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来啦!”

    纪念应了一声,收回目光转身追上珍妮。

    走廊里,正在前行的男人步伐一僵,然后就继续向前,脚步却是放慢不少。

    一直走到楼道拐角,他才转脸用眼角余光扫了一眼对面的回廊。

    回廊里,纪念恰好也走到拐弯处。

    从这里可以远远地看到她的侧脸,脸上微有倦色。

    看着纪念消失在楼道,男人墨眸微眯。

    楼梯上,套着白大褂的女孩子转过脸。

    楼梯里的灯光映出她的脸,那是一张还很年轻的脸,也就是二十出头的样子,眉目清丽五官秀美,挺直的鼻梁上戴着一幅细边眼睛。

    皮肤略有些苍白,眼睛下有明显的黑眼圈,很明显是经常熬夜的人。

    转脸看到男人看着远处,她咬了咬牙,转身冲上楼梯就要向往外。

    一只手掌,在她冲出楼道之前,挡住她的腰身。

    “叶紫小姐,你应该很清楚,你是不可能逃走的。”

    他的人还站在一楼的廊道里,正好在一束灯光下,精致五官被灯光映射越发显得精致深邃,一对墨眸里染着几分懒洋洋的不羁之色。

    如果纪念在此,一定会立刻认出,眼前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冷小邪,她并没有看错。

    叶紫皱眉抬脸,咬了咬牙,转身继续走向楼下,冷小邪迈步跟上,很快二人顺着向下的楼梯来到地下室入口。

    入口处,两个男子一左一右地站着,身着套着保安的服饰,看到冷小邪,其中一个就笑着迎过来。

    “森哥是吗,鲨鱼哥在里面等你呢,您直接进去就行,车间尽头那扇门实验室里。”

    “辛苦了!”

    冷小邪向二人一笑,拉着叶紫的胳膊走进门内。

    门内是一个很大的地下空间,出门是楼梯,站在楼梯上,可以将大半个地下室尽收眼底。

    地下空间内,整理地摆放着全套的流水线装饰,套着防尘服的工作人员正站在流水线一侧,紧张而有序地工作。

    “这里是什么地方?”叶紫环视四周,疑惑地询问。

    “我之前就提醒过你,不该问的不要问,何必浪费口舌。”冷小邪松开她的胳膊,向车间尽头的门扬扬下巴,“继续。”

    叶紫踩着钢式楼梯走进车间,车间内的工作个个都在专注工作,似乎完全没有看到她一样,那样子就如同一个个的人形机器。

    她走到流水线机器前,看着上面生产出来的透明小药丸,一对细眉顿时皱紧。

    “这是……博士的药方?!他在哪儿?”叶紫猛地转过脸,瞪着冷小邪,“他在哪儿!”

    冷小邪扬扬下巴,“就在那边。”

    叶紫一听,立刻就放开脚步,向着车间尽头的门冲过去,推了一把没有推开,她用力去拉还是拉不开,只是气得用拳头砸着地板。

    “林博士,林博士!”

    走到她身侧,冷小邪轻轻拍拍她的手掌,叶紫退出一步,他就走上前来,扶着门把手,轻轻向旁一推。

    刷!

    一声轻响,房门大开。

    抱起胳膊,冷小邪撇撇嘴,“我还以为像你们这些科学家都应该是很聪明的,原来,连门也不会开!”<!–章节内容结束–>

第2064章 这样我真得很缺氧(2)    沈宁扬唇,“裴先生很会活学活用吗?”

    抬起右手,她猛地击在拳头。

    一向握刀的手,虽然纤细却也力道不小,重要是位置拿捏得无比准确,正好击中他的胃。

    一拳下去,裴溪远喉咙一酸,刚刚吃下去的酸奶差点吐出来。

    沈宁甩甩手掌。

    “我有时候也会放纵一下自己的暴力欲。”

    裴溪远揉了揉被她打得不舒服的胃,笑着站直身子,双臂一拥,就将她再次拥到怀里。

    “今天是我七年来,过得最开心的一天,谢谢!”

    “说完了就放开。”

    怀中,沈宁的声音显得有些闷,这也难怪被他这样抱着她的呼吸实在有点不舒服。

    “再抱一小会儿。”裴溪远轻声说道,双臂就缓缓收紧,“就一小会儿……乖,别动!”

    时间流逝。

    ……

    片刻之后,沈宁的声音再次响起。

    “裴先生,您的一小会儿到了没有,这样我真得很缺氧。”

    裴溪远微微松松胳膊,“这样好吗?”

    “裴先生,请不要得寸进尺。”沈宁没好气地提醒。

    将脸埋到她的发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裴溪远缓缓地放开她的腰身。

    “我的卧室就在你对面,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过去叫我。”

    沈宁挑眉。

    这位不会是又第二人格上身了吧?

    “哦……”裴溪远意识到自己说的话太过暧|昧,“你别误会,我不是说那个,我是说,如果你有什么事情就叫我。”

    “我没有误会也没有多想。”沈宁抬起一手,做出请的手势,“您现在可以走了。”

    裴溪远实在找不到再留下来的理由。

    “晚安。”

    “晚安。”

    沈宁淡淡回应。

    他转身走向门口,走了几步,又停下,“如果你没有带睡衣的话……”

    沈宁晃晃手中提着的睡衣,“我带了。”

    裴溪远转身又走,走到门口,以停下,“如果你需要用电脑的话……”

    沈宁向床头柜上扬扬下巴,“我也带了。”

    裴溪远拉开房门,迈出去一步又停下,“不知道蓝柏有没有为你准备牙刷……”

    沈宁晃晃自己手中的化妆包,“需要的东西,我全带了,您现在可以放心地去休息了。”

    “不想聊会儿天吗?”

    沈宁摇头。

    “那……喝点东西?”

    沈宁又摇头。

    “或者……”裴溪远转过身,“我弹首曲子给你听?”

    沈宁到底是没控制住,轻笑出声。

    “医院八点上班,从这里走,我最晚七点就要出门,现在已经是十点,我还要收拾一下东西,洗完澡准备好一切差不多就要十一点。”沈宁微笑着注视着他的脸,“裴先生,如果你要追我的话,明天、后天、大后天……有的是时间,现在这个时候,您还是收拾一下,准备上|床睡觉的好。”

    裴溪远莞尔。

    “这可是你说的,那……明天见!”

    向她道句晚安,裴溪远含笑帮她掩上房门,沈宁挑挑眉尖,笑着摇摇头。

    “真是幼稚得可以,弹曲子……你以为我还是十八岁少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