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慕云庭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疑惑地注视着面前的裴溪远。

    “为什么”

    裴溪远向他眨眨眼睛,“你不是说女孩子要追的吗,这串钥匙在我手里,我就可以有理由多见她一面。”

    “裴叔叔,你好腹黑。”小家伙撇着嘴评价,片刻,又小嘴一扬露出一脸的笑容来,“不过,我喜欢”

    裴溪远扬唇,拉起他的行李箱,二人一起走进电梯。

    医院手术室。

    沈宁专注地注视着面前显微镜的屏幕,小心地将最后一点接结的肿瘤从病人的脑组织上切除。

    又仔细地观察过周围的脑组织,确定没有其他多余的组织结构,这才微松口气。

    “开始缝合。”

    因为裴溪远和慕云庭的小插曲,沈宁的午饭只是对付吃了几口,三个小时显微镜下精密手术,她的精神和体力都已经损耗严重。

    退到一边,让助理医师为病人缝合,她闭闭眼睛。

    “小刘,帮我按一下太阳穴。”

    小刘护士忙着走过来,扶住她的胳膊将她扶到墙边的一个机器边,沈宁靠到机器上,小刘就伸过手来帮她按按太阳穴。

    “沈主任,您没事吧”

    手术不仅仅是技术活,还是体力活。

    几个小时专注的工作,对于体力也是不小的挑战,更何况她这几天一直加班,昨天晚上没睡好,中午还没吃好饭。

    沈宁闭了闭眼睛,轻轻摇头。

    “没事,昨天有点没睡好。”

    身体有点超支,此时她已经是十分疲惫,如果是别的主治大夫,这会儿完全可以休息一会儿。

    可是她一向负责,不到整个手术完成从来不会离开手术室。

    助理医师缝合完毕,她又看看病人的各项指标,确定一切都在正常范围之内,这才离开手术室,去洗手换衣服。

    小刘护士走过来,丢掉手中捧着的垃圾,看到沈宁,她关切地停下脚步。

    “沈主任,您的脸色不太好,到办公室休息一会儿吧”

    “好。”

    沈宁向她一笑,“你通知护士长关助一下这位病人的血压,如果有异常,立刻通知我。”

    向护士吩咐一句,沈宁走出手术室,回到办公室,伸手拉开一旁的抽屉,伸手摸过去,却摸了一个空。

    她将抽屉拉开,抽屉里空空如也。

    因为经常有手术,有时候还要值夜班,体力消耗大,她一般都会备一些高热量的零食在抽屉里,疲惫的时候吃一点。

    有时候,科里的其他大夫和护士也会过来蹭她的零食吃,她这几天太忙没有来得及补充,“弹药库”竟然空了。

    看来,只有忍一会儿下班再说了。

    沈宁拿起杯子,正准备倒杯热水,门已经被人敲响。

    “进来。”

    “蹬蹬蹬蹬”一个大礼盒最先走进来,然后,礼盒垂下去,露出小刘的坏笑,“沈主任,您的爱心包裹,请签收。”

    在她后面,还跟着一个套着制服的年轻人,看样子是礼品公司的快递人员。

    “您是沈宁小姐吧,麻烦您签收一下。”

    <

    …

第1984章 二百个男朋友(2)    小家伙用力挣扎他的手掌,“大骗子,我讨厌你!”

    说完,他转身跑进客房,将门上锁。

    裴溪远追过去,“小庭,听话,把门打开,你听叔叔给你解释。”

    “我不听,你走,大骗子!”小家伙在门内吼道,“我知道我妈妈没有死,没有没有没有!”

    裴溪远在外面劝了好久,小家伙只是在里面不再出声。

    他试着开门,门在里面锁上,他跟本打不开。

    “小庭!”担心小家伙在里面出事,裴溪远的声音也不自觉地高起来,“马上把门打开。”

    “不开!”

    “听话。”

    “不听!”

    “你再这样,叔叔要生气了。”

    “随便你!”

    “慕云庭,把门打开。”

    嘭!

    有什么东西砸在门上,算是回应。

    “慕云庭,你不要忘了,这是沈宁的房间,你不许胡闹,马上把门打开。”

    “除非你告诉我妈妈在哪儿,否则我就不开门。”

    “如果你想知道妈妈在哪儿,你就把门打开。”

    ……

    两个男人,一小一大,就这样僵持在门的两侧。

    直到蓝柏打过电话,提醒裴溪远电话会议的事情,小家伙还在门内不肯出来。

    看看时间,裴溪远懊恼皱眉,最后只好把求助电话打到沈宁的手机上。

    电话那边,沈宁刚刚走进食堂,准备打饭,一听这情况,立刻就将饭盒交给旁边的一个同志。

    “我马上回来。”

    半个小时之后,沈宁推开门走进来的时候,一大一小,还在隔着门运气。

    听到她进来的声音,裴溪远转过脸。

    “有门的钥匙吗?”

    沈宁走上前来,轻轻地敲了敲门。

    “小庭,把门打开。”

    “我不开。”

    小家伙在里面吼着答道。

    “我知道你现在很生气很委屈,如果你想要解释问题就不能总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我在沙发上等你。”

    说完,她转身走向沙发的方向,顺手拉住裴溪远的胳膊,示意他到沙发上入座,她就走到客厅一角,接了一杯温水过耿

    裴溪远在沙发上入座的时候,客房的门已经被推开,慕云庭耷拉着小脑袋走出来,沈宁伸手将水杯递给她,小家伙接过杯子咕噜咕噜一口气喝了干干净净。

    在里面关了自己二个多小时,又和裴溪远发脾气,他早已经渴了。

    沈宁示意慕云庭坐到裴溪远身侧,她就坐到二人对面的沙发上。

    “怎么回事?”

    小家伙抢着告状,“裴叔叔不让我去找妈妈,他说妈妈死了,他骗人,去年妈妈还给我寄给圣诞节礼物。”

    沈宁点点头,目光一斜,落在裴溪远身上。

    “你呢,想说什么?”

    裴溪远双臂放在腿,双手交叉着放在一处,目光注视着自己的手指。

    “我没有骗人,小庭的妈妈……确实是死了。”

    沈宁看了一眼手表。

    “我下午一点半还有手术,现在必须要回医院。”她重新看向慕云庭,“小庭,先跟裴叔叔回家,晚上我会过去看你,然后帮你弄清楚这件事情,好不好?”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