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沈小姐,你先坐一下。”

    蓝柏客气地示意沈宁先做,人就转身走过去开门。

    门外,钟意提着一个礼盒走进来。

    “溪远在吗”

    蓝柏接过礼盒,人却站在门口,并没有让开的意思,“先生他”

    蓝柏跟在裴溪边身边也不是一天两天,他的人际关系,蓝柏最清楚。

    这位钟意小姐,与裴溪远是青梅竹马,对裴溪远一向是倾慕有加,如果放她进去,看到沈宁一会儿会是什么局面,蓝柏并没有太多把握。

    自家先生好不容易对哪个女人动心,这会儿正是关键时期,蓝柏自然是不想让钟意进去。

    正想着要找个理由让钟意离开,客厅里慕云庭的声音已经响起来。

    “裴叔叔,快下来。”

    蓝柏暗自感叹一声,只好退到一边让开位置,“钟小姐,请进。”

    “谢谢。”

    钟意客气道谢,迈步走进客厅。

    还没有看到楼梯上的裴溪远,已经看到坐在沙发上的沈宁。

    她认识裴溪远这么多年,何时曾见过他见过什么女人回来,这绝是第一次。

    凭着女人的越深,钟意对于坐在沙发上,正在与慕云庭说话的沈宁,一下子就生出无数的好奇。

    她侧脸看向蓝柏,“这位小姐是”

    不等蓝柏回答,裴溪远已经从楼梯上快步走下来。

    “沈宁,你来了。”

    “裴先生”沈宁从沙发上站起身来,眼光余光扫过一旁的钟意,她转过脸,大大方方地看了钟意一眼,“您有客人,我还是改天再来吧。”

    客人

    裴溪远侧脸,这才看到从门廊里走过来的钟意。

    “小意,你怎么来了”

    “钟阿姨。”慕云庭与见过钟意,当即礼貌地打招呼。

    “小庭也在啊”钟意扬起唇角,“昨天不是说好中午一起吃饭,你没有给我打电话,我猜你一定是很忙,就没打扰你,晚上就直接过来了。”

    沈宁叫裴溪远裴先生,这已经说明二人的关系并不是很亲密,这让钟意稍稍放松警惕。

    当然,她故意说出二人约好一起吃饭,就是向沈宁表明,自己与裴溪远之间的关系很亲密。

    这位不会是把她当成情敌了吧

    沈宁淡笑,“那我就先走了。”

    “别”裴溪远伸手拉住她的手腕,“晚餐是我特别吩咐蓝柏给你准备的,小意是我的朋友,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大家一起吃没关系的。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沈宁,我朋友。这是钟意,我爸爸好朋友的女儿。”

    一个朋友,一个“好朋友的女儿”,区别立判。

    沈宁在心中暗笑。

    这位爷,故意在钟意面前对她这么热情,明摆着是想让她当挡箭牌,她可不会给他当枪使。

    她试着抽了抽手,没抽出来,结果裴溪远的手指还收紧了些。

    当着这么多人,也不能太过,沈宁没再动手,眸子微侧白了他一眼。

    感觉到她的目光,裴溪远很淡地扬扬唇角,头一侧,就凑到她的耳侧。

    “帮我一个忙,欠你一个人情。”

    沈宁很想踢他一脚。<

    …

第1988章 不过,我喜欢(3)    全文阅读

    “喂”沈宁接过电话,“李队,您好。”

    “今天晚上有时间吗”

    沈宁走过来,拉开办公室的门,“是有什么线索了吗”

    “目前还没有,请你吃饭是因为私事。”李毅道。

    “我不太明白。”

    李毅在电话那头笑了一声,“夏姨安排我给你打个电话。”

    夏姨

    沈宁微愕,然后突然明白过来。

    “李队,你不会就是我妈给我介绍的相亲对象吧”

    之前老妈说要帮她介绍一个人,还说对方是公安系统的,许夏介绍的。

    当时,她随口敷衍过去,让老妈把电话发过来,沈宁跟本就不想去相亲,所以跟本就没有去看那个电话到底是多少号。

    “很不巧,确实是我。”李毅的声音里也有笑意,“那么,晚上你有时间吗”

    “我妈他们那就是拉郎配,您可千万别在意,回头你就和夏姨,没看上我,应付应付就行了。”

    李毅轻笑,“万一我看上你了呢”

    “沈主任,病人血压升高。”一名护士冲过来。

    沈宁忙着冲向病房的方向,“李队,我这病人有点问题,回头再打给你。”

    “好,你忙。”

    李毅挂了电话。

    沈宁奔进病房,将手机随手塞进口袋,认真地询问了病人的情绪,然后就安排加一点强心药剂。

    好一阵忙碌,一直过了半个多小时,病人的情况才终于恢复正常。

    忙忙碌碌,不知不觉已经是下班时间。

    沈宁与晚班医生交接之后,这才有时间回办公室喝一口热水。

    刚刚放下杯子,门已经被人敲响。

    “进来。”

    她放下水杯,转脸看去。

    分开的门扇外,站着一个身材高挑的年轻人。

    三十岁上下的样子,合体的深色西装,纽约系得一丝不苟,面容清俊,唇上带着温柔笑意。

    “沈小姐您好,我是裴先生的管家蓝柏,裴先生说怕他亲自来,对您添麻烦,所以特意吩咐我过来接您。”

    “麻烦你了。”沈宁拿过自己的包,“我们走吧。”

    刚好她也累了,懒得自己开车。

    “请”

    蓝柏的动作客气而优雅,依如正宗的英式管家。

    二人一起走出办公室,一前一后地穿过廊道,看着沈宁身边跟着这么一位西装革履的男人,顿时就吸引住了不少人的目光。

    “沈主任”小刘端了一个药盘子从病房里走出来,看到蓝柏,立刻就向她挤挤眼睛,“不错哟”

    沈宁知道她误会,也懒得解释,向她一笑,继续向前。

    二人行出走廊,门外已经有一辆黑色奔驰车等在门外。

    蓝柏快行两步,帮她拉开车门。

    “请。”

    沈宁坐后座,蓝柏就走进去,启动车子。

    车子驶出医院,开往裴溪远的住处,沈宁就放松身体,将背靠上椅座。

    片刻之后,车子驶入江边的一个高档别墅小区,蓝柏停下车,帮沈宁拉开车门,引着她走进客厅。

    “裴先生在楼上,您先到沙发上坐一下,我去请他下来。”

    “姐姐”

    二楼上,慕云庭看到她,立刻就欢呼着跑过来。

    “小心点。”沈宁笑着提醒。

    蓝柏正要上楼,门铃已经被人按响。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