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沈宁扬唇,“裴先生很会活学活用吗?”

    抬起右手,她猛地击在拳头。

    一向握刀的手,虽然纤细却也力道不小,重要是位置拿捏得无比准确,正好击中他的胃。

    一拳下去,裴溪远喉咙一酸,刚刚吃下去的酸奶差点吐出来。

    沈宁甩甩手掌。

    “我有时候也会放纵一下自己的暴力欲。”

    裴溪远揉了揉被她打得不舒服的胃,笑着站直身子,双臂一拥,就将她再次拥到怀里。

    “今天是我七年来,过得最开心的一天,谢谢!”

    “说完了就放开。”

    怀中,沈宁的声音显得有些闷,这也难怪被他这样抱着她的呼吸实在有点不舒服。

    “再抱一小会儿。”裴溪远轻声说道,双臂就缓缓收紧,“就一小会儿……乖,别动!”

    时间流逝。

    ……

    片刻之后,沈宁的声音再次响起。

    “裴先生,您的一小会儿到了没有,这样我真得很缺氧。”

    裴溪远微微松松胳膊,“这样好吗?”

    “裴先生,请不要得寸进尺。”沈宁没好气地提醒。

    将脸埋到她的发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裴溪远缓缓地放开她的腰身。

    “我的卧室就在你对面,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过去叫我。”

    沈宁挑眉。

    这位不会是又第二人格上身了吧?

    “哦……”裴溪远意识到自己说的话太过暧|昧,“你别误会,我不是说那个,我是说,如果你有什么事情就叫我。”

    “我没有误会也没有多想。”沈宁抬起一手,做出请的手势,“您现在可以走了。”

    裴溪远实在找不到再留下来的理由。

    “晚安。”

    “晚安。”

    沈宁淡淡回应。

    他转身走向门口,走了几步,又停下,“如果你没有带睡衣的话……”

    沈宁晃晃手中提着的睡衣,“我带了。”

    裴溪远转身又走,走到门口,以停下,“如果你需要用电脑的话……”

    沈宁向床头柜上扬扬下巴,“我也带了。”

    裴溪远拉开房门,迈出去一步又停下,“不知道蓝柏有没有为你准备牙刷……”

    沈宁晃晃自己手中的化妆包,“需要的东西,我全带了,您现在可以放心地去休息了。”

    “不想聊会儿天吗?”

    沈宁摇头。

    “那……喝点东西?”

    沈宁又摇头。

    “或者……”裴溪远转过身,“我弹首曲子给你听?”

    沈宁到底是没控制住,轻笑出声。

    “医院八点上班,从这里走,我最晚七点就要出门,现在已经是十点,我还要收拾一下东西,洗完澡准备好一切差不多就要十一点。”沈宁微笑着注视着他的脸,“裴先生,如果你要追我的话,明天、后天、大后天……有的是时间,现在这个时候,您还是收拾一下,准备上|床睡觉的好。”

    裴溪远莞尔。

    “这可是你说的,那……明天见!”

    向她道句晚安,裴溪远含笑帮她掩上房门,沈宁挑挑眉尖,笑着摇摇头。

    “真是幼稚得可以,弹曲子……你以为我还是十八岁少女!”

第2062章 这才是烟火人间(6)    蓝柏询问地看向裴溪远,后者就向他扬扬下巴。

    “你去吧,一会儿我帮他洗。”

    “好,那我就先走了,沈小姐、小少爷,再见。”

    “再见。”

    沈宁并不知道他的底细,笑着向他道个别,慕云庭那边玩得兴起,也没顾得上。

    蓝柏离开,裴溪远就坐到沙发上。

    “小庭,让婶婶休息一会儿,你也去洗个手,过来吃点东西。”

    “我不要!”

    “小庭!”

    “我还没有玩够呢?!”

    裴溪远嚯得起身,想要发作,沈宁的眸子却已经转过来,落在他脸上。

    “你答应过他,一起玩的。”

    裴溪远微怔。

    伸手拿过茶几上的第三辆小赛车,走到慕云庭身侧蹲下。

    “那我们这样好不好,如果我赢了,你就去洗手吃东西,然后上床睡觉。”

    “没问题!”这一次,小家伙答应得无比干脆,“婶婶做裁判。”

    沈宁起身站到一边,两个人就开始准备。

    慕云庭趴在地上,一脸严阵以待的样子,裴溪远随意地蹲在地上。

    “准备!”沈宁叫了准备,“开始!”

    嗖!

    慕云庭的车子顺利发射,裴溪远的车子却卡了壳。

    “哈!”慕云庭大笑着将车子捡回来,小手就拍拍裴溪远的肩膀,“我来教给你,这里要向后塞一点,塞得越紧弹力才越大……”

    经过他指导之后,第二局重新开始。

    这一局,裴溪远顺利发射,却还是落后于慕云庭。

    ……

    裴溪远原本并没有在意这种游戏,连输两局之后,也认真起来,半跪在地板上,仔细地研究了一下手中的小玩意。

    “再来!”

    于是,第三局开始。

    这一次,二人平局。

    ……

    到第五次的时候,他已经掌握其中的诀窍和发力技巧,第六局,裴溪远胜出。

    慕云庭输了却并未生意,反倒挥着裴溪远的肩膀,老学究一样撸撸不存在的胡子。

    “果然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牛子可教也!”

    沈宁噗笑出声,裴溪远就伸手将小家伙抓过来,一把举到半空。

    “小东西,这么说你还成我师傅了?”

    “哈……”慕云庭在半空中大笑,“那当然了,是我教你的,我就是你老师。”

    看着他开心的样子,裴溪远笑着又举了他两次。

    “裴叔叔,再高一点!”

    裴溪远笑了笑,又向上抛了他两次,小家伙很享受这样的过程,咯咯地笑着软在裴溪远怀里。

    “好好玩……以前爸爸都没和我玩过……”

    听到他提起父亲,裴溪远心中微疼。

    “好,那我们再玩几次,你可要准备好喽,这一次会更高的,准备,一、二、三……起飞!”

    他抬手将小家伙轻轻抛起,手掌小心地护在他身下。

    “哈……”

    慕云庭在半空中起起落落,笑意填满整个客厅。

    “好了。”连玩数次,裴溪远将他放到沙发上,将一碗酸奶送到他手里,“现在,休息一会儿,吃点东西,然后我们去洗澡。”

    小家伙早已经玩饿了,接到手中就不客气地开吃。

    裴溪远就端过另一碗酸奶,送到沈宁面前。

    “你的。”

    ……

    ……

    么么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