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全文阅读

    裴氏生物。

    裴溪远看着走进来的钟意,向蓝柏轻轻做个手势,“去帮小意冲一杯咖啡来。”

    钟意向蓝柏摆摆手,“不用了,我坐坐就走。”

    “那二位聊,我还有一些文件。”

    蓝柏点点头,退出小会客厅。

    裴溪远在沙发上坐下,微扬下巴示意钟意入座。

    “坐吧。”

    钟意在他对面坐下,两手放在膝盖上,十指绞在一处。

    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开口。

    “溪远,我我喜欢你。”

    “我知道啊,我们是好朋友吗”

    “不是的”钟意打断他的话,勇敢地抬起脸来看着他,“我说得是女人对男人的那种喜欢。”

    裴溪远眸子里染上惊讶。

    钟意的性格,一向内敛,今天竟然主动说出这样的话来,他着实有些意外。

    “小意,我”

    “你先听我把话说完。”钟意急急地打断他。

    喜欢了他十几年,她从来不敢表达出来,今天这是第一次鼓起勇气,她不能让他说话,否则有可能呆会就会失去勇气。

    “我记得,我第一次记你的时候,你套着一件白衬衫,坐在花园里,身上满是阳光,向我侧脸一笑,温润如玉。从那时候,我就喜欢上你了”她垂着脸,细细地讲着这么多年来喜欢他的心情,一直到讲完最后一个字,她才抬起脸,看向裴溪远,“溪远,我们真得一点可能都没有吗”

    裴溪远深吸口气,坐直身子,将两臂搭上膝盖,缓缓地交叉两手十指。

    “小意,其实我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我身上有很多黑暗的东西”

    他努力想要降低对她的伤害,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

    “一点可能都没有吗”钟意追问。

    裴溪远抬起脸。

    “小意,谢谢你喜欢我,我也很喜欢你,但是那不是爱情,对不起。”

    他并不否认自己喜欢钟意,但是那种喜欢就像是兄长,喜欢自己年幼的弟妹,与爱情无关。

    钟意点点头,努力控制着,还是有点没控制住,眼泪就从眼睛里淌下来。

    其实她心中何尝不清楚,只不过是一直在逃避着,还报着一丝幻想。

    今天终于把这些事情说出来,也算是做个了断吧。

    “那以后我们还能当朋友吗”

    “傻丫头。”裴溪远笑着拿过纸巾,抽了两张放在她手里,“我们是亲人,以前是,以后也是。”

    “那”钟意抬起脸,“你能抱我一下吗”

    裴溪远在她身侧坐下,伸开手臂轻轻拥住她的肩膀,在她背上拍了拍。

    “小意,说实话,我觉得你对我也不是爱情。”

    不是爱情

    钟意抬起脸,“我真得喜欢你。”

    “我知道你喜欢我,但是,你不觉得缺点少激情吗”裴溪远认真地看着她,“现在我抱着你,你什么感觉”

    “很温暖。”

    “女孩子在自己钟爱的男人怀里,不是应该心跳加速,小鹿乱撞的吗”

    钟意怔住,“我我不知道。”

    十一岁那年看到他,就喜欢上,她又没有和别人谈过恋爱,又怎么知道什么叫爱情。

    “真正的爱情是什么样子呢”钟意问。

    么么哒

    …

第1995章 我不碰你(1)    沈宁撑身欲起,后背上裴溪远大手微紧,语气低柔如在安抚一个孩子。

    “别动,很快就好,脱掉外套睡得舒服点。”

    沈宁挑挑眉尖,重新闭上眼睛。

    现在醒了反而尴尬,她索性继续装睡。

    将她的右袖扯下去,拿开大衣,裴溪远小心地将她在枕上放平,拉过薄被盖到她身上。

    起身将大衣展开,放到小沙发上,他轻手轻脚地走回床边。

    沈宁翻了个身,留给他一个后背。

    裴大少,人已送到,您该走了

    裴溪远直起身子,走过去将窗帘拉好,重新回到她的床侧,目光落在她的脸上,他伸出一手撑住床弯下身来。

    就知道他不是正人君子

    沈宁心中鄙夷。

    感觉着他温热呼吸靠近,她翻了个身,抬起胳膊挡住脸,裴溪远看着那只挡在自己的唇和她的脸之间的胳膊,轻扬唇角。

    “好,我不碰你,晚安。”

    帮她拉拉被角,他起身退出房门。

    沈宁躺在枕上,听着他锁上防盗门的声音,在黑暗中叹了口气。

    好好的安宁日子,硬是被他插了一脚,这次的美国之行真是失败之举。

    早知道如此,她还不如去相亲。

    相亲最多麻烦一时,看这位这意思,恐怕要骚扰她好久才会罢休。

    不管了,反正这种事情,想也没有用,一切顺其自然就好。

    脱掉身上的衣服,沈宁闭上眼睛,继续睡觉。

    第二天一早,她如以往一样起床上班,如每天一样忙碌工作

    如果不是中午的时候接过钟意的电话,沈宁几乎要以为自己又重复恢复了以往的平静生活。

    “钟小姐,有事吗”

    “很报歉打扰你,方便出来我们聊一聊吗”钟意的语气很客气也很礼貌。

    “我中午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

    “我就在医院附近。”

    听得出对方是势在必得,沈宁也没有逃避。

    “那好吧,半个小时之后,医院对面的咖啡厅见。”

    半个小时之后,沈宁在医院的餐厅里吃完午饭,来到咖啡厅,果然看到等在那里的钟意。

    她套着一件浅咖色的毛衣,配一条暗红色裙子,身上围着波西米亚风的大围巾,坐在玻璃窗透进来的阳光里,显得优雅而文艺。

    沈宁走过来,钟意看到她,立刻站直身来。

    “报歉啊,打扰你。”

    “没什么。”沈宁在她对面坐下,侍者走过来,送上两份钟意点好的甜点和咖啡。

    “不知道您喜欢吃什么,我就随便点了两份。”钟意微笑着开口,“在医院工作一定很忙吧”

    “确实很忙,所以”沈宁捏过甜点盘里的叉子,“钟小姐有什么话就开门见山,我时间不多。”

    钟意端起桌上的咖啡,轻轻地搅着。

    “其实我请你出来,就是想要问问你,是不是喜欢溪远”

    沈宁微笑,语气淡淡的。

    “喜欢又如何,不喜欢又如何”

    不论她喜欢裴溪远与否,都是她和裴溪远的事情,与钟意无关。

    钟意隔空看她一眼,没有从那张平静的脸上看出什么情绪。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