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裴东晟皱着眉,“小意哪里不好吗?你们二个,关系不是一直很好吗?”

    “她很好,我们两个的关系也确实还可以,但是……那和爱情无关。”

    “爱情?”裴东晟深吸口气,“你是学心理学的,你应该明白,那东西不过就是一时冲动而已。”

    裴溪远没有在这种事情与父亲争辫,“我会自己找到合适的对象,这是我的底线。否则……我们就鱼死网破好了,你拿走小庭的监护权,我就毁掉裴氏。”

    裴东晟注视着儿子,片刻,才接着开口。

    “你有喜欢的人了?”

    “这是我的事。”

    “好。”裴东晟双手握住拐杖,“一周之内,带她来见我,我可以不逼你和钟意结婚。”

    “小庭的事情真得不是你做的?”

    “不是我,信不信由你。”

    注视父亲片刻,裴溪远转身走出书房。

    “董事长。”助理端着一杯水走进来,将药送到他的手上,“你该吃药了。”

    接过药和水,吞咽下去,裴东晟侧脸注视着已经走到门外,坐到车子上的儿子。

    “安排人盯着他,我要看看……他看中的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

    “好的。”

    “请小意上来吧。”

    助理下楼,将钟意请上来,裴东晟看着走进书房里的钟意,轻轻摇头。

    论相貌论气质论学识、性格、家世……钟意都是他心中完美的儿媳人选,自家儿子怎么就不喜欢呢?

    “裴伯伯,您找我是什么事情啊?”钟意笑着询问。

    “哦,是这样……我准备给小远准备一套婚房,你是艺术家,关于装饰方面有没有什么好建议。”裴东晟随口说道。

    原本叫她来,是想要问问她对裴溪远的想法,现在儿子如此坚决地反对,裴东晟也就暂时没有提这件事情。

    不过这个婚房二字,已经是向钟意透露出信息。

    “婚房?”钟意眼中闪过惊色,“溪远要……结婚了吗?”

    “我只是先帮他准备着,溪远的年纪也差不多该结婚了,对了……”裴东晟观察着钟意的表情,“小意啊,你准备什么时候成家啊?”

    “我?”钟意脸上微热,“这种事情也不是我准备就行得呀,没有男人看得上我。”

    “瞎说,你这么优秀,不喜欢你的要么就是瞎子要么就是傻子。”裴东晟一笑,“可惜我家那个混帐儿子没福气,要不然,我可一定要将你娶过来当儿媳妇儿。”

    钟意的脸更红了,“裴伯伯,你又开我玩笑。”

    裴东晟朗笑,“说正事,关于这方面你有什么建议吗?”

    钟意想了想,“溪远的品味我还了解,不过……这也要看女方的意见,毕竟是两个人住吗。”

    “说得也是……”裴东晟略一沉吟,“要不这样吧,你有空的时候和溪远聊聊,看看他是什么想法,然后咱们再说。”

    钟意是聪明人,她应该能听出他的暗示。

    他已经尽力在帮她,如果想要抓住他儿子,她就要加点劲儿才行。<!–章节内容结束–>

    …

第1954章 为什么跟着我?(2)    <!–章节内容开始–>“这个不是治病的药,只是……保健的药。”

    沈宁撒了一个小谎,其实这是她买来的紧急避孕药,一共两粒,昨天吃一粒,12小时之后再吃这粒。

    只是这种事,实在不能向一个小孩子说实话。

    “我要睡一会儿,你自己玩没问题吧?”

    上了一晚的夜班,她也必须要休息一下。

    小家伙小大人一样挥挥手,“去吧去吧,我来洗碗。”

    粥是装在一次性餐盒里的,没有什么好洗的,最多就是两个用的勺子和筷子,非常简单。

    沈宁笑着点头,“那就拜托了。”

    “包在我身上。”小家伙拍拍胸口。

    “如果无聊的话,你可以看一会儿电视,玩一会儿电脑,不过……不许超过半个小时,否则你的眼睛会近视的,知不知道?”

    “恩!”小家伙点头,“我知道,裴叔叔已经说过好多次了。”

    “如果有事就叫我。”

    抬手按按太阳穴,沈宁迈步走进卧室,洗了一个澡,换下舒适的家居装,她爬到枕上拉开床侧的抽屉想要取出眼罩。

    目光触到那个蓝色水晶球,她伸手将球拿过来,握在手中,眼前再次闪过裴溪远的脸。

    那家伙,怎么看也不像是滥情的人,看来,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门被敲响。

    “进来。”

    慕云庭两手捧着一杯子走进来,放过床头的小柜上。

    “裴叔叔说,睡醒之后不下床就喝水对身体好。”

    “谢谢。”

    沈宁笑着摸摸他的小脑袋。

    “咦!”慕云庭看到她手中的水晶球,脸上露出惊讶之色,“姐姐怎么也有这样的水晶球啊?”

    也有?

    沈宁挑眉,“难道,你也有?”

    “不是我,是裴叔叔,裴叔叔也有一个。”他伸手拿过她手中的球看了看,“和你的一模一样。”

    裴叔叔?裴溪远!

    难道他说得裴叔叔就是裴溪远?!

    沈宁原本没有多想,毕竟这世上不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只是认为不过就是同姓而已。

    不过现在,听小家伙这么一说,她突然有一种预感。

    “你那个裴叔叔……叫什么名字?”

    “裴溪远,小溪的溪,远方的远。”

    沈宁动作微僵。

    竟然,真得是他!

    沈宁是无神论者,也一向不相信什么命运缘份这种东西,在她看来,所谓的缘份不过就是偶然发生的事情而已。

    只不过,这么多的偶然竟然全部与裴溪远有关,看来,她与他之间必然是要有一些交集的。

    “小庭。”她转脸看向慕云庭,“你的裴叔叔已经来上海了。”

    “你怎么知道?”小家伙明显紧张起来。

    “我看到他了。”

    “这可怎么办呀,他一定会把我带回美国的,可是我还没有找到妈妈。”

    “我想,不会。”

    “为什么?”小家伙不确定地抬起脸。

    “他是我们医院的**oss,今天已经开始接手医院的事务,这样的话,他应该不会很快离开上海。”沈宁扶住小家伙的手掌,“小庭,我觉得,你还是先回去,不过你放心,姐姐答应你的事情一定会帮忙。”

    正说着,她的手机已经响起来。<!–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