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谢谢打赏,加更。

    ……

    ……

    “都不喜欢!”

    沈宁语气很淡。

    这家伙心思缜密,一向最擅长下陷阱,又熟悉人类心理学,她才不会中他的圈套。

    那个他,这个他,不都是他吗?

    伪装得再好,也不过是只大尾巴狼!

    二选一这种陷阱,她才不会跳。

    “你那是绝对的回答,相对呢?”裴溪远接着问。

    将杯子里的牛奶喝干,沈宁伸手将杯子放到茶几上,“这个话题我不感兴趣,睡觉了。”

    一只温暖的手掌伸过来,覆住她放在沙发上的手,微微合指,握住。

    “你在逃避我的问题,脉搏跳得有些快,手心微微有些湿……这说明,你现在很紧张。”裴溪远轻轻用手腹抚了抚她的手心,“沈宁,你喜欢我,只是你现在还没发现。”

    “这种潜意识催眠对我没有用的。”沈宁从他手中抽回手掌,“我手心有汗是因为这毯子有点厚,再加上牛奶的热量而已。”

    “解释就是掩饰。”

    沈宁淡笑,“随你怎么认为吧!”

    她撑身欲起。

    “等一下。”裴溪远再次开口。

    沈宁转过脸,“裴先生,您还有什么……”

    转过脸来,就看到他的脸近在咫尺之间,她话刚说到一半,颊已经正好转到他的唇边。

    脸上,软软柔柔一触。

    裴溪远只是在她脸上轻轻吻了吻,就直起腰背。

    “你可以叫我阿远。”

    沈宁伸手扯过一张纸巾,擦了擦被他吻过的地方。

    “我觉得还是叫裴先生比较好。另外,我想提醒裴先生,我这个人暴力倾向还是挺重的,所以以后请慎重决定你的行动,以免带来让我们两个人都尴尬的后果。晚安。”

    淡淡起身,淡淡迈步,她不急不缓地走到自己的卧室门前。

    拉开门,又转脸看向他。

    “记得洗碗,谢谢。”

    看着她走进去关上门,裴溪远轻扬唇角露出笑意。

    收拾了桌上的杯子和东西,他仔细将杯子和锅都洗干净,才重新回到客厅,躺到沙发上,拉过毯子盖住自己。

    毯子上,有淡淡的洗发水的香味。

    那是她身上的味道,他深深地嗅了嗅,觉得那味道有一种陌生的熟悉感。

    伸手拿过小笔记本,他认真地看起来。

    他不想睡觉,不是不困,而是不想让另一个他出来接近沈宁,天知道那个自己会干出什么事情来,他不能冒险。

    但是,事与愿违。

    一向他总是失眠,不知道是不是那杯牛奶起了作用,今天晚上却是少有地生出困意。

    实在有些坚持不住,裴溪远伸手拿过笔来,在手掌上写了一行字——不许动沈宁!

    在手上写字,是他偶然间发现与另一个自己的沟通方式。

    这样的方式已经持续了数年,有的时候,另一个自己也会给他留言。

    ……

    ……

    一夜无话。

    第二天,裴溪远睁开眼睛,迅速看一眼四周。

    他还在沙发上,身上还盖着毯子,一切似乎都和他睡前没有什么两样。

    客厅一角,慕云庭已经穿上衣服,正蹑手蹑脚地走出来。

    看到他,小家伙扬唇露出笑意。

    “裴叔叔,你醒了?”

    ……

    晚安

    …

第1983章 二百个男朋友(1)    裴溪远坐起身,舒展一下两臂。

    沙发并不宽敞,他甚至不能伸直两腿,可是这一晚却是睡得比哪一晚都安稳踏实。

    揭开身上的毯子坐起身,裴溪远看看四周,并没有发现沈宁的踪迹。

    “沈宁呢?”

    “姐姐去上班了。”慕云庭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字条,“姐姐给你的。”

    裴溪远伸手接过字条,字条上清秀又不失力劲的字体写着简单的几行字。

    “早餐在微波炉加热三十秒即可,吃完请把自己的餐具洗干净,小庭的行李已经收拾好,恕不远送。”

    抬起手腕看看手表,时间显示马上就要十点,竟然一觉睡了**个小时,一夜无梦到天夜,这可是这么多年的第一次。

    “哎!”慕云庭叹了口气,坐到他身侧,“这下子完蛋了,今天必须要搬走。”

    小家伙的语气里满是不舍和不甘心。

    “如果你想沈宁姐姐,我们可以经常来看她。”

    “那不一样。”慕云庭抬起两手托着下巴,“这几天和姐姐在一起,我总感觉好像是和妈妈在一起一样。”

    从小没有感觉过母爱,身边虽然有佣人,但是那种感觉是不一样的。

    这几天来与沈宁的相处,他对沈宁很自然地生出类似于母亲一样的依恋感。

    裴溪远侧脸,看着小家伙沮丧的样子,心中一片柔软,伸过手来,轻轻将小家伙揽过来,靠到自己身上,他用大手拍拍他的肩膀。

    “叔叔保证,以后你一定会和沈宁在一起。”

    “可是……姐姐好像不喜欢你。”

    “她会喜欢的。”

    “你确定?”

    “确定。”

    小家伙侧脸看了他一会儿,小脸上重新现出光彩。

    “恩,我们一定要把沈宁姐姐带回家。”

    “不错!”

    裴溪远站起身,“走吧,去吃饭。”

    “我都吃完了,就差你了。”小家伙鄙夷地看他一眼,“裴叔叔睡得好像小猪一样,都没有送姐姐出门,我想把你叫醒,姐姐不让。”

    裴溪远笑着走向厨房,“别太心急了,事情要慢慢来才行。”

    抿抿小嘴,慕云庭跟着他走进厨房,又跟着他端着早餐出来,裴溪远侧脸看着坐在他身侧的小家伙。

    “你想说什么?”

    “裴叔叔。”小家伙垂着长睫毛,犹豫着开口,“你……你能不能帮我找到妈妈。”

    裴溪远怔了一下,然后摇头,“小庭,不要找了,妈妈已经死了,不可能再找到的。”

    “你骗人!”慕云庭抬起脸,“妈妈没有死,她还给我寄过圣诞礼物呢!”

    “叔叔不骗你,她已经死了。”

    “那她的墓地在哪儿?”慕云庭追问。

    “这……”裴溪远摇头,“我不知道。”

    “你就是骗人。”小家伙立刻就不悦地吼起来,“如果你知道她死了,就应该知道她的墓地,没有墓地就是没有死,你就是不想让我找到妈妈!”

    裴溪远的目光里有怜惜也有心疼,伸手扶住小家伙的肩膀,他温和开口。

    “你不是喜欢沈宁姐姐吗,以后让她做你的妈妈,不好吗?”

    “那不一样。”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