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让一个区域主管辞职,这可不是简单的事情,更何况事情还没有查清楚,到底是谁的责任。

    裴溪远再次挂断电话,对面,沈宁放下手中的书。

    “如果你完事了,我们就走吧,我和温柔约好十二点见面,现在已经是十一点多了,从这里到我们约好的中餐厅,差不多要半个多小时车程。”

    裴溪远站起身,提起放在一旁的大包小包。

    二人一起坐进电梯,重新下楼,他就转脸看向身边的沈宁。

    “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控制自己情绪的?”

    沈宁转过脸,“我从来不控制,我只是很少会生什么人的气而已,用别人的过错来惩罚自己,那是很愚蠢的事情。”

    裴溪远挑挑眉,“你是在骂我蠢吗?”

    沈宁摇头,“不,我认为,您很聪明,一点也不蠢。”

    “可是你的表情分明就是在说,这个人真得很蠢。”

    沈宁轻笑出声,“几天前,我对小庭说过类似的话。”

    她拿他和小庭比,他有那么幼稚吗?

    电梯门在四楼分开,有人走进来,裴溪远很自然地向内退让,转过身正对着她,用自己的身体帮她挡住涌进来的乘客。

    “谢谢。”

    “夫妻之间,不用这么客气。”

    沈宁再次扬唇,占这样的口头便宜有什么意义?

    这家伙,明明就是幼稚,还不肯承认。

    对面,裴溪远微扬着唇角,观察着她的反应。

    包里手机震动,她伸手取出手机,看到上面温柔的电话,立刻就将电话接通。

    “我们已经在路上……”

    话说到一半,面前阴影已经靠近,沈宁疑惑抬脸,只见对面的男人不知何时已经向她弯下身。

    她一抬头,他的唇就刚好印在她的额上。

    一切太过突然,感觉着他轻柔碰触,沈宁说到一半的话不由地僵住。

    “好,那一会儿见。”

    温柔挂断电话,沈宁抬眸看着男人染着几分得意的目光。

    “阿远先生,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

    “我觉得很有意思。”裴溪远直起身子,看着她眸子里染上的那一抹薄怒,“可以增进夫妻感情。”

    好吧,从言语占便宜上升到直接占便宜!

    果然,幼稚也会升级。

    沈宁将手机放进包里,摸出一张纸巾,擦了擦被他吻过的地方。

    看出她的嫌弃,裴溪远目光转沉。

    将他的表情收在眼中,她淡淡扬唇,她早就说过,她从来不会压制自己的情绪。

    她不爽的时候,也一定会反击。

    “你好象生气了?”裴溪远观察着她的表情,“你刚才说过,生气是用别人的过错来惩罚自己。以我对你的了解,你不是一个愚蠢的人,这是不是说明,你已经对我有点动心?”

    沈宁抬眸看了他一眼。

    男人扬着唇角,温润的脸上得意飞扬。

    她也笑,然后就分开众人,从电梯门内走出来。

    裴溪远这才注意到已经到了楼层,忙着提着大包小包地追过来。

    “小宁!”

    沈宁站在电梯外,看着他差点被电梯门卡住的样子,不由地轻笑出声,向他伸过手掌,“我帮你提一点。”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裴溪远微喘着说道。<!–章节内容结束–>

    …

第2083章 刚才还要死要活的(2)    <!–章节内容开始–>“你放开我,混蛋……”

    叶紫知道上当,立刻挣扎,抓着玻璃棒的手掌下意识地乱挥。

    手臂一紧,下一瞬,她已经被冷小邪按在林博士的床头。

    伸手从她手中夺过那半截玻璃棒,冷小邪右手起落,一掌就将她击晕。

    叶紫眼前一黑,人就晕了过去。

    四周几人看到这光景,都是松了口气。

    将玻璃棒丢到桌上,冷小邪抬手抹一把手背上划出来的伤口,淡淡转脸。

    “鲨鱼哥,我看,还是找个医生来给他看看吧,咱们不是还要靠他给咱们配药吗,他要是死了……这货不就完了吗?”

    “给我绑起来!”

    鲨鱼轻轻挥手,几个手下立刻就冲过来,将叶紫拉起来,丢到一旁的小沙发上用绳索捆住。

    他就走到床侧,皱眉看看脸色苍白的林博士。

    “这个废物,一个感冒也能弄得这么严重,给他也吃了药,还烧成这样。这附近没有医院,要送他去看病还得去县城,人多眼杂的麻烦!”

    “要不……”冷小邪伸手摸了摸林博士的额头,“看样子,估计是转肺炎了,得注射抗生素才行。”

    “消炎的药也给他吃了呀,不管事。”鲨鱼道。

    “药在哪儿呢?”冷小邪问。

    鲨鱼向床侧的小桌扬扬下巴,冷小邪伸手拿过桌上的药瓶扫了一眼,“可能是药不对症,肺炎有可能是衣原体感染,这种消炎药不管事。”

    “没想到,你还懂这个。”鲨鱼一脸惊讶。

    冷小邪咧嘴一笑,“肺炎这事说大就大,说小就小,搞不好真得会死人的!”

    “这事儿……我也去看看庄先生。”鲨鱼有些犹豫。

    林博士对于实验确实是非常重要,他这一病对实验肯定有影响,本以来把他的学生抓来,就能顺利完成实验,哪想到这叶紫也是个烈性子。

    不但不配合,还在这里给他要死要活的!

    “怎么了?”

    庄之蝶阴柔的声音在几人身后响起。

    鲨鱼转过脸,“庄先生,林博士这病似乎是越来越严重了,现在已经是昏迷不醒,要不……给他送医院看看?”

    视线扫过床上的林博士,庄之蝶脸上并没有太多表情。

    “现在满世界的条子都在找他,你让我送他去医院,鲨鱼,你脑子进水了?”

    “我……”鲨鱼抿了抿嘴,“可是他这个样子做不了实验,那姓叶的又是个硬骨头,怎么都不肯就范,非要让我们给这个姓林的治病,您是没看到……刚才还要死要活的!”

    庄之蝶迈步走到叶紫面前,随手抓过桌上的一个杯子,将里面的冷水泼到她的脸上。

    叶紫受到冷水刺激,立刻就清醒过来。

    伸手从桌上拿过那截还粘着血的玻璃棒,抵到叶紫的脸上。

    “不怕死……恩?!很好,那我就成全你。不过,在你死之前,我要你看着他在你面前死!”

    说完,他转身走到林博士身边,抬起抓着玻璃棒的右手,落上林博士的手腕。

    “这里割下去就是大动脉,像他现在这个样子,用不了三分钟就会停止心跳,现在,我再问你一次,帮不帮我做实验!”<!–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