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他轻移鼠标,进入网页,一张照片,立刻就出现在他的视野之中。

    那是沈宁的照片,他一眼就认出是那个和他两次同乘电梯的女孩子。

    “是她!”

    裴溪远将网页下滑,下面有沈宁的资料。

    看到上面“纽约医学院”几个字,他的眉尖急急一跳。

    将网页重新移上来,他将上面的照片放大,仔细端倪许久。

    最后,抬起手掌,挡住沈宁的上半张脸,注视着那似曾相识的下巴和唇角,裴溪远缓缓地收回手掌。

    “原来你就是沈宁!”

    此时,车子已经驶到医院附近,裴溪远目光深沉地合拢手中的电脑,“靠边停车。”

    蓝柏停下车子,他将电脑放到椅座上,推开车门。

    “你先回去,不用等我。”

    说完,裴溪远迈步走进医院。

    来到住院楼附近,他抬腕看了看表。

    八点05分,这个时候,早晚班应该在交接,裴溪远停下脚步走到稍远处的僻静处,静静等待。

    他的身份特殊,这样上去找她,只怕会给她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时候不大,一个熟悉的身影就走进他的视线,只是看了一眼,裴溪远就认出那是沈宁。

    看着她走向停车场的方向,他迈步跟过来。

    “想吃什么?”沈宁正在给慕云庭打电话,并没有注意到身后跟着她的男人。

    “可以吃快餐吗?”

    “那个太不健康了,不过……偶尔一次也是可以的。”

    “姐姐万岁。”

    沈宁轻扬唇角,“那好……一会儿见。”

    她收起手机,从包里取出车钥匙,车钥匙上勾着一只笔,啪得一声,笔落到地上。

    她弯身去捡,却发现面前不知何时已经站了一个男人。

    男人身上套着淡灰色西装,就站在她面前不足三步之处,是裴溪远。

    沈宁挑眉。

    这个家伙还真是阴魂不散!

    裴溪远观察着眼前沈宁的表情,温和开口,“我可以叫你沈宁吗?”

    沈宁怔了两秒,目光扫过远处走过来的医院同事,她转身拉开车门。

    “上车吧!”

    昨天的怒意退去,现在她已经冷静下来,意识到自己昨天晚上有点失态,已经过去七年的事情,何必纠结。

    她现在需要和他谈的是慕云庭,而不是那个什么化装舞会。

    裴溪远听到她请他上车,稍稍有些意外,还是迈步走过来,坐到副驾驶座上。

    沈宁平静地启动车子,将车开出停车场。

    “小庭在我那里。”

    裴溪远一脸惊讶。

    “不过我答应他,让他再多住两天,今天还有一天。”沈宁将车子拐进快车道,“明天上午我会把你送给你。”

    “谢谢你照顾他。”裴溪远道。

    如果沈宁是想拐走慕云庭,不可能主动告诉他这些,裴溪远不难想到,她一定是本着帮忙的想法,才将小家伙带回家。

    取出手机,他直接拨了一个电话给蓝柏。

    “孩子找到了,通知警方撤案。”

    只说了这一句,他就挂断电话。

    这时,沈宁已经将车子开到一家肯德基门外。

    …

第1964章 不算是陌生男人(2)    裴溪远皱眉,忙着跑到自己的车上,追在她的车后。

    怕她发生意外,又不敢跟得太紧。

    一路看着她驶进医院大门,走进住院楼,他小心翼翼地跟着她下楼,来到脑外科病房。

    “沈主任,您回来了!”

    护士看到沈宁,笑着和她打招呼。

    “恩。”

    沈宁淡应一声,走进办公室。

    裴溪远站在走廊拐角,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办公室内,转身下楼。

    回到车上,他迅速取出笔来,在手掌上写了几行字,这才将车子掉头,离开医院。

    六楼,脑外科病房办公室。

    沈宁坐在椅子上,侧脸注视着窗外的夜景,思绪却不自觉地飘回到七年前的那个舞会。

    当时她拒绝了“海盗”的邀请,他却并不肯离开,不仅大胆地强吻她,最后更是摘掉她脸上的面具。

    她被对方烦得要命,夺回面具跑到洗手间洗了把脸,准备借机逃走,哪想又被同学拉回舞会。

    那是最后的一支曲子,将会决定出谁是那一晚的舞会之王。

    她站在舞池里准备离开的时候,有人抓住她的手掌,竟然又是那个海盗。

    不同于刚才的大胆,眼前的男人显得彬彬有礼,当时大家都在起哄,她也不好甩手走掉,就勉强和他跳了一支舞。

    那支舞,二人配合默契,最后竟然力敌所有的对手,选为当晚的最佳舞伴。

    二人一起到台上领奖,当时他将奖杯放到她的手上,舞会散场之后,二人坐在河边聊了许久。

    她一向不是多话的人,却觉得和他似乎有聊不完的话题,很是投机。

    午夜时分,他郑重向她表白,要她做他的女朋友,当时他指着树边的一棵橡树对她说。

    “如果你觉得有可能,明天就到这里等我,到时候,我们再来看看彼此到底是什么样子。”

    第二天,她在树下等了整整24小时,他却始终再没有出现。

    那一年,沈宁18岁,这件事是她的秘密,没有任何人知道,包括冷小野。

    那天晚上,她第一次对一个男人动心,却在24小时之内被对方击得支离破碎。

    几天后,她转学到新的学府深造,这件事情也就成为过去。

    ……

    “沈主任,14床的病人有点血压升高。”

    同事的呼声将沈宁的思绪拉回现实,站起身,她忙着冲出办公室。

    ……

    ……

    第二天一早,裴溪远从床上清醒过来。

    起床走进洗手间,伸手拿过牙膏的时候,一眼就看到手掌上的字迹。

    他挑眉,抬起手掌,只见上面写道。

    “xx医院六楼脑外科病房,沈宁。”

    沈宁?!

    裴溪远皱着眉,片刻之后,他迅速地洗漱,穿好衣服走出房门。

    楼下,蓝柏已经准备好早餐。

    “裴先生,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谈一下你的病情。”

    “拿上电脑,跟我去医院。”裴溪远急声下令,“我找到沈宁了。”

    蓝柏一惊,忙着提着放在一旁的电脑,跟着他跑出来。

    开车,裴溪远就拿过电脑,从里面调出医院的网站,进入脑外科。

    网页上,显示着脑外科的几位主要大夫的资料,第一位就是脑外科主任沈宁。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