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我不知道”裴溪远松开钟意的肩膀,起身走到窗边,注视着落地窗外的城市,“我只知道,我会情不自禁地想要亲近她、占有她、将她拒为己有甚至会用一些卑鄙的小手段。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钟意注视着窗边的裴溪远,一脸地惊讶。

    印象的这个男人一向是温润如玉,竟然会在爱情上用一些卑鄙的小手段

    “你的意思是说,爱情会让人疯狂吗”

    “也许吧,总之它会让你不像平常的自己。”

    钟意若有所悟的点点头,“你说的那个她,是沈宁吗”

    裴溪远转过脸,注视着她片刻,轻轻点头。

    “那你加油。”钟意微扬唇角,“她是个好女孩。”

    闻言,裴溪远轻轻挑眉,“为什么这么说”

    “我”钟意有些不好意思地垂下眼帘,“我来这里之前,刚刚见过她,我之所以向你表白,也是因为她。”

    这几年来,因为裴溪远,钟意一直心头上如悬着一块大石一样寝食难神安。

    不说,二个人的关系永远是恋爱未满的状态。

    说了,又害怕裴溪远会拒绝。

    现在说出来,她突然有一种将那块大石甩出去的轻松。

    或者,正如沈宁所说,有舍才有得,真正被裴溪远拒绝之后,钟意并没有像自己想象的那样承受不住。

    “沈宁”裴溪远眼露出惊讶。

    “是啊。”钟意笑了笑,“是她让我来向你表白的。”

    裴溪远挑眉,眸子里目光微沉。

    “你别误会。”钟意感觉到他的不快,轻扬唇角,“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她只是告诉我不应该再这样一直钻牛角尖。”

    门被敲响,蓝柏走进来提醒。

    “裴先生,还有五分钟开会。”

    钟意拿过沙发上自己的小包,“你忙吧,那我就先走了。”

    “小意。”裴溪远上下打量她一眼,“你真得没事”

    “没有啦。”钟意扬着唇角,“我哪有那么脆弱,这些年没有你,不是也活得挺好的。”

    这些年来一直就钻在裴溪远这条死胡同里,过不去出不来,现在她终于走出来,眼睛虽然还带着泪色,却已经透出明媚。

    走上前来,裴溪远抬手扶住她的肩膀,轻轻地抱了抱她。

    “小意,相信我,你一定会遇到真正适合你的人的。”

    “恩。”

    钟意应了一声,他就松开她,她转身走向房门,握住门把手又转过脸。

    “溪远哥,加油哟”

    裴溪远扬唇露出笑意,轻轻点头。

    拉开门,钟意大步走出去。

    虽然心里还有点疼,脚步却并不犹豫,显得平稳而坚定,一路乘电梯下楼,她抬起脸看着外面的艳阳天。

    哭过的眼睛微微有点疼,精神却已经振奋不少。

    “钟意,加油”

    为自己鼓了一把气,她深吸口气,大步向前。

    北京,郊外。

    公交车缓缓入站,然后又缓缓离开,车站边多了一个人和一个大箱子。

    那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身上套着警服,长发利落地挽在脑后,脸上还带着从南非土地上带来的风尘,微有倦色。手机请访问:

    …

第1997章 我不碰你(3)    全文阅读

    裴氏生物。

    裴溪远看着走进来的钟意,向蓝柏轻轻做个手势,“去帮小意冲一杯咖啡来。”

    钟意向蓝柏摆摆手,“不用了,我坐坐就走。”

    “那二位聊,我还有一些文件。”

    蓝柏点点头,退出小会客厅。

    裴溪远在沙发上坐下,微扬下巴示意钟意入座。

    “坐吧。”

    钟意在他对面坐下,两手放在膝盖上,十指绞在一处。

    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开口。

    “溪远,我我喜欢你。”

    “我知道啊,我们是好朋友吗”

    “不是的”钟意打断他的话,勇敢地抬起脸来看着他,“我说得是女人对男人的那种喜欢。”

    裴溪远眸子里染上惊讶。

    钟意的性格,一向内敛,今天竟然主动说出这样的话来,他着实有些意外。

    “小意,我”

    “你先听我把话说完。”钟意急急地打断他。

    喜欢了他十几年,她从来不敢表达出来,今天这是第一次鼓起勇气,她不能让他说话,否则有可能呆会就会失去勇气。

    “我记得,我第一次记你的时候,你套着一件白衬衫,坐在花园里,身上满是阳光,向我侧脸一笑,温润如玉。从那时候,我就喜欢上你了”她垂着脸,细细地讲着这么多年来喜欢他的心情,一直到讲完最后一个字,她才抬起脸,看向裴溪远,“溪远,我们真得一点可能都没有吗”

    裴溪远深吸口气,坐直身子,将两臂搭上膝盖,缓缓地交叉两手十指。

    “小意,其实我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我身上有很多黑暗的东西”

    他努力想要降低对她的伤害,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

    “一点可能都没有吗”钟意追问。

    裴溪远抬起脸。

    “小意,谢谢你喜欢我,我也很喜欢你,但是那不是爱情,对不起。”

    他并不否认自己喜欢钟意,但是那种喜欢就像是兄长,喜欢自己年幼的弟妹,与爱情无关。

    钟意点点头,努力控制着,还是有点没控制住,眼泪就从眼睛里淌下来。

    其实她心中何尝不清楚,只不过是一直在逃避着,还报着一丝幻想。

    今天终于把这些事情说出来,也算是做个了断吧。

    “那以后我们还能当朋友吗”

    “傻丫头。”裴溪远笑着拿过纸巾,抽了两张放在她手里,“我们是亲人,以前是,以后也是。”

    “那”钟意抬起脸,“你能抱我一下吗”

    裴溪远在她身侧坐下,伸开手臂轻轻拥住她的肩膀,在她背上拍了拍。

    “小意,说实话,我觉得你对我也不是爱情。”

    不是爱情

    钟意抬起脸,“我真得喜欢你。”

    “我知道你喜欢我,但是,你不觉得缺点少激情吗”裴溪远认真地看着她,“现在我抱着你,你什么感觉”

    “很温暖。”

    “女孩子在自己钟爱的男人怀里,不是应该心跳加速,小鹿乱撞的吗”

    钟意怔住,“我我不知道。”

    十一岁那年看到他,就喜欢上,她又没有和别人谈过恋爱,又怎么知道什么叫爱情。

    “真正的爱情是什么样子呢”钟意问。

    么么哒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