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爸……纪念她……她不是外人,她……她对我有救命之恩。”珍妮小声解释道,“您不是说做人要讲义气的吗,她从局子里救我出来,现在走投无路,您……您不能不管吧?”

    对父亲,她还是很忌惮的。

    不过,纪念救过自己,珍妮倒也不是忘恩负义的人。

    听说纪念救过女儿,鲨鱼的目光微微柔和,目光再一次落在纪念身上。

    “是你把珍妮救出来的?”

    鲨鱼的语气里明显地透着怀疑,眼前这位不过就是一位二十岁上下的小姑娘,有这个本事?

    纪念一笑,“我也就是运气好。”

    这一句,答得不卑不亢。

    鲨鱼的眼睛里就染上了一些郑重的神色。

    行走江湖二十多年,鲨鱼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像纪念这样的小姑娘,哪一个看到他不是目光躲闪,一个个害怕得不得了。

    这位在他面前,还能这么平静,看来也确实不是一般来。

    “你是做什么的?”

    “爸。”珍妮看鲨鱼语气缓和,不失时机地走上前来,“纪念可厉害了,就那手铐,捅两下就开了,偷车技术也是一流的。”

    “哦?”鲨鱼的目光里也是多出几分探寻,“你是干这行的,跟过师傅?”

    纪念点点头,“家里穷,只能自己想办法找活路,没学过,都是自己瞎琢磨的,小打小闹。这回跟着珍妮来见您,就是想要跟着您找点活路,要是您这里不方便,我现在就走。”

    鲨鱼片刻沉吟,他手底下男人多得是,女孩子倒不多,新药马上就出来正是缺人手的时候。

    要是这个纪念真像珍妮说得这么能干,倒可以留下来试试,要是行就留为己有。

    要是不行,再想办法把她做掉,也省得将来麻烦。

    这么一说,他就扬唇一笑。

    “我这边,现在倒是正缺人,你就是不怪辛苦,就先留下。不过……”鲨鱼脸色一沉,“咱们丑话说在前头,到了我这就得守我的规矩,不该问的别问,不该听的别听,不该看的别看,明白吗?”

    纪念暗松口气,“谢谢叔叔,您放心吧,规矩我都懂。”

    珍妮看她得到父亲的认可,也是露出笑意。

    “行了,时间不早,你们两个也早点休息吧!”鲨鱼推开门,带着二人走进对面不远处的一间宿舍,“你们两个就住这间吧。”

    房间里,两张单人床,一个衣柜,家具简单到不能再简单。

    “谢谢叔叔。”

    纪念道谢,鲨鱼就转身走向自己的房间。

    “妮儿,你跟我过来!”

    “我一会儿就回来,你先进去休息会儿。”珍妮向纪念拜拜手,跟着鲨鱼回到房间。

    鲨鱼到底还是对纪念有些怀疑,就向珍妮仔细询问,珍妮就将如何被抓,如何遇到纪念……种种经过简单地向鲨鱼说了一遍。

    从头听到尾,鲨鱼到也没听出什么破绽。

    “那行,就暂时让她留下吧,不过……这几天,你给我好好看着她点,要是发现她有什么异常情况,立刻通知我。”

    “您放心吧!”珍妮满口答应。<!–章节内容结束–>

第2067章 连门也不会开(2)    <!–章节内容开始–>叶紫脸上闪过一抹红晕,刚才太过心急,她竟然没有注意到是推拉门,“哼,你聪明又怎么样,还不是用在歪门斜道上!”

    伸手拉住她的胳膊,冷小邪一把将她拉进房门。

    大门内,是一处廊道,廊道一侧的门上写着实验室的牌子,上面还挂着一个画着红叉的骷髅头。

    实验室外,站着两个守卫。

    看到冷小邪拉着叶紫进来,二人向他点点头,其中一个就取出对讲机。

    “鲨鱼哥,人到了。”

    “让他们进来吧。”

    对讲机内,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紧接着就是一声轻响,紧闭的金属门缓缓分开。

    冷小邪拉着叶紫走进去,金属门就重新闭紧。

    门内是一个偌大的实验室,中间的大实验桌上,摆着精密的生物识验材料。

    旁边一张金属折叠床上,躺着一个头发纷乱,满脸胡茬的男人。

    他的脸色十分的苍白,呈出一种病态,看得出来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太阳了。

    如果仔细看就可以看出,其实男人并不是很老,也就是三十多岁的样子,只是太久没有修理过仪容,才会显得这样邋遢。

    实验室一角的桌上子,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

    个头中等,脸上一条明显的刀疤,在他身侧,还站着两个黑衣人,都是面色清冷。

    这时,冷小邪的目光亦已经落到男人身上。

    “您就是鲨鱼哥吧?!。”

    这个男人,正是珍妮的父亲鲨鱼。

    因为为人心黑手辣,才得了这个绰号。

    鲨鱼扫一眼叶紫,走过来拍拍冷小邪的肩膀,“阿森啊,干得不错!”

    冷小邪不以为然地耸耸肩膀,“小事一庄。”

    “林博士!”

    看到床上的男人,叶紫立刻就冲过来,扶住他的胳膊,“您怎么样,博士……”

    病床上的男人缓缓睁开眼睛,注视她好一会儿,视线才慢慢聚集。

    “小……小紫,你……你怎么来了?”

    “您这是怎么了?”叶紫皱着眉,关切询问。

    “我……我只是有点累了,别担心。”林博士有气无力地回答。

    叶紫转过脸,看向坐在桌子上的男子,厉声询问,“你们把他怎么了?”

    “看好她。”鲨鱼向两个手下命令一声,人就转身走向室内,“来吧,我带你见见庄先生。”

    “好。”

    冷小邪直起身子,跟着他走出实验室,来到对面的另一间房间。

    这是一间宽大的套房,四周都是很原始的石墙,显得有些阴冷。

    客厅里的皮质沙发上,坐着一个三十来岁的年轻人,身上套着西装,五官温雅,唇角带笑,一对眸子里却并没有半点笑意。

    在他身侧,站着两个手下。

    “阿森啊,这就是庄之蝶庄先生。”鲨鱼介绍道。

    冷小邪手还放在衣袋里,懒洋洋地点了点头。

    “庄先生好。”

    他的姿态显得有几分轻狂。

    “庄先生。”鲨鱼走到庄之蝶身侧,“这位就是我和您说过的阿森,是我的好兄弟从缅甸介绍来的。”

    庄之蝶上下打量冷小邪一眼,“听你的口香,不像是南方人。”

    “我是北京人,杀了人才躲到缅甸的。”冷小邪淡淡地说道。<!–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