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纪念坐回自己的位子,也是拿过手机来拨通冷小邪的电话。

    电话响了三声,无人接听。

    她抬腕看看时间,正准备挂断的时候,冷小邪的声音已经在那头响起来。

    “今天下班这么早?”

    纪念的声音都里染着笑意,“没有啊,还没下班。”

    “什么好事,这么开心?”冷小邪感觉到她的情绪,笑着问道。

    纪念原本想要告诉他,想了想,又忍住,“哪有什么好事啊,就是想给你打个电话而已。”

    反正还有几天就回去,与其现在告诉他,不如给他一个大惊喜,就像是前几天他来看她一样。

    “等我一下。”电话那头,隐约传来开关门的声音,片刻之后,他的声音才继续响起来,“想我了?”

    “没有。”

    “没有打什么电话,那我挂了?”

    “挂就挂,再见。”

    嘴里这么说,二个人却谁都没挂电话。

    “你在忙什么呢?”纪念问。

    “刚刚在开小组会议,这两天有一个实战演习,我们要制定作战计划。”

    “这样啊,那你快去开会吧。”

    “没关系,马上就是晚饭时间,我让他们先去吃饭了。”

    “那你也快去呀,一会儿菜都凉了。”

    “菜凉了没关系,最重要的哄媳妇开心吗!”

    “德性。”纪念撇嘴,“有种你一天别吃饭。”

    冷小邪坏笑,“要是有小念念吃的话,两天不吃饭也没关系。”

    “无耻!”纪念脸上发红,偷偷看一眼许姐,见她还在忙着给女儿打电话,并没有注意到她的样子,这才稍稍放松,“好了,不和你说了,快去吃饭吧,我这还有工作呢!”

    “好,那我先去吃饭,晚上开完会再打给你。”

    “拜拜!”

    纪念将手机收线,看着屏幕上男人飞扬的笑容,她的脸上也是笑容盛开。

    上次好不容易见了一面,还以为下次再见要半年之后,没想到这么快就可以完成任务回国。

    想一想,三天后就能见到他,她只恨不得兴奋地大吼几声。

    哼哼!

    冷小邪,你就做好准备,等着本人从天而降吧!

    这么想着,她又给苏苏发了一个短信,向好朋友报告了自己要回国的消息。

    苏苏最近正忙着写毕业论东方文学网.east330.,天天忙得要死,大部分时间都泡在图书馆里,接电话不太方便。

    许姐挂断电话,看纪念已经开始整理资料,不由挑眉,“这么快就打完了?”

    “对啊。”

    纪念一笑。

    除了冷小邪和苏苏,她也没有什么要通知的人。

    刚说完,苏苏的电话已经打过来。

    “什么时候,几点的飞机,朕去给你接风洗尘。”

    “三天后。”

    “呃……我论东方文学网.east330.答辩,估计不能去机场。”

    “没关系,好好准备你的论东方文学网.east330.吧,我这边时间也不确定呢,到时候再联系。”

    “那好吧。”苏苏语气有些无奈,“这几天真是忙疯了,这样吧,等你回来之后我做东,请你吃顿大的。”

    “那就说定了,你伸着脖子等挨宰吧!”

    纪念笑着将电话挂断,深吸口气,沉下心来拿过桌上的资料,认真地整理起来。

    …

第1974章 超级男仆(2)    因为走得匆忙,沈宁并没有收拾东西,床被凌乱上面还丢着她脱下来的家居装。

    “裴叔叔,我们帮沈宁姐姐收拾房间吧?”慕云庭提议道,“等她晚上回来的时候,看到整个房间这么干净,一定会很高兴。”

    裴溪远点点头,“好。”

    脱掉西装,放到小沙发,他舒展一下手臂,拿过床上的衣服。

    这种事情,从小到大都是佣人帮他做,这还是生平中的第一次,动作显得有些笨拙。

    好在态度足够认真,两件衣服折得整整齐齐放在床侧,他又伸手帮她把床被整理好。

    生平第一次做这种家务,心中竟然有一种难得的平和感,仿佛整个人紧张的情绪都放松下来。

    那种感觉真得很好!

    “小庭,不如……我们帮沈宁姐姐来个大扫除吧?”

    “好!”小家伙挥着小拳头叫道,“我来擦桌子,叔叔拖地!”

    “好,记得小心点,不要弄坏东西。”

    “知道。”

    于是,二人说干就干。

    找抹布、拿拖把,一大一小两个男人热火朝天地忙活起来。

    ……

    ……

    南非。

    如往常一样,纪念一身警服坐在办公桌前,进行自己的工作。

    “小念!”脚步急响,许姐一脸喜事地从门外跑进来,“好消息。”

    纪念从电脑屏幕上抬起脸,“中大奖了,这么开心?!”

    “比中大奖还开心,我终于能回去看女儿了,你也能回去和咱们冷大将军团聚了!”许姐兴奋地拥住纪念的肩膀,“我们马上就要回国了!”

    “不会吧?”纪念有些不确定地抬起脸,“任务时间不是一年吗?”

    “上头工作安排有调动,我们所在的这个局要取消,然后重新分布警力,咱们这些人就用不着了。”许姐抬手抹抹眼睛,看着手机上女儿的相片,“快八个月了,我女儿不知道还认不认我。”

    纪念正要起身安慰,局里的黑人警司已经走进来。

    “许、念……我们这个局马上要合并取消,这三天时间,你们把自己的工作整理一下准备交接,三天之后,我们会安排你们回画。”

    “万岁!”

    纪念与许姐对视一眼,同时张开双臂拥抱对方,用中东方文学网.east330.欢呼出声。

    背景离乡,谁不想家,谁不想念家里的亲人和爱人。

    工作是工作,可是在私人感情上,回家绝对是一件值得兴奋的大事。

    黑人警司看着二人兴奋的样子,扬唇露出一口白牙。

    “说实话,真舍不得你们呀!”

    许姐和纪念松开对方,笑着看向他,走过来与对方拥抱。

    一起工作了半年多,自然也有感情,现在一说要走,二人兴奋的同时,当然也有不舍。

    “好。”黑人警司直起身子,“那你们就尽快把手头的工作处理一下,向我们的人交接一下。”

    “是!”

    二人同时站直身子,向他敬了一个礼。

    黑人警司笑着回礼离开,二人看看对方,再次拥在一起,又是叫又是笑,就像两个兴奋的孩子。

    片刻之后,许姐松开她,取出手机就开始拨电话。

    “我要给我女儿打电话,告诉她这个消息。”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