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是哪里送来的”

    “很报歉,这个我不太清楚,公司规定,我们不能打探客户的姓名和地址。”

    对方歉意地笑了笑,接过单子,告辞离开。

    小刘就将手中的盒子放到她的桌上,“沈主任,这是谁送的呀”

    “男朋友,满意了”

    “真的”小刘瞪大眼睛。

    “假的。”沈宁白她一眼,“你很闲吗”

    “嘿嘿,我这不是给快递员童鞋带路吗不打扰您拆礼物,我去忙了。”

    小刘笑了笑,转身走了。

    沈宁淡笑着折开盒子的外包装,只见里面放着一盒巧克力,还有一张卡片。

    她捏过卡片,上面只有简单的二个字。

    “谢谢。”

    没有署名。

    她正在疑惑,手机已经响起来。

    “喂”电话是温柔打过来的,电话那头,她声音清亮,“沈大主任,迟到的生日礼物。”

    沈宁扫了一眼桌上的巧克力,“谢了,我这正需要热量呢,温大律师真是雪中送炭。”

    一边说着,她就打开巧克力盒子,从里面捏出一块巧克力来塞到嘴里。

    巧克力的浓香化开,她舒服地轻吁口气。

    “礼物也收了,什么时候请我吃饭啊”温柔在电话里问。

    “今天晚上我有事,明天晚天,我下午给你电话。”

    “好,电话联系。”

    沈宁将手机放到桌上,伸手捏过第二颗巧克力塞到嘴里。

    牌子是很高档的牌子,里面的巧克力虽然只有九颗,却是香味纯正,甜而不腻,吃上去很合口。

    哪想,刚吃到第二块,办公室的门已经再一次被敲响。

    “沈主任”小赵坏笑着走进来,“您的快递。”

    又有快递

    沈宁捏了一块巧克力走过来送到她手里,从她手中接过快递盒子。

    “这个是普通快递,我已经帮你签单了,您慢慢拆吧。”小赵看看手中的巧克力,立刻就惊呼出声,“noka巧克力,沈主任,您可真是奢侈,买这么贵的巧克力吃”

    noka这个品牌,她也听说过,是巧克力中很高端的牌子。

    沈宁看看手中的快递盒子,扫过快递单上的温柔二字,再看看桌上的巧克力,不由轻轻挑眉。

    看样子,这个快递里才是温柔的礼物,那巧克力是谁送的

    “果然不一样啊,好吃”小刘在一旁感叹着巧克力的香浓,外面已经有人在唤她的名字,她忙着跑出门去,“来啦。”

    沈宁折开手中的第二个快递,里面是一条非常漂亮的民族风蜡染围巾。

    “亲爱的宁爷,生日快乐,我已经决定,赚够钱就去变性,然后和你结婚,等我。爱你的温柔。”

    “死丫头。”

    沈宁轻笑出声。

    看看旁边的巧克力,她随手捏过来又向嘴里塞了一块。

    管他谁送的,反正已经吃了第一块,也不在乎再多吃几块。

    吃了三块巧克力,疲惫的身体似乎也缓和了许多,沈宁站起身将桌子收拾干净,正准备去看看刚才手术病人的情况,手机已经再一次响起。<

    …

第1986章 不过,我喜欢(1)    慕云庭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疑惑地注视着面前的裴溪远。

    “为什么”

    裴溪远向他眨眨眼睛,“你不是说女孩子要追的吗,这串钥匙在我手里,我就可以有理由多见她一面。”

    “裴叔叔,你好腹黑。”小家伙撇着嘴评价,片刻,又小嘴一扬露出一脸的笑容来,“不过,我喜欢”

    裴溪远扬唇,拉起他的行李箱,二人一起走进电梯。

    医院手术室。

    沈宁专注地注视着面前显微镜的屏幕,小心地将最后一点接结的肿瘤从病人的脑组织上切除。

    又仔细地观察过周围的脑组织,确定没有其他多余的组织结构,这才微松口气。

    “开始缝合。”

    因为裴溪远和慕云庭的小插曲,沈宁的午饭只是对付吃了几口,三个小时显微镜下精密手术,她的精神和体力都已经损耗严重。

    退到一边,让助理医师为病人缝合,她闭闭眼睛。

    “小刘,帮我按一下太阳穴。”

    小刘护士忙着走过来,扶住她的胳膊将她扶到墙边的一个机器边,沈宁靠到机器上,小刘就伸过手来帮她按按太阳穴。

    “沈主任,您没事吧”

    手术不仅仅是技术活,还是体力活。

    几个小时专注的工作,对于体力也是不小的挑战,更何况她这几天一直加班,昨天晚上没睡好,中午还没吃好饭。

    沈宁闭了闭眼睛,轻轻摇头。

    “没事,昨天有点没睡好。”

    身体有点超支,此时她已经是十分疲惫,如果是别的主治大夫,这会儿完全可以休息一会儿。

    可是她一向负责,不到整个手术完成从来不会离开手术室。

    助理医师缝合完毕,她又看看病人的各项指标,确定一切都在正常范围之内,这才离开手术室,去洗手换衣服。

    小刘护士走过来,丢掉手中捧着的垃圾,看到沈宁,她关切地停下脚步。

    “沈主任,您的脸色不太好,到办公室休息一会儿吧”

    “好。”

    沈宁向她一笑,“你通知护士长关助一下这位病人的血压,如果有异常,立刻通知我。”

    向护士吩咐一句,沈宁走出手术室,回到办公室,伸手拉开一旁的抽屉,伸手摸过去,却摸了一个空。

    她将抽屉拉开,抽屉里空空如也。

    因为经常有手术,有时候还要值夜班,体力消耗大,她一般都会备一些高热量的零食在抽屉里,疲惫的时候吃一点。

    有时候,科里的其他大夫和护士也会过来蹭她的零食吃,她这几天太忙没有来得及补充,“弹药库”竟然空了。

    看来,只有忍一会儿下班再说了。

    沈宁拿起杯子,正准备倒杯热水,门已经被人敲响。

    “进来。”

    “蹬蹬蹬蹬”一个大礼盒最先走进来,然后,礼盒垂下去,露出小刘的坏笑,“沈主任,您的爱心包裹,请签收。”

    在她后面,还跟着一个套着制服的年轻人,看样子是礼品公司的快递人员。

    “您是沈宁小姐吧,麻烦您签收一下。”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