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这时,沈宁已经将温柔塞进后车座,正绕过来坐进驾驶座。

    灯光映出她的侧脸,裴溪远唇角轻扬。

    “沈宁,好巧。”

    启动车子,沈宁将车子开出停车位,驶上车道。

    一路将温柔送回她家,将她安顿好,又喂她喝了一杯果汁,看着那家伙在枕上睡着,她叹了口气,重新下楼。

    一出楼门,就见自己的白色福克斯上靠着一个男人。

    灯光下,男人唇角微扬,笑得邪魅莫测。

    “沈宁,你让我好等。”

    裴溪远?!

    沈宁微皱着眉,走下台阶,上下打量他一眼。

    “你跟踪我?”

    “碰巧看到你,和你打招呼没理我,我只好追过来。”裴溪远站直身子,墨眸微眯着斜睨着她的脸,手伸过来,拂掉她脸上沾着的几根乱发,“想我了吗?”

    沈宁挑眉,然后淡笑。

    “我想你是误会了,那天晚上不过就是偶然事件,我不想和你有什么瓜葛,你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就好了。”

    白天对她爱理不理,晚上又来跟踪她。

    她可不像他那么有闲,玩这种无聊游戏。

    解开车锁,她绕过车头,坐进驾驶座,还未坐稳,副驾驶座的门已经被他拉开,然后男人就一点也不客气地坐进来。

    沈宁侧脸,看着懒洋洋将头枕在脑后的男人。

    “下车。”

    裴溪远侧过身来,凑到她的面前,沈宁下意识地向后退了退。

    他轻笑,“害怕我吻你吗?”

    沈宁抿抿唇,转过脸注视着车子前方,“我还要回去工作,请你下车。”

    “怎么,生我的气了?”裴溪远轻轻叹了口气,“你不懂的,我不是随时可以出来,不过我很开心一出来就碰到你……”

    沈宁满心无奈地转过脸,“你到底想干什么?”

    “陪我喝一杯,好吗?”裴溪远注视着她的眼睛问,“如果你怕喝醉,我们喝咖啡也可以,地方你选……如果你担心我对你图谋不轨,我们可以找一个人多的广场,或者找一个警局门口,你随便叫一声help,就会有人出来救你。”

    男人的黑眸里,染着一抹寂寞。

    “我只是……想要找个人陪我呆会儿。”

    他这个样子,不答应他肯定不会下车,她总不能直接将他带回医院。

    如果被别人看到她与这位**oss纠缠不清,后面会有数不尽的麻烦,而且……关于慕云庭的事情,她原本也打算是不是要与他交待一下。

    虽然这样的时机并不太对,不过既然他找上门来,就干脆把事情向他说一下,以免发生什么误会。

    想到这里,沈宁轻轻点头。

    “好吧,一杯咖啡。”

    她坐直身子,启动汽车,身边的男人却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姿态,她伸手过去换挡的时候,手掌都碰到他的。

    男人袖口卷起,露出小臂,肌肤相触传来异样触感。

    沈宁微皱眉,“坐好,我要开车了。”

    身侧传来他撩人轻笑,“你好像很紧张。”

    她耸耸肩不置可否。

    颊侧,温热呼吸靠近,沈宁下意识地转脸,脸刚转过来,唇已经被他封住。

    ……

    ……

    么<!–章节内容结束–>

    …

第1961章 沈宁,好巧(2)    <!–章节内容开始–>现在已经是正式的挂牌律师,这几年这丫头一直乖得很,工作上也是十分努力,这回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沈宁朋友不多,屈指可数的就是两个,却都是可以插刀换命的朋友。

    除了冷小野,就是一个温柔。

    这丫头现在厉害的很,如果不是事情紧急,是绝对不可能打电话向她求助的。

    一路将车开出医院,沈宁直奔mook酒吧。

    一进门,就见灯红酒绿,人声喧闹。

    她环视四周一圈,在一处卡座里看到只套着一件白衬衣的温柔,一只抓着酒瓶,另一只手就指着对面的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

    “第十瓶!”

    说完,温柔抬手将酒瓶送到嘴边,一口气就将里面的酒水一口喝干。

    卡座里的几个男人都笑着鼓掌欢呼,坐在她对面的那个男人就笑着凑到她身侧。

    “温律师,这回我是真服了,喝这么多累了吧,走……咱们找个地方休息休息,别理他们。”

    男人的手伸向温柔的腰,不等他手伸过去,一只手掌已经伸过来,抓住他的胳膊将他从温柔身边隔开。

    男人转过脸,只见一个套着灰色风衣的女孩子,不知何时已经站到温柔身侧。

    “小柔,跟我走。”

    “喂,你谁啊?”

    几个男人这回就是想把温柔灌罪,好借机上手,哪想眼看得手杀出这位。

    “什么谁呀?”温柔抬手圈住沈宁的颈,“这是我姐们,告诉你们,她可是用刀的好手,一个个躺着点啊……要不然,全把你们阉了!好了,各位拜拜!”

    另一个男人的目光在沈宁身上转了两圈,落上她的脸上,“别走啊,既然是你的朋友,大家留下来一起玩玩吗?”

    “就是,大家一起玩吗?”另一个男人也随之附和。

    “我们还有事,不忙了。”沈宁波澜不惊地推开男人伸过来的手掌,拿起温柔的手包,“走啦!”

    “想走也行。”一个男人不甘心地挡在她面前,“喝了这个!”

    沈宁看看他手中的酒,伸手从口袋里取出手机,直接按下110。

    “喂,这里是mook酒店,我要报警。”

    “没劲!”

    一看她报警,男人撇嘴退到一边。

    沈宁就扶着温柔离座,迅速走出酒吧门外。

    被门外的风一吹,温柔立刻就冲到路边,呕吐起来。

    沈宁送到纸巾和矿泉水,“你说你这是何苦呢?”

    温柔接过矿泉水来漱了漱口,“我被别人给陷害了,说是给我介绍客户,谁想到是对方是个拉皮条的。”

    “好点没有?”沈宁帮她理开乱发,“好点我送你回家。”

    温柔晃晃悠悠地站起身,抬手拥住她的肩膀。

    “沈宁,你知道吗……这天底下我谁都不服……我就服你……牛……”温柔向她送到一根手指,“宁爷……这个!”

    “少说两句吧,一会儿把我也熏醉了。”

    “沈宁,我爱你!”温柔嘻嘻哈哈地笑着,“我告诉我……我要是男人……我……我非娶你当……当老婆……”

    不远处,宝蓝色跑车边,刚刚走下来的裴溪远听到沈宁二字,立刻转脸。<!–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