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裴溪远坐起身,舒展一下两臂。

    沙发并不宽敞,他甚至不能伸直两腿,可是这一晚却是睡得比哪一晚都安稳踏实。

    揭开身上的毯子坐起身,裴溪远看看四周,并没有发现沈宁的踪迹。

    “沈宁呢?”

    “姐姐去上班了。”慕云庭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字条,“姐姐给你的。”

    裴溪远伸手接过字条,字条上清秀又不失力劲的字体写着简单的几行字。

    “早餐在微波炉加热三十秒即可,吃完请把自己的餐具洗干净,小庭的行李已经收拾好,恕不远送。”

    抬起手腕看看手表,时间显示马上就要十点,竟然一觉睡了**个小时,一夜无梦到天夜,这可是这么多年的第一次。

    “哎!”慕云庭叹了口气,坐到他身侧,“这下子完蛋了,今天必须要搬走。”

    小家伙的语气里满是不舍和不甘心。

    “如果你想沈宁姐姐,我们可以经常来看她。”

    “那不一样。”慕云庭抬起两手托着下巴,“这几天和姐姐在一起,我总感觉好像是和妈妈在一起一样。”

    从小没有感觉过母爱,身边虽然有佣人,但是那种感觉是不一样的。

    这几天来与沈宁的相处,他对沈宁很自然地生出类似于母亲一样的依恋感。

    裴溪远侧脸,看着小家伙沮丧的样子,心中一片柔软,伸过手来,轻轻将小家伙揽过来,靠到自己身上,他用大手拍拍他的肩膀。

    “叔叔保证,以后你一定会和沈宁在一起。”

    “可是……姐姐好像不喜欢你。”

    “她会喜欢的。”

    “你确定?”

    “确定。”

    小家伙侧脸看了他一会儿,小脸上重新现出光彩。

    “恩,我们一定要把沈宁姐姐带回家。”

    “不错!”

    裴溪远站起身,“走吧,去吃饭。”

    “我都吃完了,就差你了。”小家伙鄙夷地看他一眼,“裴叔叔睡得好像小猪一样,都没有送姐姐出门,我想把你叫醒,姐姐不让。”

    裴溪远笑着走向厨房,“别太心急了,事情要慢慢来才行。”

    抿抿小嘴,慕云庭跟着他走进厨房,又跟着他端着早餐出来,裴溪远侧脸看着坐在他身侧的小家伙。

    “你想说什么?”

    “裴叔叔。”小家伙垂着长睫毛,犹豫着开口,“你……你能不能帮我找到妈妈。”

    裴溪远怔了一下,然后摇头,“小庭,不要找了,妈妈已经死了,不可能再找到的。”

    “你骗人!”慕云庭抬起脸,“妈妈没有死,她还给我寄过圣诞礼物呢!”

    “叔叔不骗你,她已经死了。”

    “那她的墓地在哪儿?”慕云庭追问。

    “这……”裴溪远摇头,“我不知道。”

    “你就是骗人。”小家伙立刻就不悦地吼起来,“如果你知道她死了,就应该知道她的墓地,没有墓地就是没有死,你就是不想让我找到妈妈!”

    裴溪远的目光里有怜惜也有心疼,伸手扶住小家伙的肩膀,他温和开口。

    “你不是喜欢沈宁姐姐吗,以后让她做你的妈妈,不好吗?”

    “那不一样。”

    …

第1980章 大尾巴狼(2)    “如果是关于结婚的话,我没有兴趣。”

    “不是,是关于这个。”裴溪远向她扬扬手中的书,将手指指向其中一页上她写的字,“关于记忆融合,你认为有完全融合的可能性吗?”

    沈宁侧脸,看看他指的地方。

    “我认为是有的。我分析过梦游症和类似的一些案例,我觉得不管是多少人格,都是由一个大脑在工作,虽然在临床上,人的大脑小脑脑干都有不同的分工,但是记忆区、反射区都是各司其职……”沈宁侧身坐到他身侧,伸过手指指着她在书上画的一个草图,“我看过一些关于梦境的分析,有的时候,我们可以记起做过的梦,有的时候却记不起来,那些记不起来的梦真得消失了吗?我觉得不是,它一定还在我们的记忆里,只是我们暂时没有找到它……如果这个层面来分析,我们把第二人格当成是第一人格的梦境,那么……或者,我们就能找到通往这些记忆的桥梁……”

    “没错。”裴溪远兴奋地感叹出声,“我喜欢你的这个设定。”

    “这不是我的设定。”沈宁轻轻敲敲他手中的书页,“事实上,我是受了他的灵感启发。”

    “那么,你认为最可行的办法是什么?”裴溪远笑着问。

    沈宁淡淡答出两个字。

    “催眠!”

    ……

    屋子里没有开暖气,沈宁身上只套了一套单衣,难免有些寒冷。

    看她抱起胳膊,裴溪远伸手拉过毯子,盖到她身上。

    “你在这方面有研究吗?”

    “我?”沈宁将腿缩到沙发上,轻轻摇头,“我只是理论研究,没有实践过。”

    心理学只是她的兴趣,并不是专业,她更擅长的是人的大脑的物理治疗,而不是心理治疗。

    “那么,你对自我催眠怎么看?”

    ……

    二个人就这样聊了起来。

    不知不觉已经是深夜,沈宁还是第一次与他这么专业的心理学方面的专家聊天,他在这方面的造诣非常之高,见解独到。

    她很快就忘记了刚才二人的小小不愉快,陷入学术讨论的氛围。

    “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裴先生果然是这方面的专业,以后有问题我可以向你讲教。”

    裴溪远靠到沙发背上,笑得温润,“随时欢迎。”

    沈宁微微挑了挑眉尖。

    这件事情怎么想都有点不对呀!

    这家伙,不会是故意以书当幌子,留她下来聊天吧?

    她微侧着脸,观察着身侧的男人,只见他认真地在一个小本子上做着笔记。

    看那样子,怎么也不像是在伪装。

    将刚才想到的一些想法记在本子上,裴溪远放下手中的笔。

    “饿不饿,我帮你温杯牛奶?”

    沈宁揭开身上的毯子。

    “我还是自己去吧。”

    这位大少爷恐怕从来没有下过厨,她可不想让他把她的房子烧掉。

    看她起身,裴溪远也跟着她站起身,走进厨房。

    沈宁从冰箱里取出牛奶和面包并一些食材,最后还不忘取可可粉。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