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电梯内。

    裴溪远套着炭灰色西装,黑色衬衣上系了一条银灰色领带,一手插在裤袋里,一手很绅士地帮沈宁挡住电梯门。

    听到她说谢谢,他礼貌地点点头,算是回应。

    整个动作极是自然,优雅中还有一点疏离感。

    沈宁站在门口,身上套着刚刚换上的一件炭灰色大衣,里面是高领的黑色毛衫配着一条银灰色裙子,脚上是驼色短靴。

    长发用一根皮筋随意束在脑后,是为了方便工作,只是出来匆忙,还没有来得及取下。

    沈宁看到裴溪远的时候,男人也看到了她。

    他的目光在她身上迅速地扫了一眼,然后就得出结论。

    穿衣品位不错,看气质身材可能小时候练过芭蕾,眉毛修得很整齐,不像是懒得化妆的人,没有化妆证明她很自信。

    双目的目光有片刻胶着,裴溪远从那对眼睛里读出惊讶——不是普通的惊讶,是非常的惊讶。

    沈宁愣了两秒,回过身来,侧身站在电梯一侧。

    缩回手掌,裴溪远抬手按下楼层,因为自己站在键盘一键,他淡淡地问。

    “你去几楼?”

    “同层,谢谢。”

    沈宁应道。

    背对着电梯壁,她微眯着眸子观察着眼前的男人。

    从熟悉的侧脸线条,到他手上戴着的同款手表……一切都在证明,她没有认错了。

    可是这个男人,竟然对她的出现没有半点反应,那种感觉就好像她完全是个陌生人。

    是他太会演戏,还是……别的原因?

    电梯上千,裴溪远明显地感觉到身侧女人的视线。

    直觉告诉他,她在看他。

    这并不新鲜,裴溪远知道自己的脸,对女人一向很有吸引力,但是这个女人的看与别的女人不同。

    她的看,不是欣赏,也不是仰慕,更多的是在品味和探寻。

    他侧眸,看向电梯里的那个女孩。

    女孩子的眉眼并不是那种让人一眼就会生出惊艳的类型,但是,如果你仔细看就会发现,她很美。

    五官无论是分开还是拼在一起都很舒服,尤其眉宇之间那股淡淡的气质,让他觉得非常舒服。

    大多数女人在他面前,要么是敬畏,要么是讨好,要么是欲擒故纵的冷淡……

    但是她不同,她并不回避他的目光,甚至还想要从他的眼中看出点什么。

    没错,如裴溪远所感觉到的一样,沈宁确实在看他,想要从他的眼中看出一些端倪。

    叮!

    电梯轻响,停下,电梯门分开。

    裴溪远伸手挡住电梯门。

    “谢谢。”

    沈宁再次道谢,走出电梯。

    二人一前一后地走向会议室,沈宁就伸手过去,从头发下取下了束发用的橡皮筋。

    黑发散开,空气中飘散出一点极淡的香味。

    裴溪远闻到那味道,突然觉得那味道有点似曾相识。

    他脚步微微一顿,前面沈宁已经走到会议室门口,正转身去推开,看着她的侧脸,裴溪远再一次生出熟悉感。

    好像……在哪儿见过她!

    大会议室里已经坐了不少人,沈宁走到角落找了一个空位坐下,就见裴溪远已经随在她身后走进门口。<!–章节内容结束–>

    …

第1949章 竟然是他!【月票加更】    加更一章,谢谢大家的月票。

    ……

    ……

    莉亚伸出手指,“就是这个女孩带走了小少爷。”

    慕云庭继续翻照片,到最后一张,也没有找到沈宁的正面照。

    “就这些?”

    他皱眉问。

    莉亚抿了抿唇,“监控上一直没有拍到她的正脸,不过您别着急,我的人还在继续看监控,看看有没有办法找到更清楚的照片。”

    “我再给你半天时间,天黑之前,我要知道她是谁,住在哪儿,在哪里工作……”慕云庭将照片丢在桌上,“蓝柏,你和她一起去。”

    “好。”蓝柏站起身,温和地拍拍莉亚的肩膀,“我们走吧。”

    二人离开之后,裴溪远取出餐具开始吃饭,他的胃口并不太好,只吃了几口就放下餐具。

    慕云庭的失踪,对他的情绪影响很大。

    一个才六岁的孩子,如果出事,他怎么向死去的朋友交待。

    口袋里,手机响起,他看一眼电话号码,将电话接通。

    “小远。”电话里,响起父亲的声音,“明天上午,到医院来开会,早上八点,不要迟到。”

    电话随后挂断,裴溪远看看暗下去的手机屏幕,轻轻挑眉。

    事情的发展并没有如裴溪远所愿,他在江边找了一个靠江的咖啡厅,喝了两杯咖啡,依旧没有得到蓝柏的电话。

    没有接到电话,这也就意味着蓝柏那边还有没有进展。

    看着江水对面亮起来的灯光,裴溪远的眉也越发皱紧。

    两天两夜了,那孩子……到底在哪儿呢?!

    ……

    ……

    第二天。

    “……好,就这样,辛苦了。”

    沈宁将晚班的工作向换班的大夫交换一番,换过衣服,提着包走出办公室。

    昨天晚上,小家伙一个人在家,虽然她已经打过数次电话回去,多少还是有些不放心。

    现在一下班,只想着马上回家去看看,小家伙现在情况怎么样。

    “沈主任。”

    哪想,前脚刚出来,后脚已经有人唤她。

    “怎么了?”沈宁停下脚步。

    “刚刚来的电话,所有科室正主任到顶楼开会。”

    “这个时候开什么会啊?”沈宁疑惑地问。

    “你还不知道呢吧?”同楼另一个科室的主任走过来,“今天,董事长要来。”

    沈宁和他一起走向电梯,“董事长来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啊?”

    “还不是院长想讨好**oss。”那人答道。

    无聊!

    沈宁在心中腹诽一句,取出手机拨通家里的电话。

    “喂?”

    电话响了好几声,慕云庭的声音才响起来,还带着点睡意,小家伙明显还没有起床。

    “小庭,我这里有一个会,要晚一点才能回家。”

    “没事,你忙你的工作,不用管我,我会自己找吃的。”

    沈宁叮嘱他一句,这才挂断电话,和其他前去开会的主任们一起走向办公楼。

    快到楼下的时候,她的手机又响起来,打电话过来的依旧是老妈佟亚。

    沈宁停下脚步,站到一侧的走廊。

    “妈。”

    “怎么样,昨天那个老师?”

    “妈,我这马上就要开会,一会儿再说行吗,一会儿开完会我给你打电话。”

    沈宁看一眼时间,急步行进廊道,看电梯马上就要关紧,她忙着开口。

    “等一下。”

    关闭的电梯门重新分开。

    “谢谢。”

    她感激地道谢,笑着走进电梯,看到站在里面的男人,瞬间眼睛睁大。

    竟然是……他!

    ……

    么么哒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