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裴先生。”

    沈宁淡淡地向他打个招呼,向后退了一步。

    裴溪远认出是她,淡淡地点点头,算是回应。

    电梯门分开,他依旧是礼貌地伸过手扶住电梯臂,请她先行。

    “谢谢。”

    沈宁道谢,走进电梯,他随后进来,站在另一侧。

    沈宁按下一层键,“您去几层?”

    “和你一样。”

    相似的问答,依如刚才二人上楼的时候,只不过换成按电梯的人是她。

    电梯来到地下一层,沈宁按住开门键。

    裴溪远走出门去,大步走向停车场,沈宁也要去停车场拿车,只好跟在他后面。

    二个人一前一后地走在停车场内,停车场内很安静,只有二人的脚步声,一唱一合如某种奇妙的合奏。

    裴溪远走到自己的车边,突然停下脚步,看向身后的沈宁。

    “为什么跟着我?”

    沈宁抬手向他身侧的一辆白色两厢车一指。

    “那是我的车。”

    裴溪边轻轻抿唇,“报歉。”

    父亲的那个决定,让他的心情很不好,情绪上也是有很大的波动。

    “没关系。”

    沈宁绕过他,取出门锁打开车门,将车子从车位上倒出来,她侧脸,隔着玻璃向他点点头,踩上油门。

    看着她的车子渐远,裴溪边坐到与她相邻的自己的车上,重重地砸了一下方向盘。

    一个月内结婚,真不知道老爷子到底是怎么想的。

    财产这些东西他可以不在乎,可是他不能不在意慕云庭。

    老爷子一向是说到做到的人,他不能拿那孩子来冒险。

    想到慕云庭,他的眉越发皱紧。

    从口袋里抓出手机,他迅速拨通蓝柏的电话。

    “还是没有消息吗?”

    “监控上没有正面照,我们正在机场试着寻找目击者,这需要时间。”蓝柏略顿了顿,“先生,我看还是报警吧?”

    裴溪边抬手按住额头,片刻之后,将手掌垂下,眼中已经染上怒色。

    “等我的电话。”

    启动车子,他迅速将车子驶出停车场,驶出医院之后,立刻就驶向裴家大宅的方向。

    刚才父亲提到过慕云庭,这件事情极有可能与他有关。

    ……

    ……

    提着从超市买来的食材,沈宁推开公寓的门走进来的时候,慕云庭正坐在客厅的地毯上玩沈宁玩给他的乐高。

    “ok!”将手中的最后一块乐高安好,慕云庭笑着站起身,“姐姐你看,毫无难度。”

    沈宁轻扬唇角,这个小家伙确实很聪明。

    昨天买玩具的时候,她原本以为这几盒乐高就够他玩两天的,哪想才只是一晚上时间,他就已经拼完。

    “饿了吧,过来吃饭。”

    小家伙跑去厨房洗手,回来的时候,手里已经拿了两套餐具。

    “好棒,竟然还能想到拿餐具,果然是变成男子汉了。”

    沈宁立刻赞美,然后就取出热腾腾的早餐来放到他面前,又帮他盛好粥。

    将自己的早饭吃完,她起身接了一杯水,拿过冰箱上剩下的第二个胶囊塞到嘴里。

    “姐姐,病了吗?”

    慕云庭看到她吃药,关切地看过来。<!–章节内容结束–>

    …

第1952章 截然不同的两面(3)    <!–章节内容开始–>台上台下,众人都没有太多惊讶。

    董事会成员早已经接到通知,至于像沈宁他们这些人也没有什么值得惊讶的。

    长辈将管理权交给成轻有为的儿子,这实在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最惊讶的那个,反倒是裴溪远。

    当然,他并没有太表现出来,只是侧脸看了一眼父亲。

    裴东晟没有看他,人淡淡地挥了挥手。

    “好了,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吧,我知道,你们有一些应该是刚刚下夜班,耽误大家的时间,很报歉。”

    他站起身,助理走过来帮他拉开椅子,扶着裴老走出会议室。

    院长忙着跟过去,裴溪远也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跟着走出会议室。

    几位董事会成员相继离开,其他这才开始离座。

    沈宁坐在后面的椅子上,没有着急走,而是平静地等着众人离开。

    走廊另一侧的董事长办公室内。

    裴溪远站在父亲的桌前,纤长的手指扶着桌沿。

    “为什么?”

    桌后,裴东晟抬手摘下脸上的眼镜,轻轻按了按太阳穴,又将眼睛戴回脸上。

    “你应该早就有所准备,这一天早晚都会来。”

    裴溪远的语气里有隐忍的怒意,“至少你应该和我打个招呼,而不是一个电话就将我召过来,宣布这样的消息。”

    “结果……不是一样的吗?”

    “许多事情,重要的不是结果。”裴溪远的声音明显地高起来,“你总是这样,从来没有问过我的意见,就轻易决定我的事情,以前是,现在还在。”

    裴东晟皱了皱眉,抬起脸看向他。

    “还有一件事,我要通知你,一个月之内,你必须结婚。”

    裴溪远怒极反笑,“不如……我干脆连孩子一起生了。”

    裴东晟脸色平静,“如果你有这个能力,我不介意。”

    手指从办公桌上收回来,裴溪远深吸口气,淡淡开口。

    “不可能。”

    “如果你做不到的话,我就收回你名下所有的财产。”

    裴溪远转身,走向房门,“我会让蓝柏亲手交给你。”

    “你是说,你不介意放弃慕云庭的监护权吗?”裴东晟在他身后问。

    手指已经握住门把手,裴溪远转过脸来看向父亲,“你威胁我?”

    “随便你怎么认为。”裴东晟的眸子在镜片后目光深沉地看过来,“现在,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接管这家医院,一个月之内结婚。要么,失去慕云庭的监控权。”

    裴溪远深吸口气,“你这样只会让我更恨我。”

    裴东晟闭上眼睛,“随便你,我不在乎。”

    用力拉开门,裴溪远摔门而出。

    “董事长?”助理在一旁轻声开口。

    “我没事。”裴东晟轻轻挥挥手,“出去吧,让我一个人呆一会儿。”

    ……

    ……

    等大家都走得差不多,沈宁才从椅子上站起来,迈步走到门外。

    电梯还在楼下没有上来,她随手按下按钮,人就站在电梯边等待。

    身侧脚步急响,她侧脸看去,只见裴溪远正向她的方向大步走过来。

    ……

    ……

    晚安<!–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