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将拿出来的青菜放到水龙头下冲洗时,她控制不住地打了一个喷嚏。

    刚要转身去披衣服,肩膀一沉,一件男式西装已经披到她身上。

    “谢了。”

    沈宁道了声谢,没有拒绝,拿着洗好的生菜回到操作台前。

    很快四个花生酱三明治出炉,一层酱一层蛋还有青菜,边边角角切得整齐无比,看上去就让人有食欲。

    此时,牛奶亦已经热好,她拿过杯子,将热好的牛奶倒进去,最后还不忘拿过可可粉在牛奶上细细地轻洒。

    看上去很是随意的样子,轻轻用勺子拨了拨,就变成一只可爱的小熊造型。

    沈宁从来不是将就的人。

    要么不吃,要么就要尽可能地做到极致,哪怕只是一顿宵夜。

    裴溪远靠在她身侧的操作台上,注视着她微扬着唇角的侧脸。

    果然,是人都有多面性。

    在她宁静如水的外表之下,也有可爱如小女孩的一面。

    “ok!”沈宁收起剩下的食材,将切好的水果也装进盘子,和三明治牛奶一起全部放到托盘里,“水果谷物脂类全有了,大功告成。”

    裴溪远将手伸向托盘,“我来端。”

    他将夜宵端出厨房,沈宁将操作台收拾好,重新回到客厅坐到沙发边,伸手端了一杯热牛奶,抱在手里。

    裴溪远也不客气,端起另外一端。

    二个各自将牛奶送到嘴边啜了一口,然后同时转脸看向对方。

    “关于刚才的……”

    不约而同地开始继续刚才讨论到一半的话题。

    “你先说。”裴溪远绅士开口。

    “那就不客气了。”沈宁立刻就继续刚才那个论点,“如果能够成功将两个人格的记忆组合,两个人格的性格应该也会渐渐融合,我认为这样的治愈才是最完美的。”

    裴溪远微微皱眉,“那么,这个人会变成什么样子?”

    沈宁轻扬唇角,“一个完整的人,有优点也有缺点。”

    “那不是完美。”

    “你认为无缺才是完美?”

    “难道不是吗?”

    沈宁点点手中的牛奶杯,“从营养学的角度,牛奶加热会破坏营养,便是热牛奶的口感会更好,而且也会让人觉得更加舒服……世间总是无法两全,不是吗?”

    裴溪远没有回答,而是拢着杯子陷入沉思。

    这些年来,他一直压抑第二人格,就是因为他觉得,第二人格是坏的,是不好的。

    但是,真得是这样吗?

    他的第二人格到底是什么样子,他并不知道。

    想到这里,他转脸看向沈宁。

    “沈宁,你觉得……我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除了蓝柏,沈宁是他认识的,唯一一个接触他第二人格的人。

    他很想知道,他的第二人格到底是什么样子。

    沈宁咬着三明治,轻轻摇头。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学过心理学之后,她对于别人的观察力和洞悉力比普通人要明显地高一些,但是眼前的这个男人,她却是真得看不透。

    “那……”裴溪远喝了一口牛奶,感觉着那温暖香醇的液体带着可可的浓香滑过喉咙,胃里一片温暖,“你是喜欢你生日那天晚上的我,还是……现在的我?!”

    …

第1979章 大尾巴狼(1)    沈宁微歪着头,“你的意思我明白,不过……我拒绝。”

    裴溪远从桌子后面走过来,在她面前一步之遥远的地方停下,脸上并没有不悦的情绪,只是平静地注视着她。

    “理由。”

    “很简单,我不喜欢你。”

    沈宁耸耸肩膀,转身走向自己的房门。

    腕上一紧,他的手已经握住她的,沈宁没有防备,他轻轻一带,她已经被他拉得转过身,差点跌到他怀里。

    伸手扶住她的胳膊,将她身体稳住,看着眼前那张脸,裴溪远手指一紧,瞬间生出一种强烈地想要将她拥入怀中的冲动。

    有那么一瞬间,他几乎就要那么做了。

    “裴溪远!”

    “放开我。”

    沈宁的声音响在耳边,他怔了怔停下动作,面前的女孩子脸上染着愠怒。

    裴溪远松开手掌,放开自己收紧的手指。

    “我刚才说结婚的事情,是真得认真的,请你仔细考虑。”

    沈宁有些哭笑不得,不知道自己是该生气还是该觉得好笑。

    “幼稚!”

    低语两个字,她转身走进自己的卧室,关上房门然后上锁。

    听着她锁门的声音,裴溪远轻耸肩膀,微皱着眉走回餐厅的桌边,收拾桌上的碗筷。

    沈宁站在自己卧室正中,抱着胳膊站了一会儿,然后轻轻摇头。

    真是想不通,怎么会又遇到这家伙。

    上次是要她做女朋友,这次直接就是结婚。

    一次不够,还要再来一次?!

    是为了满足他大男人的征服欲,还是想要证明他一定能把她弄到手?!

    真是……幼稚!

    耸耸肩膀,她转身走进洗手间,拿过牙刷准备洗漱。

    目光扫了一眼洗手间,轻轻地吸了吸鼻子,洗手间内有消毒剂的淡淡味道。

    她认真地环视一眼四周,入目一片雪亮干净,就连墙面都是一尘不染。

    捏着牙刷,看着明显是新打扫过的卫生间,沈宁只是摇头。

    这位泡妞还真是舍得下成本,还以为他的打扫只是做做表面功夫,没想到竟然连马桶都刷,边边角角全都是干干净净,还真是一个完美主义者。

    收回目光,她继续洗漱。

    片刻之后,人已经清清爽爽地回到房间。

    目光扫过拉扯得没有一丝皱褶的床被,和枕边折得整整齐齐的家居装,沈宁想了想,转身走到衣柜边,从里面取出一张厚毛毯。

    上海的天气,已经进入春天,可是晚上的时候还是很凉的。

    客房里就是一张一米的小床,他们两个人也睡不下。

    人家辛辛苦苦帮她打扫房间,她怎么也不能让他冻一晚上。

    “算是看在小庭的面子上。”

    沈宁自语一句,抱着毯子拉开门走出来。

    客厅里,裴溪远依旧坐在沙发上,捧着那本没看完的书在继续看。

    走到沙发边,沈宁随手将毯子和枕头放在他身侧。

    “客房床太小,你在沙发上凑合一晚吧。”

    裴溪远放下手中的书,礼貌地道了声谢,看她转身要走,他轻声开口。

    “有一个问题,可能耽误你几分钟吗?”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