐员将三人的餐点送上来,他才缩回放在她肩膀上的手臂。

    斜一眼沈宁和自己一样的开胃菜,裴溪远轻扬唇角。

    “老婆,下次你也尝尝别的菜,不要总是吃我爱的这种。”

    沈宁捏着叉子斜他一眼,脸上微笑,脚就抬起来,在桌下用力地踩了他一脚。

    “啊”裴溪远夸张地叫起来,“别踩了,一会儿把你给我买的皮鞋踩坏了对不起啊老婆,不是,小宁我忘了,在外人面前不许叫你老婆的。”

    沈宁哭笑不得,这位不当演员真是可惜了

    再和他斗下去,不知道他还说出什么来,她收回脚继续吃饭。

    很快,主菜相继上桌。

    裴溪远切好自己盘子里的牛排,手一伸就将她的盘子拿走,将切好的那份送到她手边。

    沈宁懒得与他计较,人就与桌子对面的李队吃饭。

    “之前拜托您查的事情,您先不用查了,我这边已经有眉目。”

    之前曾经拜托过李队帮慕云庭找妈妈,现在已经知道那些东西是裴溪远寄的,再查下去也没有意义。

    “好的。”

    看她没有当着裴溪远挑明是什么事情,李队也是很识趣地没有说明。

    裴溪远听着二人说话,心中难免好奇,只是现在他正在演沈宁男朋友,也不好询问是什么事,以免被李毅看出来穿帮。

    这时,李毅的手机响起来,他接过电话听了几句。

    “好,我马上过来。”挂断电话,他笑着起身,“沈宁、裴先生,报歉,队里有事我先走一步。”

    沈宁站起身来,裴溪远也站起来,“李队,再见。”

    “我送你。”沈宁想要行出桌子,却被裴溪远挡住。

    “不用了,二位好好吃饭吧,一会儿菜都凉了。”

    李毅说完,转身走向楼梯。

    推开碍事的裴溪远,沈宁急行几步,追上楼梯上的李毅。

    “李队,今天的事情真得很报歉。”

    李毅是什么人,冷小邪训出来的兵,又当了几年的刑警,眼光毒辣,早已经看出端倪,当即扬唇向她一笑。

    “没关系,改天见。”

    “再见。”

    沈宁站在楼梯上,看着他下楼,转过身来,看着站在楼梯口的裴溪远,她轻吸口气,迈步走上前来。

    “裴先生,拜托你不要影响我的私生活好不好

    “咱们站在这里,影响别人,回桌边说吧”裴溪远脸上笑容温润,“今天的牛排挺不错的,凉了就不好吃了。”

    恰好有三个客人要下楼,沈宁也不好再站在楼梯口,转身回来,坐到他对面的位置。

    裴溪远在她对面坐下,帮她把她的餐点移过来放好。

    “你应该谢谢我啊,这样的相亲你原本就没有兴趣。”

    “有没有兴趣是我的事,不需要你插手。”

    “他不适合你啊,你看看他点的餐,和你完全不是一个口味,连饭都吃不到一起的人,怎么可能交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