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他的想法与我有相同之处,不过……有的时候稍显偏激。”沈宁轻吁口气,“我总觉得……写这本书的人说不定就是双重人格。”

    裴溪远差点咬到筷子,都说书若其人,每个作者都会若有若无地透露出自己的个性和秘密。

    他对此一向非常小心,在他身边的人,除了蓝柏,没有人知道他的秘密,她竟然只是看了他一本书就将他看穿了?

    注意到他的神情不对,沈宁轻声询问,“你还好吧?”

    “没事。”裴溪远小心地择着盘子里的鱼,“你留学的时候,转过学院,对吗?”

    “对。”

    裴溪远抬起眸子,黑沉沉的眼睛隔空注视着她的,“为什么?”

    反正不是因为你!

    沈宁在心中低语,脸上依旧表情平淡。

    “医学院那边心理学比较出色,后来我决定还是主攻外科,所以就申请了另一个学院的外科奖学金。”

    说到最后的时候,她控制不住地打了一个哈欠,连续的工作,现在已经是非常疲惫。

    裴溪远的视线扫过她明显布着血丝的眼睛,“吃完饭早点睡吧。”

    沈宁点点头,垂脸下去吃饭。

    灯光从头下投下来,映亮她的脸,裴溪远隔着屋子注视着吃饭的沈宁,心中满是平和。

    感觉到他的目光,沈宁微微抬眸。

    “我脸上有东西吗?”

    裴溪远并不回避她的目光,只是淡淡地扬起唇角。

    “有。”

    沈宁摸摸自己的脸,没有发现有什么异样。

    “有什么?”

    他在桌子那边,笑得优雅而温柔。

    “希望。”

    沈宁真得很想回他一个白眼,人却只是垂下脸去继续吃饭。

    学心理学的,果然都有点神经质!

    “沈宁。”裴溪远放下手中的饭碗,“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沈宁抬眸,询问地看向他。

    “什么忙?”

    “和我结婚。”

    沈宁垂下脸去,继续吃饭。

    然后就在心中下了定论,这位不是神经质是神经病!

    结婚还能帮忙,亏他想得出来!

    “我是认真的。”

    沈宁夹了一只虾。

    “我是卖线的。”

    裴溪远轻笑出声,“你比我想象的还有趣。”

    又来!

    “我记得我对你说过,有趣这种词,对我不是奉承。”

    对他说过?!

    裴溪远挑挑眉,心中生出一抹不悦。

    不用说,肯定是对另一个他说过。

    “那你喜欢男人夸你什么?漂亮……优雅……或者……”注意到她颊侧沾着的一根发丝,他伸手过来帮她把头发理开,“性感?”

    裴溪远并没有注意到,此时此刻,他所呈现出来的情绪和他的另一个人格几乎是相同的。

    “我吃饱了,麻烦你吃完之后收拾桌子,碗我明天洗。”

    沈宁放下手中的碗和筷子,起身离椅。

    裴溪远随着她站起身。

    “沈宁。”

    她停下脚步,转脸看过来。

    裴溪远站在桌子后面,一对墨眸深沉地注视着她的脸。

    “你不接受结婚的话,我们也可以先从交往开始……我的意思是说,我们可以先谈恋爱。”

    ……

    么

    …

第1977章 她家还是他家(2)    换上拖鞋,她迈步跟他进了厨房,只见裴溪远正套了手套将温在电磁炉上的汤煲端下来。

    厨房里,有淡淡的香味。

    那种感觉,很像是以前在北京的时候和爸妈一起住,回家时的感觉,老爸会笑着让她洗手,厨房里有人间烟火的味道。

    “让一让。”

    听到裴溪远的声音,沈宁这才回过神来,忙着让开道路,他就从她面前走过,将汤煲端到小餐厅。

    片刻又回来,从锅里取出温着的菜。

    “帮忙拿两副餐具。”

    裴溪远的声音响里来,一点也没有客气的意思,那姿态和语气,就好像她是客人。

    沈宁轻轻摇头,洗了手拿了碗和餐具出来。

    他伸过大手接过去,帮她盛了一碗汤。

    “先喝口汤,然后再吃饭。”

    沈宁入座,接过汤喝了一小口,汤水味道淡而醇,没有味精的味道。

    “你做的?”

    “是我让管家过来做的。”

    沈宁轻笑。

    果然,她就说,他这样的男人怎么看也是十指不沾阳春水,怎么可能会做饭?

    裴溪远将盛好的米饭送过来,自己坐到她对面,看着她的表情,他停下伸到一半的筷子。

    “没有经过你的允许就让我的管家过来做饭,对这件事情我很报歉。”

    “没关系。”沈宁耸耸肩膀,“替我往往你的管家,帮我收拾房间。”

    裴溪远可不想让蓝柏抢了自己的功劳,“房间是我和小庭收拾的。”

    沈宁送到嘴边的菜又垂了下去,抬起眸子疑惑地看向他,他帮她收拾房间?

    看出她眼中的怀疑,裴溪远淡淡开口。

    “收拾房间我还是会的。”

    “我没有怀疑您做家务的能力,我只是有点惊讶。”沈宁耸耸肩膀,“你还没有吃?”

    “在等你。”

    裴溪远语气自然之极。

    沈宁淡淡挑眉,继续吃饭。

    “我看了你在书上的一些分析。”裴溪远帮自己盛了半碗米饭,“你真得认为,双重人格可以合二为一吗?”

    她知道他指的是那本关于双重人格的著作,刚才她已经看到扉页。

    对于心理学,她一向很感兴趣,当时在心理学和外科方面也是做了很难的选择,最后才决定主攻外科。

    “为什么不可以?”沈宁夹了一块豆腐放到碗里,“大多数学者都认为,应该压制副人格,强化主人格,可是我觉得这样反而会适得其反。有许多案例,就是因为过度压抑,导致副人格大反扑,从而造成非常可怕的后果。我觉得,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人格,只不过有的人格比较弱,没有反应出来。看似善良的人会有邪恶的一面,看似淡定的人会有疯狂的一面。”

    “你也是吗?”裴溪远在桌子对面问。

    “讨论学术的问题,不要试着探究我的个人**。”沈宁拨了一口饭,慢慢地嚼完咽下,“所以,我个人认为,最好的不是压抑,而是平衡,为什么要不是黑就是白,就不能调和成灰色呢?”

    裴溪远点点头,“你对那本书的论点怎么看?”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