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那是因为,你的小手伸得太长了!”冷小邪抓住她抵在他胸口的手掌,“你追查的鲨鱼不过是小喽喽,老公我调查的才是真正的**oss!”

    “切!”纪念撇嘴,“还不是殊途同归?!”

    冷小邪捏住她的下巴,“干吗,还没吻够?”

    “去你的。”纪念白他一眼,人就警惕地看看四周,“对了,我刚才看到林后有一些大棚,看上去有些奇怪,你知道里面是什么吗?”

    “当然了。”冷小邪轻刮她的鼻子,“这世上没有你老公不知道的事情。”

    纪念的视线扫过他脚下的鞋子,“因为你刚去过,当然知道。”

    “不错吧,观察力还是很敏锐的,不愧是我老婆。”冷小邪轻轻拧了拧她的小脸,站直身子,脸色也重新肃然,“从现在开始,你要听从我的指挥,不许轻举妄动,我会制造机会,到时候你想办法离开这里。”

    “为什么?”纪念问。

    “因为这里太危险,鲨鱼也就罢了,那个花蝴蝶你还没见过,那家伙可是个杀手不眨眼的家伙。”冷小邪正色扶住她的肩膀,“这一次,你要乖乖听话。”

    “那你呢?”

    “我当然是留下来继续任务了。”

    纪念皱着眉,想了想。

    “要不,我留下帮你吧?”

    “不行。”

    冷小邪立刻就毫不留情地拒绝了。

    纪念知道他是怕她危险,伸手抓住他的胳膊,“多一个人多一点照应吗,我保证,我全都听你的,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行吗?”

    “这样啊……”冷小邪微眯眸子,“我考虑考虑!”

    纪念一听,立刻面露喜色。

    “我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冷小邪笑问。

    她立刻点头,“绝对服从命令听指挥。”

    “那好。”冷小邪站直身子,“我要你立刻退出这个任务。”

    “你!”

    还以为他会答应,哪想到他竟然还是拒绝,纪念小嘴一鼓,难免有些失望。

    这一路上吃了多少苦,三天四夜她加在一起睡了不足二十个小时,现在终于找到地方见到鲨鱼,却被他一脚踢出任务,心中自然也有些委屈。

    “纪念。”冷小邪轻吸口气,“我知道你追到这里不容易,可是这件事情真得不是你们一个重案组就能解决的,这一次的案件牵扯非常大,你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呢?他们在研究一种新型毒|品,这种毒|品只要你吸上一次,终身都会成为它的奴隶,比起现在市面上所有的毒品都更可怕。这件事情不是简单地抓一个鲨鱼和花蝴蝶就能解决的,有可能还与镜外犯罪集团有很大的联系。”

    他伸手轻抚她的小脸。

    “乖!我会想办法安排你离开这里,这一次,你一定要乖乖听老公的话,这不仅仅是为了你的安全考虑,也是为了整个任务。”

    纪念虽然有些不愿意,却还是点了点头。

    “那……好吧!”

    事情关系重大,这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她不能任性。

    要知道,万一事情败露一点,到时候出事的不光是她,还有可能会影响到冷小邪的安全。

    ……

    ……

    么么哒,三克油~<!–章节内容结束–>

    …

第2082章 刚才还要死要活的(1)    <!–章节内容开始–>伸手拉住冷小邪的衣襟,纪念正色提醒。

    “那你一定要多加小心。”

    “放心吧。”冷小邪唇角再次扬起,抬手用指背轻轻地抚抚她的脸,“乖乖回北京去,等我回来我们就去领证结婚。到时候,我请个长假,好好地陪你玩几天。”

    “恩。”

    纪念含笑答应,手臂就伸过来拥住他的腰身。

    冷小邪拥着她抱了片刻,轻轻拍拍她的背。

    “我出来时候已经不小了,再呆下去,只怕鲨鱼起疑心。你也回去吧,不要再往前走了。”

    “好。”纪念抬起脸,“那我先回去。”

    “万事小心,我住的房间就在三楼309。如果和别人一起见到我,你装着不认识就好。我会帮你尽快安排离开,安排好之后我再想办法通知你。”

    纪念点点头,冷小邪就拍拍她的肩膀。

    “去吧。”

    “那我走了。”

    不舍地放开他,纪念向他一笑,然后就转身,小心地奔出树林。

    冷小邪一直远远地目送她离开,走到林边看着她的身影穿过茶林,走到农场前部,他才吹着口哨,懒洋洋地从林中小路上走出来。

    回到办公楼,刚刚上楼,就见鲨鱼的一个手下正从他的房间里走出来。

    看到他,立刻迎过来。

    “森哥,你去哪儿了?”

    冷小邪耸耸肩膀,“出去转了一圈,房间里闷着无聊。”

    “快点吧,鲨鱼哥找你的。”那人说着,就急急地向楼下走去。

    “有事?”冷小邪问。

    “姓叶的那妞儿闹自杀呢!”那人解释道。

    一听这话,冷小邪顿时心中一惊,忙着加快脚步。

    二人一起下楼来到地下室,穿过地下车间,来到实验室。

    实验室内,叶紫情绪激动地挥着一个摔断的玻璃小棒,那是做实验用的玻璃搅拌棒,被她摔成两半,头起有一个锋利的尖端。

    此时,那根半截的玻璃棒正被她紧握在手里,抵在自己的咽喉。

    因为过度用力,她的咽喉都已经被刺破,溢出鲜血来。

    “我告诉你们,如果你们再不把林博士送医院,我就自杀……如果我死了,你们的实验就完不成,你们的计划就全毁了!”

    在她面前,站着鲨鱼和几个他的手下,几个人站在离叶紫几步远的地方,都是有些无措。

    “马上把东西放下,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死丫头片子,你吓唬谁啊,谁信你会自杀啊!”

    ……

    几个人骂骂咧咧地说着,到底还是担心她真得动手,并不敢上前。

    鲨鱼怒喝着,抬着一手指着叶紫的脸,“我再说一遍,马上把东西给我放下!”

    冷小邪一看这架势,心中担心,当即大步走上前来。

    目光扫过全身发抖的叶紫,又看了一眼她身后床上的林博士,只见他脸色苍白,满额虚汗,看上去十分痛苦的样子。

    皱了皱眉,冷小邪突然开口。

    “走光了!”

    叶紫正处于神经紧张的状态之后,听到他说走光了,她下意识地看向自己的胸口。

    借着这个机会,冷小邪一个箭步冲过来,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