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沈宁抬起手中把玩的一个桌上的小饰物,在他手指关节上重重地敲了一计。

    被她敲得手有点疼,裴溪远却只当没感觉一样。

    恰好送餐员将三人的餐点送上来,他才缩回放在她肩膀上的手臂。

    斜一眼沈宁和自己一样的开胃菜,裴溪远轻扬唇角。

    “老婆,下次你也尝尝别的菜,不要总是吃我爱的这种。”

    沈宁捏着叉子斜他一眼,脸上微笑,脚就抬起来,在桌下用力地踩了他一脚。

    “啊”裴溪远夸张地叫起来,“别踩了,一会儿把你给我买的皮鞋踩坏了对不起啊老婆,不是,小宁我忘了,在外人面前不许叫你老婆的。”

    沈宁哭笑不得,这位不当演员真是可惜了

    再和他斗下去,不知道他还说出什么来,她收回脚继续吃饭。

    很快,主菜相继上桌。

    裴溪远切好自己盘子里的牛排,手一伸就将她的盘子拿走,将切好的那份送到她手边。

    沈宁懒得与他计较,人就与桌子对面的李队吃饭。

    “之前拜托您查的事情,您先不用查了,我这边已经有眉目。”

    之前曾经拜托过李队帮慕云庭找妈妈,现在已经知道那些东西是裴溪远寄的,再查下去也没有意义。

    “好的。”

    看她没有当着裴溪远挑明是什么事情,李队也是很识趣地没有说明。

    裴溪远听着二人说话,心中难免好奇,只是现在他正在演沈宁男朋友,也不好询问是什么事,以免被李毅看出来穿帮。

    这时,李毅的手机响起来,他接过电话听了几句。

    “好,我马上过来。”挂断电话,他笑着起身,“沈宁、裴先生,报歉,队里有事我先走一步。”

    沈宁站起身来,裴溪远也站起来,“李队,再见。”

    “我送你。”沈宁想要行出桌子,却被裴溪远挡住。

    “不用了,二位好好吃饭吧,一会儿菜都凉了。”

    李毅说完,转身走向楼梯。

    推开碍事的裴溪远,沈宁急行几步,追上楼梯上的李毅。

    “李队,今天的事情真得很报歉。”

    李毅是什么人,冷小邪训出来的兵,又当了几年的刑警,眼光毒辣,早已经看出端倪,当即扬唇向她一笑。

    “没关系,改天见。”

    “再见。”

    沈宁站在楼梯上,看着他下楼,转过身来,看着站在楼梯口的裴溪远,她轻吸口气,迈步走上前来。

    “裴先生,拜托你不要影响我的私生活好不好

    “咱们站在这里,影响别人,回桌边说吧”裴溪远脸上笑容温润,“今天的牛排挺不错的,凉了就不好吃了。”

    恰好有三个客人要下楼,沈宁也不好再站在楼梯口,转身回来,坐到他对面的位置。

    裴溪远在她对面坐下,帮她把她的餐点移过来放好。

    “你应该谢谢我啊,这样的相亲你原本就没有兴趣。”

    “有没有兴趣是我的事,不需要你插手。”

    “他不适合你啊,你看看他点的餐,和你完全不是一个口味,连饭都吃不到一起的人,怎么可能交往”

1999.第1999章 回家,真好!(2)    一对眼睛却是明亮如星,透着几许难掩的兴奋。

    这个女孩子不是别人,正是从南非赶回来的纪念。

    看看左右,纪念拉起箱子,从人行道穿过马路,一路拖着大行箱走向远处的别墅区。

    别墅区距离车站有点远,她一路拖着大箱子,咯咯噔噔地走着,脚步格外地轻快。

    下飞机的时候,已经给冷小邪打过电话,纪念知道他现在就在别墅内。

    一想到马上就要见到他,她脸上的笑意也是越发浓郁。

    出租车一般不来郊区,为了能够给他一个惊喜,她明明已经十分疲惫却还是倒了几趟车回来。

    前面,别墅区的大门已经清楚可见,纪念加快脚步,走进小区。

    来到冷小邪住的别墅附近,她放慢脚步,在远处的一片松树后小心地观察了一番,这才轻手轻脚地将行李箱拉过来。

    迈步行上台阶,她从口袋取出准备好的那枚钥匙,小心地捅进门锁,将门打开。

    门无声开启,客厅里静悄悄的。

    纪念小心地将大包放到门廊,转身如小偷一样将门关好。

    脱掉外套挂到衣架上,她脱掉脚下的鞋子,提着拖鞋,只穿着袜子踩过地板,顺着楼梯上楼。

    楼上同样很安静,主卧的门虚掩着。

    纪念小耗子一样摸过去,轻轻地将门推开一条缝,向内窥视。

    门内,光线昏暗,窗帘拉着,床上被子隆起。

    小猪,竟然在家里睡懒觉

    纪念扬唇坏笑,将拖鞋放到门口,她就推开门,摸进卧室。

    刚一探头,迎面就是一脚踢过来。

    纪念大惊,本能地抬臂,挡住对方踢过来的小腿。

    那一踢劲力十足,她后退两步才稳住身形。

    还没有看清怎么回事,眼前光影一暗,紧接着一人已经扑过来,抓向她的胳膊。

    纪念侧身后退,险险地让过对方的手掌,抬手就是一拳。

    啪

    拳头击在对方的手掌上,下一刻已经被握紧,她暗叫一声不好,拧身飞起一脚。

    不想,竟然被对方挡住,接着她就被扔出去。

    好在身后是床,摔下去软软的,并没有摔疼。

    迎面见一人飞扑过来,她抬脚就是一计凌厉的下劈腿,没有踢,却被对方的大手握住脚腂。

    心着急,她一把抓住枕头,就要开砸,对方此时亦已经准备下一步的攻击。

    双方目光一对,同时惊呼出声。

    “纪念”

    “冷小邪”

    下一刻,纪念已经将枕头狠狠砸过来,“混蛋冷小邪,你敢打我”

    还以为他家进了小偷,没想到竟然是他对她出手。

    抬手抓住她丢过来的枕头,冷小邪松开她的脚腂,人就上前一步,跳上床来将她压在身下。

    “你怎么回来了”

    “哼”

    纪念冷哼,不理他。

    “让我猜猜。”冷小邪半撑着胳膊看着她的脸,“不会是做了逃兵吧”

    “你才是逃兵呢,我这是提前完成任务,凯旋而归呜”

    话未说完,已经被他堵在嘴唇,然后就是一个毫不客气的法式湿吻。手机请访问: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