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抬手按按有些闷疼的太阳穴,裴溪远起身上楼回到寝室,拉开抽屉取出药瓶,倒了两粒安眠药到嘴里,拿过水杯服下药粒。

    到浴室冲了一个澡,他套着睡袍回来躺到枕上,关掉台灯。

    片刻之后,药力发挥作用,他渐渐睡实。

    然而,这种情况并没有维持太久,他已经睁开眼睛,坐直身子。

    打开台灯,伸了一个懒洋,他轻扬唇角露出一个邪魅微笑,起身走到衣柜边。

    白衬衣,淡灰色毛衣外套,牛仔裤……

    最后,他从抽屉里取出一款运动手表戴到腕上,快步下楼,他勾起车钥匙走出房门。

    片刻之后,宝蓝色跑车呼啸着驶出车库。

    跑车离开之后不久,一辆黑色奔驰车就驶到别墅门口,蓝柏下了车打开门走进别墅。

    注意到门廊里随意丢着的拖鞋,他微微皱眉,快步来到楼上。

    卧室的门大开着,蓝柏急步走过去,床上床被松散,并没有裴溪远的影子。

    蓝柏的眉顿时皱起来,忙着取出手机拨通裴溪远的电话。

    片刻,手机接通,铃声从抽屉里传出来,他走过去拉开抽屉,果然见裴溪远的手机放在里面。

    “该死!”

    蓝柏低骂一声,转身冲出别墅,启动车子驶出小区。

    ……

    ……

    医院,脑外科病房。

    沈宁微笑着帮病房上的病人拉拉被子,“许大妈,您恢复得很好,再观察两三天,没有什么情况就可以出院了。”

    “谢谢你啊沈大人。”许大妈伸手拿过一个桔子,“吃个桔子,这是我儿子从我们老家带回来的,照你们城里人说的话就是……那个有鸭还有有鹅来着?”

    “有机吧?”沈宁笑问。

    “对对对,有鸡有鸡,我们家开着一个养鸡场,鸡多着呢,下回让我儿媳妇给你带点柴鸡蛋。”

    “您的心意我领了,鸡蛋就算了。”沈宁将桔子放回桌上,拿过笔在医嘱上记了几个数据,“那您早点休息,我去看看别的病人。”

    从许大妈的病房里走出来,沈宁又将几个病房全部巡视一圈,回到办公室正拿过杯子准备喝一口水,口袋里的手机已经嗡嗡地震动起来。

    屏幕上,显示着温柔的电话号码。

    “喂。”沈宁啜了一口绿茶,“温大律师,有何指教?”

    “别废话,赶紧过来,救场如救火。”

    “我这上班呢。”

    “我不是和你开玩笑,mook酒吧,快点过来,要不然姐今晚就**了,我最多再挺半个小时。”

    不等沈宁回应,那头的电话已经断了。

    沈宁皱眉轻吁口气,迅速脱下身上的白大褂,抓过大衣提在手里,抓着手包来到隔壁的房间,向值晚班的另一位大夫交待几句,她急急地冲出大门。

    温柔曾经是她的病人,姓温如柔,性格却是火爆胜辣椒,六年前上大一的时候因为和人打架脑外伤入院,在阎王爷那里走了一趟。

    那次之后,她改邪归正,拼了两年拿下法学学位,又考了律师资格证,与沈宁也从医患发展成好友。<!–章节内容结束–>

    …

第1959章 为什么跟着我?(7)    <!–章节内容开始–>“你昨天还说要当医生。”沈宁笑着说道。

    小家伙想了想,“那我当法医好了,又是警察,又是医生。”

    沈宁轻笑出声,突然想到一件事情。

    如果说裴溪远是他父亲的好朋友,那么,他是不是有可能知道小家伙母亲的事情呢?

    或者,这对于找到慕云庭的妈妈,会有所帮助。

    想到这里,她坐到椅子上,拉住小家伙的手掌。

    “小庭,现在李叔叔已经答应帮忙帮你找妈妈,你是不是也该回到裴叔叔那里呢?”

    “可是……我还不想回去。”

    “小庭。”沈宁正色开口,“你仔细想想,裴叔叔是你爸爸的好朋友,他一定知道你妈妈的事情,或者,我们可以从他那里得到一些消息和线索,这样就能更快地找到你妈妈了。”

    慕云庭摇头。

    “不会的,裴叔叔说不让我找妈妈。”

    “为什么?”沈宁问。

    “我也不知道。”小家伙一脸沮丧,“他说妈妈已经死了,可是我知道,他在说谎,妈妈肯定没有死,他就是不想让我找到他。姐姐……”他拉住沈宁的手掌,“你就让我再住两天,就两天,如果两天李叔叔还没有消息的话,我就回去,求求你!”

    “不许反悔。”

    “恩!”

    沈宁一笑。

    “好,那就再和姐姐住两天。”

    小家伙展颜,凑过来在她脸上吧唧亲了一口,小胳膊就抱住她的脖子。

    “姐姐你真好,你不要找男朋友了,等我长大了娶你。”

    沈宁轻笑出声,“等你长大了,姐姐都老了,你哪里还会看得上我?”

    “不会的,姐姐不会老。”

    “就你嘴甜。”伸手拥住小家伙的腰,沈宁笑着在他背上轻轻拍了拍,“放心吧,就算你回去之后,姐姐也会和你保持联系,做你的好朋友,好不好?”

    “好!”

    ……

    ……

    入夜,别墅内。

    裴溪远坐在沙发上,微微抬着眉毛。

    沙发前,站着助理莉亚。

    “对不起,裴先生。”莉亚的声音都在颤抖。

    因为蓝柏一个人忙不过来,裴溪远才又找了一个女助理,莉亚跟在他身边还不到一个月,对这个看上去温润,实际上苛刻的老板也是十分地畏惧。

    蓝柏走过来,将热牛奶放在裴溪远面前,“先生,这不是莉亚的错。”

    裴溪远轻吸口气,向莉亚轻轻挥手,温和开口,“你也忙了两天了,回去休息一下吧,蓝柏,你去报警。”

    慕云庭身份特殊,他并不希望小家伙失踪的事情扩散出去,以防止有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这件事情借题发挥。

    只是这么久了,还找不到小家伙,他到底也是不放心,警方可以拿到更多的一手资料,也许会有帮助。

    蓝柏起身,走向门外。

    “蓝伯。”裴溪远抬起脸,“我的水晶球呢?”

    蓝柏皱眉,“从美国回来我收拾行李的时候就没有看到,不在您的身上,不会是丢了吧?”

    “算了,你先去吧!”

    裴溪远向他摆摆手,蓝柏离开,他就皱眉回忆,想了许久,关于水晶球的记忆还只是停留在在美国的时候。

    ……

    ……

    么<!–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