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蓝柏,麻烦帮我拿下盘子。”

    煎锅边,沈宁淡淡开口。

    “好的。”

    蓝柏转身走到柜子边,拿过一个盘子出来,正要起身,就见眼前光线一暗,下一刻,手中的盘子已经被人拿走。

    “我还以为你去上班了?”

    裴溪远伸过手中的盘子,接过沈宁铲过来的鸡蛋。

    瞬间,又从喷火龙变成温润如玉裴先生。

    关掉煎锅电源,沈宁将铲子放到一旁,“医院里有一个医生早上打电话来,和我换了班,我今晚值夜班。”

    裴溪远接过她手中的大牛奶杯,“那不是要连续上24小时,你的身体吃得消吗?”

    “不是,是这一周,我都上夜班。”沈宁解释道。

    “这样啊。”裴溪远轻轻点头,“那还好。”

    蓝柏站在一边,看看细声细语的端盘子拿筷子,身上还套着睡衣的裴先生,突然明白过来,自己挨骂的真正原因。

    看沈宁走过来,蓝柏忙着退后两步,远远让开。

    自家裴先生现在已经变身大醋坛子,他还是要注意与沈宁接触的尺度。

    三人一起走进餐厅,蓝柏帮着裴溪远摆好餐具,人就再次退开。

    “二位慢用,我先去帮小少爷收拾一下房间。”

    裴溪远这才想起,这家里还有一个人。

    “小庭呢?”

    “学校要求7点半到校吃早餐,我已经将小少爷送过去了。”蓝柏解释道。

    “坐下一起吃吧,一会儿会凉掉的。”沈宁向身侧的座位示意了一下,“房间一会儿收拾就好。”

    “没关系,我……”

    蓝柏有些犹豫地看一眼裴溪远,后者垂着脸正在展开餐巾,看不出情绪是好是坏。

    端过牛奶杯,沈宁笑着帮蓝柏倒了一杯牛奶。

    “不用,我自己来!”

    蓝柏伸手去接牛奶杯,手指不经意地碰到沈宁的手指,二个人都没有觉得什么,对面的裴溪远却是瞳孔一缩。

    将大牛奶杯放到桌上,感觉到对面那束强烈的目光。

    蓝柏抬眸看看正在对他发射“死亡射线”的裴溪远,快要坐到椅子上的屁股忙着又抬起来,将自己的餐具和早餐向旁边的位子挪了挪,坐到桌角距离沈宁最远的位置。

    看到他异常的动作,沈宁微微侧眸,扫了一眼裴溪远,唇角就轻扬起来。

    裴溪远叉起盘子里的煎蛋。

    “今天有什么必须要去公司完成的工作吗?”

    “没有什么特别的活动,下午三点您约了一个制剂公司的总经理。”蓝柏道。

    裴溪远喝了一口牛奶,“让他直接过来这里谈吧。”

    “好的。”蓝柏忙应,看裴溪远不再说话,他就迅速地将自己的早餐吃完,站起身来,迅速撤退,“二位慢慢吃,我先上楼了。”

    一路小跑,蓝柏迅速冲上楼去。

    他可不想再继续留在这里,被某个吃醋的人攻击了。

    “一会儿,我们出去一趟吧?”

    “我已经给温柔打过电话,她要中午才有时间。”沈宁侧脸看过来,“你有事吗?”

    “我想出去买点东西。”裴溪远略顿了顿,又加了一句,“是买给小庭的东西,孩子的东西我不太懂,我们可以商量一下。”<!–章节内容结束–>

第2071章 顶着一个茄子头(3)    <!–章节内容开始–>“好像是东南亚那边的华裔,父亲是帮派成员,牛着呢!”

    纪念一边帮她染发一边打探着这个庄之蝶的信息。

    隔着几间房间,冷小邪亦已经回到自己的房间。

    走进洗手间,打开水龙头,他才取出手机拨通负责这个任务的徐少川的电话。

    “我已经顺利进入格林农场,现在已经确定,我们要找的林博士就在这里,身体情况非常不好。”

    “很好。你仔细查查情况,我们尽快将他救出来。”

    “好的。”冷小邪应了一声,人就靠到洗手台上,“喂,我说徐叔,公安系统那么怎么搞的,这边怎么有他们的人啊?”

    这次任务,可是机密任务,冷小邪怎么也没有想到纪念会和这个案子有关系。

    “公安系统?”电话那头的徐少川也是语气惊讶,“我们没有与他们联合工作啊,你确定是他们的人?”

    “确定无比。”

    他当然确定了,他媳妇儿他还不认识。

    “不会是……对方做了奸细吧?”

    “这个不可能,那丫头怎么可能是奸细。”

    “丫头?女孩子?”

    冷小邪语气中有些无奈,“你别老探了,那是我媳妇儿,一会儿你和公安部那边联系一下,看看是什么情况吧!”

    徐少川笑起来,“你们这小两口保密工作做得挺好的吗?”

    “徐叔,您正经点行不?”

    “好,我去打听清楚,你自己多加小心!现在情况复杂,你要加强应变,如果有特殊情况,我给你自己做决定的权力。”

    “我知道,您放心吧!”冷小邪正起脸色,“不过,为了任务方便,您一定要想办法让公安局把人撤出去。”

    “好,我来安排。”

    这里本身已经是龙潭虎穴,更何况还有一个庄之蝶,纪念不知道他的底细,冷小邪却很清楚。

    庄之蝶那个家伙,可是有名的花蝴蝶,一向阴狠手辣,早已经被国际刑警通缉多年,冷小邪可不想让纪念留在这么一个不定时炸弹旁边。

    挂断电话,冷小邪删掉通话记录,将手机在掌心里掂了掂,人就微微皱眉。

    纪念的出现,绝对是他没有料到的,现在看来原定的计划要进行修整才行。

    ……

    ……

    第二天一早。

    裴溪远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八点钟。

    伸手抓过桌上的手表看看时间,看到上面显示的八点钟的时候,他甚至有点怀疑是不是手表出了问题,又拿过手机来认真看了一眼。

    同样,手机上的时间也是八点。

    无名指上,微微有些异样。

    他放下手机,注视着手指上的那枚戒指,一向不戴戒指上的手指,突然戴上一个总是需要适应一段时间。

    视线在戒指上片刻停留,裴溪远翻过手掌,看向掌心。

    掌心里,字迹依旧。

    他侧脸看看四周,目光就落在床角。

    床角上,一只金属手铐一头连在床柱,一头锁在他的手腕。

    为了防止自己乱跑,被沈宁发现,他才用了这种极端的手段,钥匙他藏起来,第二人格不可能发现。<!–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