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现在已经是正式的挂牌律师,这几年这丫头一直乖得很,工作上也是十分努力,这回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沈宁朋友不多,屈指可数的就是两个,却都是可以插刀换命的朋友。

    除了冷小野,就是一个温柔。

    这丫头现在厉害的很,如果不是事情紧急,是绝对不可能打电话向她求助的。

    一路将车开出医院,沈宁直奔mook酒吧。

    一进门,就见灯红酒绿,人声喧闹。

    她环视四周一圈,在一处卡座里看到只套着一件白衬衣的温柔,一只抓着酒瓶,另一只手就指着对面的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

    “第十瓶!”

    说完,温柔抬手将酒瓶送到嘴边,一口气就将里面的酒水一口喝干。

    卡座里的几个男人都笑着鼓掌欢呼,坐在她对面的那个男人就笑着凑到她身侧。

    “温律师,这回我是真服了,喝这么多累了吧,走……咱们找个地方休息休息,别理他们。”

    男人的手伸向温柔的腰,不等他手伸过去,一只手掌已经伸过来,抓住他的胳膊将他从温柔身边隔开。

    男人转过脸,只见一个套着灰色风衣的女孩子,不知何时已经站到温柔身侧。

    “小柔,跟我走。”

    “喂,你谁啊?”

    几个男人这回就是想把温柔灌罪,好借机上手,哪想眼看得手杀出这位。

    “什么谁呀?”温柔抬手圈住沈宁的颈,“这是我姐们,告诉你们,她可是用刀的好手,一个个躺着点啊……要不然,全把你们阉了!好了,各位拜拜!”

    另一个男人的目光在沈宁身上转了两圈,落上她的脸上,“别走啊,既然是你的朋友,大家留下来一起玩玩吗?”

    “就是,大家一起玩吗?”另一个男人也随之附和。

    “我们还有事,不忙了。”沈宁波澜不惊地推开男人伸过来的手掌,拿起温柔的手包,“走啦!”

    “想走也行。”一个男人不甘心地挡在她面前,“喝了这个!”

    沈宁看看他手中的酒,伸手从口袋里取出手机,直接按下110。

    “喂,这里是mook酒店,我要报警。”

    “没劲!”

    一看她报警,男人撇嘴退到一边。

    沈宁就扶着温柔离座,迅速走出酒吧门外。

    被门外的风一吹,温柔立刻就冲到路边,呕吐起来。

    沈宁送到纸巾和矿泉水,“你说你这是何苦呢?”

    温柔接过矿泉水来漱了漱口,“我被别人给陷害了,说是给我介绍客户,谁想到是对方是个拉皮条的。”

    “好点没有?”沈宁帮她理开乱发,“好点我送你回家。”

    温柔晃晃悠悠地站起身,抬手拥住她的肩膀。

    “沈宁,你知道吗……这天底下我谁都不服……我就服你……牛……”温柔向她送到一根手指,“宁爷……这个!”

    “少说两句吧,一会儿把我也熏醉了。”

    “沈宁,我爱你!”温柔嘻嘻哈哈地笑着,“我告诉我……我要是男人……我……我非娶你当……当老婆……”

    不远处,宝蓝色跑车边,刚刚走下来的裴溪远听到沈宁二字,立刻转脸。<!–章节内容结束–>

    …

第1960章 沈宁,好巧(1)    <!–章节内容开始–>抬手按按有些闷疼的太阳穴,裴溪远起身上楼回到寝室,拉开抽屉取出药瓶,倒了两粒安眠药到嘴里,拿过水杯服下药粒。

    到浴室冲了一个澡,他套着睡袍回来躺到枕上,关掉台灯。

    片刻之后,药力发挥作用,他渐渐睡实。

    然而,这种情况并没有维持太久,他已经睁开眼睛,坐直身子。

    打开台灯,伸了一个懒洋,他轻扬唇角露出一个邪魅微笑,起身走到衣柜边。

    白衬衣,淡灰色毛衣外套,牛仔裤……

    最后,他从抽屉里取出一款运动手表戴到腕上,快步下楼,他勾起车钥匙走出房门。

    片刻之后,宝蓝色跑车呼啸着驶出车库。

    跑车离开之后不久,一辆黑色奔驰车就驶到别墅门口,蓝柏下了车打开门走进别墅。

    注意到门廊里随意丢着的拖鞋,他微微皱眉,快步来到楼上。

    卧室的门大开着,蓝柏急步走过去,床上床被松散,并没有裴溪远的影子。

    蓝柏的眉顿时皱起来,忙着取出手机拨通裴溪远的电话。

    片刻,手机接通,铃声从抽屉里传出来,他走过去拉开抽屉,果然见裴溪远的手机放在里面。

    “该死!”

    蓝柏低骂一声,转身冲出别墅,启动车子驶出小区。

    ……

    ……

    医院,脑外科病房。

    沈宁微笑着帮病房上的病人拉拉被子,“许大妈,您恢复得很好,再观察两三天,没有什么情况就可以出院了。”

    “谢谢你啊沈大人。”许大妈伸手拿过一个桔子,“吃个桔子,这是我儿子从我们老家带回来的,照你们城里人说的话就是……那个有鸭还有有鹅来着?”

    “有机吧?”沈宁笑问。

    “对对对,有鸡有鸡,我们家开着一个养鸡场,鸡多着呢,下回让我儿媳妇给你带点柴鸡蛋。”

    “您的心意我领了,鸡蛋就算了。”沈宁将桔子放回桌上,拿过笔在医嘱上记了几个数据,“那您早点休息,我去看看别的病人。”

    从许大妈的病房里走出来,沈宁又将几个病房全部巡视一圈,回到办公室正拿过杯子准备喝一口水,口袋里的手机已经嗡嗡地震动起来。

    屏幕上,显示着温柔的电话号码。

    “喂。”沈宁啜了一口绿茶,“温大律师,有何指教?”

    “别废话,赶紧过来,救场如救火。”

    “我这上班呢。”

    “我不是和你开玩笑,mook酒吧,快点过来,要不然姐今晚就**了,我最多再挺半个小时。”

    不等沈宁回应,那头的电话已经断了。

    沈宁皱眉轻吁口气,迅速脱下身上的白大褂,抓过大衣提在手里,抓着手包来到隔壁的房间,向值晚班的另一位大夫交待几句,她急急地冲出大门。

    温柔曾经是她的病人,姓温如柔,性格却是火爆胜辣椒,六年前上大一的时候因为和人打架脑外伤入院,在阎王爷那里走了一趟。

    那次之后,她改邪归正,拼了两年拿下法学学位,又考了律师资格证,与沈宁也从医患发展成好友。<!–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