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沈宁的视线扫过他两手上大大小小的纸袋。

    “小孩子长得快,衣服最多就是穿一季,这么多已经足够他穿了。”

    “你不想逛了?”裴溪远审视地观察着她的表情,“或者……我们找个地方看电影?”

    这个家伙的思维还真是跳跃,这么快就从逛街转移到看电影上?

    沈宁微皱着上下打量他一眼,突然明白过来。

    这家伙是在讨好她吗?!

    “或者……”裴溪远略顿了顿,“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

    果然,如此。

    沈宁将背包向肩上推了推,将两手塞进口袋。

    “走吧,找个地方喝点东西,我渴了。”

    在楼上找了一家咖啡店,二人寻一个位置入座,侍者走过来询问。

    “二位喝点什么?”

    “黑咖啡。”

    两个人同时答。

    “两杯黑咖啡,还要别的吗?”

    两个同时摇头,“不用了。”

    侍者笑着离开,沈宁就微侧身子,靠到沙发背上。

    “我对逛街看电影什么的兴趣不大。”

    “那你喜欢干什么?”裴溪远问。

    沈宁从墙上的书架上抽出一本书来,随手翻开,“一个人呆着。”

    桌子那边,裴溪远轻轻挑眉,书页前沈宁轻扬唇角,露出一抹笑意。

    侍者送上咖啡的时候,裴溪远的电话响起来,电话是助理莉亚打来的,询问他一些事情。

    他简单回答,然后挂断,片刻,电话又响起来,这一次是蓝柏。

    英国一家制剂公司送来的菌种有问题,导致一批原本应该今天交货的药品不能顺利交货。

    “有问题怎么收货的?”裴溪远不悦询问。

    “收到的菌种当时没有问题,放置一天后才出现问题的。我已经吩咐在调查其中的原因。”

    “调查原因是一方面,现在想办法马上再订制一批菌种,无论如何也要在三天之内将药品赶出来,一定要要保证供货。”

    “好的。”

    ……

    裴溪远深吸口气,“查清楚直接责任人,革职处理,造成的损失进行追责。另外,通知英国方面的方管,让他写辞呈给我!”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绝不仅仅是当事人的责任,还在于管理方面的疏忽和不完善,他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挂断手机,裴溪远皱眉将手机放在桌上。

    抬脸看向对面,只见沈宁侧靠在沙发背上,一手撑着额头,一手翻着那本杂志,目光专注,仿佛整个人都游离在这个世界之外,宁静而平和。

    看到她,他才意识到自己现在不是在办公室。

    端过咖啡,用勺子轻轻地搅动着里面的咖啡液,裴溪远注视着她的样子,原本有些浮躁的心情也是渐渐平和下来。

    咖啡厅里客人的说话声,音响里传出来的他不喜欢的音乐……所有的声音都远去,他仿佛也跳出这一片喧嚣,走进她的宁静世界。

    伸手拿过手机,他拨通蓝柏的电话。

    “我收回刚才的命令,先把事情查清楚,知道真相我再做决定。”

    “好的,裴先生。”

    蓝柏松了口气。<!–章节内容结束–>

    …

第2087章 可以增进夫妻感情(3)    <!–章节内容开始–>让一个区域主管辞职,这可不是简单的事情,更何况事情还没有查清楚,到底是谁的责任。

    裴溪远再次挂断电话,对面,沈宁放下手中的书。

    “如果你完事了,我们就走吧,我和温柔约好十二点见面,现在已经是十一点多了,从这里到我们约好的中餐厅,差不多要半个多小时车程。”

    裴溪远站起身,提起放在一旁的大包小包。

    二人一起坐进电梯,重新下楼,他就转脸看向身边的沈宁。

    “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控制自己情绪的?”

    沈宁转过脸,“我从来不控制,我只是很少会生什么人的气而已,用别人的过错来惩罚自己,那是很愚蠢的事情。”

    裴溪远挑挑眉,“你是在骂我蠢吗?”

    沈宁摇头,“不,我认为,您很聪明,一点也不蠢。”

    “可是你的表情分明就是在说,这个人真得很蠢。”

    沈宁轻笑出声,“几天前,我对小庭说过类似的话。”

    她拿他和小庭比,他有那么幼稚吗?

    电梯门在四楼分开,有人走进来,裴溪远很自然地向内退让,转过身正对着她,用自己的身体帮她挡住涌进来的乘客。

    “谢谢。”

    “夫妻之间,不用这么客气。”

    沈宁再次扬唇,占这样的口头便宜有什么意义?

    这家伙,明明就是幼稚,还不肯承认。

    对面,裴溪远微扬着唇角,观察着她的反应。

    包里手机震动,她伸手取出手机,看到上面温柔的电话,立刻就将电话接通。

    “我们已经在路上……”

    话说到一半,面前阴影已经靠近,沈宁疑惑抬脸,只见对面的男人不知何时已经向她弯下身。

    她一抬头,他的唇就刚好印在她的额上。

    一切太过突然,感觉着他轻柔碰触,沈宁说到一半的话不由地僵住。

    “好,那一会儿见。”

    温柔挂断电话,沈宁抬眸看着男人染着几分得意的目光。

    “阿远先生,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

    “我觉得很有意思。”裴溪远直起身子,看着她眸子里染上的那一抹薄怒,“可以增进夫妻感情。”

    好吧,从言语占便宜上升到直接占便宜!

    果然,幼稚也会升级。

    沈宁将手机放进包里,摸出一张纸巾,擦了擦被他吻过的地方。

    看出她的嫌弃,裴溪远目光转沉。

    将他的表情收在眼中,她淡淡扬唇,她早就说过,她从来不会压制自己的情绪。

    她不爽的时候,也一定会反击。

    “你好象生气了?”裴溪远观察着她的表情,“你刚才说过,生气是用别人的过错来惩罚自己。以我对你的了解,你不是一个愚蠢的人,这是不是说明,你已经对我有点动心?”

    沈宁抬眸看了他一眼。

    男人扬着唇角,温润的脸上得意飞扬。

    她也笑,然后就分开众人,从电梯门内走出来。

    裴溪远这才注意到已经到了楼层,忙着提着大包小包地追过来。

    “小宁!”

    沈宁站在电梯外,看着他差点被电梯门卡住的样子,不由地轻笑出声,向他伸过手掌,“我帮你提一点。”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裴溪远微喘着说道。<!–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