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沈宁抱起胳膊,“强拧的瓜不甜。”

    微微侧身,让开门的位置,裴溪边的目光斜睨着她的脸,似笑非笑,“那我就先占着,等着瓜熟蒂落。”

    “随便你,不过我要提醒裴先生。”沈宁耸耸肩膀,“一个巴掌拍不响,您最好不要浪费时间。”

    她放下手臂,走向门口。

    待她走近的时候,裴溪边突然伸手抓住她的手掌,将自己的右手拍在她的掌心。

    两手相击,发出一声清脆地声响。

    沈宁侧眸。

    男人的眸子里染着几分得意。

    “我可以用两只手。”

    “幼稚。”

    沈宁抽回手掌,转身走出门外。

    “小宁。”

    裴溪远以身后唤她。

    沈宁停下脚步,转脸看向他。

    站在比她高几阶的楼梯上,裴溪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你刚才说‘女人喜欢一个男人不会轻易放弃’,那么你喜欢过什么人吗?”

    “喜欢过。”沈宁脸上的表情依旧淡淡的,“不过,我已经放弃了。因为有些男人不值得坚持。”

    裴溪边微怔。

    还以为,她会否认,没想到她承认得这么大方。

    她说的人会是他吗?

    难道那天她真得去等他了?

    裴溪远挑了挑眉,急行两步,追到沈宁身侧,伸手拉住她的胳膊,刚要开口。

    “溪远、沈小姐,吃饭了。”

    楼下,钟意的声音传过来。

    “好的。”

    沈宁微笑着应,抬起手掌推开了裴溪远拉住她胳膊的手。

    这个动作并没有逃过钟意的眼睛,看着二人一先一后的下楼,她的视线扫过沈宁,落在裴溪远身上,露出若有所悟的神情。

    晚餐很丰盛,桌上并没有什么太过奢侈的饭菜,都是一些比较家常的中餐。

    当然,这些都是裴溪远从慕云庭嘴里问出来的,估摸着是沈宁比较爱吃的。

    餐桌是四人桌,沈宁故意坐到慕云庭身侧,裴溪远只好与钟意坐在一边。

    “几位慢用。”

    蓝柏将手中的汤放在桌子中央。

    “蓝先生不一起吃吗?”沈宁问。

    “我还有一些帐单需要处理,几位先用。”蓝柏向她一笑,轻轻点头,转身上楼去了。

    慕云庭抓起筷子,“姐姐,你看,全是你爱吃的菜,裴叔叔可是特意用过我,你喜欢吃什么才准备的。”

    “是啊,小宁。”裴溪远拿过筷子,帮她捏了一筷菜,“蓝柏的手艺还是不错的,你尝尝看,合不合口味,如果不合你的口味,我再让他改进。”

    沈宁淡淡地道了声谢,并没有刻意地应付。

    像裴溪远这种个性,从小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她越是逃避越会激起他的征服欲,平淡应付才是消磨他耐心的最好办法。

    钟意坐在一边,吃着饭菜却是味同嚼腊。

    这样的局面,她原本不应该在这里,可是就这么离开,总是不甘心。

    裴溪远忙着照顾沈宁,又要照顾慕云庭,饭吃得有点慢,最先吃饱的反倒是沈宁。

    这时蓝柏已经处理好帐目走下来,沈宁就主动站起身。

    “蓝先生,快吃饭吧,一会儿菜都凉了。”

    …

第1990章 让她当挡箭牌(2)    他的感情破事儿,她可是一点掺合的想法都没有,这位这是铁了心要拉她入局。

    果然,钟意眼看着二人“这样亲密”,心中顿时满是酸涩。

    默默地守了裴溪远十几年,没有修成正果,准备开始进攻的时候,突然发现对方身边早已经有他人占领高地,那滋味绝对不好过。

    “咳”注意到房间里气氛有点不对劲,蓝柏忙着咳嗽一声,“几位喝什么”

    小管家被夹在中间,真是可怜啊

    沈宁同情地看了他一眼,“白开水,谢谢。”

    蓝柏感激地回她一笑,“钟小姐,您呢”

    钟意抿了抿唇,“把我拿来的绿茶沏两杯,溪远你也尝尝,是我想办法找来的上品毛尖,你最爱喝的。”

    “饭前喝茶对胃不好。”慕云庭立刻就搬出这几天从沈宁那里学来的养生理论,“裴叔叔,你胃不好,和姐姐一样喝白开水吧”

    “好啊。”裴溪远笑着开口,“那就给我也来一杯白开水。”

    “我也要白开水。”慕云庭一点也不客气,“要37度的哟”

    “好。”蓝柏有些无奈地抿抿唇,“那几位请坐,我马上回来。”

    感觉着手腕上的手掌稍稍放松,沈宁立刻就把手抽了出来,扶着慕云庭重新入座。

    裴溪远笑了笑,走过来挨着她坐下,左臂一抬,似乎是去扶沙发扶手,却已经将她的身子半圈住,嘴里就温和开口,“小意,快坐呀”

    “好”

    钟意微笑着走过来。

    大沙发被三个人占了,她只好坐到一旁的单人小沙发上,距离裴溪远比较近的位置。

    “姐姐你下午的手术顺利吗”

    慕云庭并没有理会钟意,只是靠在沈宁身上,和她聊天。

    “还好吧,比较顺利,出了一点小问题,不过很快就解决了。”

    感觉着身后裴溪远的手臂已经滑下来,半圈住她的腰,沈宁转过脸来,迎上他的目光,轻轻挑了挑眉。

    裴溪远注意到她的目光,只是视若无睹,大手一圈就不客气地半搂住她的侧肋。

    得寸进尺了还

    敢对他动手动脚的,小心她不配合

    沈宁转脸看向钟意,笑着询问。

    “钟小姐是裴先生的女朋友吧”

    钟意一怔,没有想到,她会突然问这个问题,“我”

    裴溪远知道她已经不高兴,缩回手来,从她手中拿过那只桔子。

    “小意是我亲妹妹,别瞎说。”

    “来,钟小姐”蓝柏走过来,将钟意的茶放到她面前,三杯白开水一字排开,放在沈宁等三人的面前,“裴先生,我去炒菜准备开饭吧”

    “好。”

    裴溪远点点头,将桔皮放在桌上,细细地择着上面白色的丝绦,看沈宁伸过手来去拿杯子,他扶住她的手掌,将剥得干干净净的桔子放在她的掌心。

    “小意是学美术的,做画廊生意,要是你感兴趣,敢天我带你过去看看。”

    “是啊。”钟意努力掩饰着自己的情绪,从包里取出名片,“沈小姐多多关照。”<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