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冷小野在他怀中轻扬唇角,微微抬脸,唇就落在他的颈间,小手就向他身上摸过去。

    他伸手想要去抓住她的手掌,她小手一钻,已经伸进他的浴袍。

    “小野?!”

    皇甫耀阳轻喘口气,唇就凑过来吻上她的锁骨。

    ……

    ……

    格林农场。

    纪念一觉醒来,外面已经是天光大亮。

    数天来,车马劳顿,她一直睡眠不足,今天终于算是补了补觉。

    对面床上,珍妮盖着被子,睡得正香。

    纪念轻手轻脚地起床,简单洗漱,换了一间备用的运动装,她束起长发抓了一条毛巾走出房门,准备假装跑步将整个农场转一转,看看情况。

    顺着楼梯跑下来,她在门边的花坛边伸伸胳膊腿,做着运动前的热身,目光就看似随意地四下看去。

    农场比她想象的要大的多,主楼这里应该是办公区,从楼间的通道可以看到远处成片的绿色植物和大棚。

    有工作人员套着工作服在院中走过,还有车辆进出。

    看上去,这里和普通的农场并没有什么两样。

    纪念却心中很清楚,这一切不过只是表象,她紧紧鞋带,转身跑向农场后部。

    穿过一片挂着西红柿和黄瓜的菜架,她继续向前,目光就不时地观察着左右。

    两边住得不过就是一些蔬菜,再向深处,就是山坡,山坡上,是大片的茶林,有一些看打扮是当地人的农民工在茶林里采茶。

    纪念停下脚步擦了擦额上的汗,目光就穿过茶林看向山坡。

    山坡上是一片云南特有的林被,透过树林,可以隐约看到里面还有一些闪光物,她眯起眸子,看出那是一些建在山坡上的大棚。

    山坡上建大坡?

    纪念生出疑心,当即继续向前,穿过茶林,跑上林间的小路。

    身侧的树林里,一声轻响,她停下脚步转脸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身后,一只手掌无声地伸过来。

    纪念矮身,让过对方的手掌,同时转身,挥手就是一拳。

    拳头擦着对方的后背掠过,下一瞬,她已经被人从地上扛起来,走进树林。

    刚要挣扎,屁股已经上被不轻不重地拍了一巴掌。

    “死丫头,pp又痒了是不是?”

    听到那熟悉的声音,纪念直接石化当场。

    一直到被带进树林深处,双足落地,看着站在眼前真真切切的冷小邪,她只是惊讶地张大小嘴。

    “冷小邪?!”

    肩膀一紧,已经被他按住,靠到身后略有些粗糙的树干上,然后就是一个铺天盖地的吻。

    等到冷小邪放到她的嘴唇时,纪念已经是气喘吁吁,双颊粉红。

    冷小邪伸手抚到她唇角的水渍。

    “从现在起,叫我阿森。”

    纪念深深地喘了口气,这才算是把气息调匀,“你怎么也到这个案子来了?”

    他在这里,还换了一个名字,不用猜也知道是来做卧底的,他们两个又不是一个系统,怎么可能会卷到一个案子。

    而且,就算是两方合作,他们也应该知道彼此的情况才对。<!–章节内容结束–>

    …

第2079章 一遇经年(1)    <!–章节内容开始–>注意到冷小野的表情,皇甫耀阳侧脸吻吻她的颈。

    “宠儿还小,现在是不会被宠坏的,等她长大一点,我会注意。”

    冷小野抬眸,迎上他的眼睛。

    “时间长了,你的宠爱会变成习惯,她受宠也会成为习惯,一但习惯养成,就很难改变了。耀阳,你应该很清楚,这样溺爱是不行的。”

    皇甫耀阳抬手轻抚着她的头发,“我也知道,可是,每次看到她的时候,我就想起你……我现在还记得你那时候的样子,裹着小小的襁褓里,小小的那么可爱……”

    他的声音低低的,字里行间透着温柔的情绪。

    他说的是生命中第一次遇到冷小野的时候——那年,他五岁,她还是身在襁褓中的小婴儿。

    一遇终年。

    现在,二个人不仅有了一对双胞胎儿子,还添了这么一个可爱的小女儿。

    当他看到小家伙的第一眼,那时的宠儿还没有睁开眼睛,粉粉嫩嫩的一团,头发黑黑的……那样子简直和多年前的冷小野无异。

    于是,那一眼,他就爱上了宠儿。

    不仅仅因为她是他的女儿,因为她是冷小野的女儿,更因为她是他和冷小野的女儿。

    没有机会陪伴冷小野一起成长,至少他还有有机会陪宠儿长大,弥补他这么多年错失过的冷小野的成长,因为他真得很想知道。

    冷小野第一次翻身、第一次学走路、第一个叫妈妈叫爸爸……是什么样子,而宠儿就是她的缩小版。

    想想看,那么小小软软的一个小东西,体内流淌着他和冷小野共同的血脉,他哪里硬得起心肠来。

    “以后,我负责照顾她,你负责管教她。”皇甫耀阳轻轻抬起她的小脸,“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把她教育得很出色。”

    冷小野笑着点头。

    “好。”

    “不过……”皇甫耀阳微微挑眉,“我觉得,就算是为了锻炼肺活量,也不用非要哭吧,能不能,一天哭两次改成哭一次,十分钟有点时间长吧,五分钟你觉得怎么样?”

    冷小野噗得笑出声来,“喂,刚才是谁说,我负责管教她的?!”

    迎上她的目光,皇甫耀阳只好让步,“十分钟就十分钟,能不能,只哭一次?”

    “好。”

    冷小野笑着答应。

    事情总要循序渐近,皇甫耀阳已经开始让步,她也不能得寸进尺。

    “谢谢老婆。”

    皇甫耀阳满足地拥住她,脸埋在她颈间,嗅着她身上熟悉的气息,他的手掌很自然地从她的头发上滑下来,落在背上,揉捏着……片刻又向下,最好到底还是没有忍住,钻进她的衣服……

    怀胎十月,冷小野的身体变形并不太明显,腰背上比起之前稍显丰腴,却更合他的手感。

    抚着她的肌肤,他不自觉地有些呼吸急促。

    意识到自己有点燥动,他深吸口气将她拥紧,有点坚难地将手从她的衣服下抽回来。

    她才生产过,现在自然不能运动,再继续下去就是他自己找不自在了。<!–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