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屏幕显示:李队长。

    沈宁忙着将电话接通。

    “李队,您好。”

    “沈小姐是吧,我现在已经在上海,刚好现在有空,你之前不是说事情吗,现在方便见面吗?”

    “您现在在哪儿?”

    人家主动打电话过来,沈宁怎么也不好拒绝,对方道出一个地址。

    “好的,我们大概四十分钟左右能到。”

    于是,她重新换好衣服,带着慕云庭走出房门。

    “走吧,我们先去见见这位警察叔叔,看他能不能帮到你。”

    ……

    ……

    裴家大宅。

    裴溪远迈步上楼,将所有的房间都看了一遍,并没有发现慕云庭的身影。

    “少爷,您要喝点什么吗?”

    丽姐跟在他身后,殷勤地询问。

    他数年不归,这次回来,连丽姐都有些惊喜。

    “不用。”

    “少爷,您……是不是在找什么呀?”丽姐问。

    裴溪远顿步转身,“丽姐,这两天,你没有见过一个小男孩,五六岁,长得挺漂亮的。”

    “男孩?”丽姐摇头,“除了钟小姐,家里这几天没有来过客人。”

    说话音,门铃响起。

    “我先去开门。”丽姐跑下楼打开房门,见到站在门外套着一身鹅黄色衣裙的钟意,她立刻就笑着将对方迎进来,“钟小姐,快请进。”

    钟意将手中提着水果送到她手里,“我看外面停着车子,是来客人了吗?”

    丽钟压着声音,指指楼上,“少爷回来了。”

    “真的?”钟意的脸上露出欣喜的神色,“我上去看看他。”

    “去吧,我去给你们沏茶。”丽姐提着水果走进厨房,钟意就走向楼梯的方向,刚刚走到楼梯下,就见裴溪远正从楼下走下来。

    “溪远。”她笑着开口,“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

    “怎么也不打个电话给我呀。”

    裴溪远淡淡地扬扬唇角,“忙忘了。”

    钟意眼底闪过一抹黯然,“裴叔叔叫我过来,不知道是有什么事情,你知道吗?”

    裴溪远轻轻摇头,“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着,他就迈步从她身侧走过来。

    “溪远!”

    钟意急忙唤住他。

    “有事?”

    裴溪远在楼梯下停下脚步。

    “画室里新到了一批作品,什么时候去看看,也许有你喜欢的?”

    “不用了,你也知道,我对艺术品鉴赏一向不在行。再见。”

    裴溪远穿进门廊,拉开门。

    门外台阶上,裴东晟正在助理的搀扶下走上台。

    看到父亲,裴溪远停下脚步。

    “小庭在哪儿?”

    “慕云庭?”裴东晟微皱眉打量着儿子,“我还没有卑鄙到那个地步。”

    “真得与你无关?”

    “哼!”裴东晟轻哼,“跟我上楼。”

    “裴叔叔。”钟意走过来向他打招呼。

    “小意啊,你先等一会儿,我和小远说几句话,丽姐,帮小意倒茶来。”

    裴东晟迈步走向楼梯,裴溪远抿了抿唇,跟着他一起上楼。

    父子二人一先一后地走进书房,裴东晟刚刚在窗侧转过脸,裴溪远已经开口。

    “如果你是想让我和钟意结婚的话,您还是不要说了,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如果我答应,我就是害了她,她是您好朋友的女儿,您也不希望她跳进火坑。”<!–章节内容结束–>

    …

第1956章 为什么跟着我?(4)    <!–章节内容开始–>裴东晟皱着眉,“小意哪里不好吗?你们二个,关系不是一直很好吗?”

    “她很好,我们两个的关系也确实还可以,但是……那和爱情无关。”

    “爱情?”裴东晟深吸口气,“你是学心理学的,你应该明白,那东西不过就是一时冲动而已。”

    裴溪远没有在这种事情与父亲争辫,“我会自己找到合适的对象,这是我的底线。否则……我们就鱼死网破好了,你拿走小庭的监护权,我就毁掉裴氏。”

    裴东晟注视着儿子,片刻,才接着开口。

    “你有喜欢的人了?”

    “这是我的事。”

    “好。”裴东晟双手握住拐杖,“一周之内,带她来见我,我可以不逼你和钟意结婚。”

    “小庭的事情真得不是你做的?”

    “不是我,信不信由你。”

    注视父亲片刻,裴溪远转身走出书房。

    “董事长。”助理端着一杯水走进来,将药送到他的手上,“你该吃药了。”

    接过药和水,吞咽下去,裴东晟侧脸注视着已经走到门外,坐到车子上的儿子。

    “安排人盯着他,我要看看……他看中的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

    “好的。”

    “请小意上来吧。”

    助理下楼,将钟意请上来,裴东晟看着走进书房里的钟意,轻轻摇头。

    论相貌论气质论学识、性格、家世……钟意都是他心中完美的儿媳人选,自家儿子怎么就不喜欢呢?

    “裴伯伯,您找我是什么事情啊?”钟意笑着询问。

    “哦,是这样……我准备给小远准备一套婚房,你是艺术家,关于装饰方面有没有什么好建议。”裴东晟随口说道。

    原本叫她来,是想要问问她对裴溪远的想法,现在儿子如此坚决地反对,裴东晟也就暂时没有提这件事情。

    不过这个婚房二字,已经是向钟意透露出信息。

    “婚房?”钟意眼中闪过惊色,“溪远要……结婚了吗?”

    “我只是先帮他准备着,溪远的年纪也差不多该结婚了,对了……”裴东晟观察着钟意的表情,“小意啊,你准备什么时候成家啊?”

    “我?”钟意脸上微热,“这种事情也不是我准备就行得呀,没有男人看得上我。”

    “瞎说,你这么优秀,不喜欢你的要么就是瞎子要么就是傻子。”裴东晟一笑,“可惜我家那个混帐儿子没福气,要不然,我可一定要将你娶过来当儿媳妇儿。”

    钟意的脸更红了,“裴伯伯,你又开我玩笑。”

    裴东晟朗笑,“说正事,关于这方面你有什么建议吗?”

    钟意想了想,“溪远的品味我还了解,不过……这也要看女方的意见,毕竟是两个人住吗。”

    “说得也是……”裴东晟略一沉吟,“要不这样吧,你有空的时候和溪远聊聊,看看他是什么想法,然后咱们再说。”

    钟意是聪明人,她应该能听出他的暗示。

    他已经尽力在帮她,如果想要抓住他儿子,她就要加点劲儿才行。<!–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