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水晶到底是怎么到了沈宁的手里,他无从知晓,他虽然知道另一个人格的存在,也试着与他沟通过,也曾经数次自我催眠,想方设法融合二人的记忆,好让自己变成一个完整的自己。

    这些年来的努力,已经有了不少的进展,可是依旧不是全部。

    这两年来,他的隐性人格基本上都没有出现过,一度他甚至都认为自己已经恢复。

    这一次,就是因为慕云庭父亲的死,再加上他的离家出走,引起他的情绪波动,才让隐性人格又开始蠢蠢欲动。

    当然,这并不是让他最气愤的,最气愤的事情是那个家伙这一次太过分了。

    另一个他出现的时候,经常会去喝酒喝到烂醉,这一次,他竟然去玩一*夜情。

    而且,对象竟然是沈宁。

    【想想裴爷吃自己的醋也是醉了,第一次尝试写这种设定,因为公子不是专业的心理学人士,写得不专业各位见谅】

    他心中气愤,两只手掌握紧,因为过度用度,手指关节都是一阵噼啪作响。

    一旁,小家伙慕云庭看着裴溪远的样子,不由害怕地退后一步。

    “裴叔叔,你没事吧?”

    裴溪远放松下来,歉意地看向有点怯意的小家伙,安慰地笑着抚住他的小肩膀。

    “报歉,小庭,是不是吓到你了?”

    “裴叔叔。”慕云庭微皱着小眉毛看着他,“你要是能一直这么温柔就好了。”

    裴溪远点点头,“我尽量保持。”

    他知道,自己的性格中有阴暗暴躁的一面,平日里也是努力控制和压抑,只是有的时候还是难免失控。

    “算了。”慕云庭扬扬唇角,“我不和你一般见识。”

    裴溪远失笑,“这么说,是你让着我?”

    “当然了。”慕云庭小大人似地拍拍他的肩膀,“沈宁姐姐说了,男人越大越幼稚,我们互相包容就好了。”

    “好。”

    裴溪远笑着站起身。

    这个沈宁,影响力真是非同寻常。

    这才几天功夫,小东西已经开口沈宁姐姐,闭口沈宁姐姐,她说的每一句都是圣旨一样。

    以后,如果她和他在一起,他会不会也会张口沈宁,闭口沈宁呢?

    想到那画面,他不自觉地放松下来,脸上笑意放大。

    “小庭?!”

    说曹操曹操到。

    裴溪远还在暗自憧憬,书房的门已经被沈宁推开。

    看到门内向她转过脸来的裴溪远,沈宁不由愕在当场。

    她身上只套了一套淡白色的家居装,领口开得很大,一侧衣领微歪着,露出半边肩膀和一弯锁骨。

    长发微乱,颊上还有睡觉时留下来的微微潮红。

    一对眼睛刚刚睡醒,水色丰沛地有些迷离。

    与他之前见过她时,总是一幅素淡静默的感觉有些许不同,多了几分小女人的慵懒。

    目光落在她的脸上,裴溪远露出笑脸。

    “冒昧来访,请你不要介意。”

    属狗皮膏药的,甩都甩不掉?

    沈宁抬手理了理微乱的头发,“小庭,去收拾你的行李,既然裴叔叔来接你,你就跟他回去吧。”

    …

第1970章 一直这么温柔(1)    收回按在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上的手指,裴溪远转身走到书架边,视线扫过架子上的书。

    书架上的书按类分开,非常整齐,有不少专业著作。

    这其中,除了脑外科和外科方面的书之外,甚至还有不少心理学方面的书籍,这些书籍他基本上都读过。

    “学外科的竟然喜欢心理学,看来你果然是理性与感性并存的性格。”裴溪远向侧迈了一步,注意到架子上那本英东方文学网.east330.的《自我催眠在治疗双重人格上的应用》,他轻轻挑眉,将书从架子上抽下来。

    书页上,写着作者的名字——p。y。

    裴溪远轻扬唇角。

    这是他用笔名出版的著作,没想到她竟然也看过。

    他随手翻开书页,只见不少页面上有手写的字迹,上面写着沈宁对于他所写的理论上的一些讨论与分析。

    他起初只是好奇地看,看着看着就发现她在这方面有着独道的见解。

    原本以为她学心理学就是学着玩,现在看来是他错了,她在心理学上的造诣似乎比他想象的要高得多。

    桌上,闹钟想起。

    慕云庭看看屏幕上打到一半的**oss,虽然有些舍不得,还是关掉了电脑。

    沈宁对他说过,不管他长大是想当医生还是警察,都要保护好眼睛,游戏时间绝对不能超过半个小时。

    为了让他学会自制,她制意给他准备了这个小闹钟。

    这两天,慕云庭已经养成习惯,玩游戏和看电视之前,都会把闹钟定好,到时间就关掉闹钟。

    从电梯椅上站起身,慕云庭迈着小碎步来到裴溪远身侧,看看他手中的书。

    “心理学?!……你还真是和沈宁姐姐一样,都喜欢心理学……对了,裴叔叔,你知道吗,沈宁姐姐也有一个和你一样的水晶球哟!”

    水晶球?!

    裴溪远合拢手中的书,“和我的一样?”

    慕云庭点点头,“对啊,一样的颜色,也有链子。”

    裴溪远将书放回书架,“你在哪儿看到的?”

    “就在姐姐床边柜子的抽屉里。”慕云庭答。

    看来,那只水晶球真得是被她拿走了。

    从眼下的情况来看,裴溪远已经完全确定,那天晚上住在那间总统套房的人,应该就是她。

    而且,那还是她的第一次。

    “混蛋!”

    裴溪远低骂出声。

    慕云庭不解地看着他,“我……我做错什么了吗?”

    “不!”裴溪远安慰地摸摸他的头,“我不是说你,我是说……我自己。”

    早在数年之前,他就知道自己拥有双重人格,试过各种方法治疗无效,他索性想办法自医,亲自去学习心理学。

    在这方面,他进行了非常多的研究,在美国开设工作室之后,也治愈了不少的患者。

    可惜,医者难自医。

    这些年来,他已经渐渐地控制住另一个人格出现的频率,却并不能将这种情况完全杜绝。

    一旦他的情绪出现大的波动,隐性人格出现的几率也就越高。

    那只水晶球是他费了很多的心思找回来的天然蓝水晶,那块水晶的磁场让他感觉非常舒服,他几乎会一直带在身上。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