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台上台下,众人都没有太多惊讶。

    董事会成员早已经接到通知,至于像沈宁他们这些人也没有什么值得惊讶的。

    长辈将管理权交给成轻有为的儿子,这实在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最惊讶的那个,反倒是裴溪远。

    当然,他并没有太表现出来,只是侧脸看了一眼父亲。

    裴东晟没有看他,人淡淡地挥了挥手。

    “好了,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吧,我知道,你们有一些应该是刚刚下夜班,耽误大家的时间,很报歉。”

    他站起身,助理走过来帮他拉开椅子,扶着裴老走出会议室。

    院长忙着跟过去,裴溪远也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跟着走出会议室。

    几位董事会成员相继离开,其他这才开始离座。

    沈宁坐在后面的椅子上,没有着急走,而是平静地等着众人离开。

    走廊另一侧的董事长办公室内。

    裴溪远站在父亲的桌前,纤长的手指扶着桌沿。

    “为什么?”

    桌后,裴东晟抬手摘下脸上的眼镜,轻轻按了按太阳穴,又将眼睛戴回脸上。

    “你应该早就有所准备,这一天早晚都会来。”

    裴溪远的语气里有隐忍的怒意,“至少你应该和我打个招呼,而不是一个电话就将我召过来,宣布这样的消息。”

    “结果……不是一样的吗?”

    “许多事情,重要的不是结果。”裴溪远的声音明显地高起来,“你总是这样,从来没有问过我的意见,就轻易决定我的事情,以前是,现在还在。”

    裴东晟皱了皱眉,抬起脸看向他。

    “还有一件事,我要通知你,一个月之内,你必须结婚。”

    裴溪远怒极反笑,“不如……我干脆连孩子一起生了。”

    裴东晟脸色平静,“如果你有这个能力,我不介意。”

    手指从办公桌上收回来,裴溪远深吸口气,淡淡开口。

    “不可能。”

    “如果你做不到的话,我就收回你名下所有的财产。”

    裴溪远转身,走向房门,“我会让蓝柏亲手交给你。”

    “你是说,你不介意放弃慕云庭的监护权吗?”裴东晟在他身后问。

    手指已经握住门把手,裴溪远转过脸来看向父亲,“你威胁我?”

    “随便你怎么认为。”裴东晟的眸子在镜片后目光深沉地看过来,“现在,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接管这家医院,一个月之内结婚。要么,失去慕云庭的监控权。”

    裴溪远深吸口气,“你这样只会让我更恨我。”

    裴东晟闭上眼睛,“随便你,我不在乎。”

    用力拉开门,裴溪远摔门而出。

    “董事长?”助理在一旁轻声开口。

    “我没事。”裴东晟轻轻挥挥手,“出去吧,让我一个人呆一会儿。”

    ……

    ……

    等大家都走得差不多,沈宁才从椅子上站起来,迈步走到门外。

    电梯还在楼下没有上来,她随手按下按钮,人就站在电梯边等待。

    身侧脚步急响,她侧脸看去,只见裴溪远正向她的方向大步走过来。

    ……

    ……

    晚安<!–章节内容结束–>

    …

第1950章 截然不同的两面(1)    <!–章节内容开始–>电梯内。

    裴溪远套着炭灰色西装,黑色衬衣上系了一条银灰色领带,一手插在裤袋里,一手很绅士地帮沈宁挡住电梯门。

    听到她说谢谢,他礼貌地点点头,算是回应。

    整个动作极是自然,优雅中还有一点疏离感。

    沈宁站在门口,身上套着刚刚换上的一件炭灰色大衣,里面是高领的黑色毛衫配着一条银灰色裙子,脚上是驼色短靴。

    长发用一根皮筋随意束在脑后,是为了方便工作,只是出来匆忙,还没有来得及取下。

    沈宁看到裴溪远的时候,男人也看到了她。

    他的目光在她身上迅速地扫了一眼,然后就得出结论。

    穿衣品位不错,看气质身材可能小时候练过芭蕾,眉毛修得很整齐,不像是懒得化妆的人,没有化妆证明她很自信。

    双目的目光有片刻胶着,裴溪远从那对眼睛里读出惊讶——不是普通的惊讶,是非常的惊讶。

    沈宁愣了两秒,回过身来,侧身站在电梯一侧。

    缩回手掌,裴溪远抬手按下楼层,因为自己站在键盘一键,他淡淡地问。

    “你去几楼?”

    “同层,谢谢。”

    沈宁应道。

    背对着电梯壁,她微眯着眸子观察着眼前的男人。

    从熟悉的侧脸线条,到他手上戴着的同款手表……一切都在证明,她没有认错了。

    可是这个男人,竟然对她的出现没有半点反应,那种感觉就好像她完全是个陌生人。

    是他太会演戏,还是……别的原因?

    电梯上千,裴溪远明显地感觉到身侧女人的视线。

    直觉告诉他,她在看他。

    这并不新鲜,裴溪远知道自己的脸,对女人一向很有吸引力,但是这个女人的看与别的女人不同。

    她的看,不是欣赏,也不是仰慕,更多的是在品味和探寻。

    他侧眸,看向电梯里的那个女孩。

    女孩子的眉眼并不是那种让人一眼就会生出惊艳的类型,但是,如果你仔细看就会发现,她很美。

    五官无论是分开还是拼在一起都很舒服,尤其眉宇之间那股淡淡的气质,让他觉得非常舒服。

    大多数女人在他面前,要么是敬畏,要么是讨好,要么是欲擒故纵的冷淡……

    但是她不同,她并不回避他的目光,甚至还想要从他的眼中看出点什么。

    没错,如裴溪远所感觉到的一样,沈宁确实在看他,想要从他的眼中看出一些端倪。

    叮!

    电梯轻响,停下,电梯门分开。

    裴溪远伸手挡住电梯门。

    “谢谢。”

    沈宁再次道谢,走出电梯。

    二人一前一后地走向会议室,沈宁就伸手过去,从头发下取下了束发用的橡皮筋。

    黑发散开,空气中飘散出一点极淡的香味。

    裴溪远闻到那味道,突然觉得那味道有点似曾相识。

    他脚步微微一顿,前面沈宁已经走到会议室门口,正转身去推开,看着她的侧脸,裴溪远再一次生出熟悉感。

    好像……在哪儿见过她!

    大会议室里已经坐了不少人,沈宁走到角落找了一个空位坐下,就见裴溪远已经随在她身后走进门口。<!–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