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蓝柏询问地看向裴溪远,后者就向他扬扬下巴。

    “你去吧,一会儿我帮他洗。”

    “好,那我就先走了,沈小姐、小少爷,再见。”

    “再见。”

    沈宁并不知道他的底细,笑着向他道个别,慕云庭那边玩得兴起,也没顾得上。

    蓝柏离开,裴溪远就坐到沙发上。

    “小庭,让婶婶休息一会儿,你也去洗个手,过来吃点东西。”

    “我不要!”

    “小庭!”

    “我还没有玩够呢?!”

    裴溪远嚯得起身,想要发作,沈宁的眸子却已经转过来,落在他脸上。

    “你答应过他,一起玩的。”

    裴溪远微怔。

    伸手拿过茶几上的第三辆小赛车,走到慕云庭身侧蹲下。

    “那我们这样好不好,如果我赢了,你就去洗手吃东西,然后上床睡觉。”

    “没问题!”这一次,小家伙答应得无比干脆,“婶婶做裁判。”

    沈宁起身站到一边,两个人就开始准备。

    慕云庭趴在地上,一脸严阵以待的样子,裴溪远随意地蹲在地上。

    “准备!”沈宁叫了准备,“开始!”

    嗖!

    慕云庭的车子顺利发射,裴溪远的车子却卡了壳。

    “哈!”慕云庭大笑着将车子捡回来,小手就拍拍裴溪远的肩膀,“我来教给你,这里要向后塞一点,塞得越紧弹力才越大……”

    经过他指导之后,第二局重新开始。

    这一局,裴溪远顺利发射,却还是落后于慕云庭。

    ……

    裴溪远原本并没有在意这种游戏,连输两局之后,也认真起来,半跪在地板上,仔细地研究了一下手中的小玩意。

    “再来!”

    于是,第三局开始。

    这一次,二人平局。

    ……

    到第五次的时候,他已经掌握其中的诀窍和发力技巧,第六局,裴溪远胜出。

    慕云庭输了却并未生意,反倒挥着裴溪远的肩膀,老学究一样撸撸不存在的胡子。

    “果然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牛子可教也!”

    沈宁噗笑出声,裴溪远就伸手将小家伙抓过来,一把举到半空。

    “小东西,这么说你还成我师傅了?”

    “哈……”慕云庭在半空中大笑,“那当然了,是我教你的,我就是你老师。”

    看着他开心的样子,裴溪远笑着又举了他两次。

    “裴叔叔,再高一点!”

    裴溪远笑了笑,又向上抛了他两次,小家伙很享受这样的过程,咯咯地笑着软在裴溪远怀里。

    “好好玩……以前爸爸都没和我玩过……”

    听到他提起父亲,裴溪远心中微疼。

    “好,那我们再玩几次,你可要准备好喽,这一次会更高的,准备,一、二、三……起飞!”

    他抬手将小家伙轻轻抛起,手掌小心地护在他身下。

    “哈……”

    慕云庭在半空中起起落落,笑意填满整个客厅。

    “好了。”连玩数次,裴溪远将他放到沙发上,将一碗酸奶送到他手里,“现在,休息一会儿,吃点东西,然后我们去洗澡。”

    小家伙早已经玩饿了,接到手中就不客气地开吃。

    裴溪远就端过另一碗酸奶,送到沈宁面前。

    “你的。”

    ……

    ……

    么么的

第2063章 这样我真得很缺氧(1)    <!–章节内容开始–>“谢谢。”

    沈宁接过酸奶碗,走到慕云庭身边入座,裴溪远也走过来,端起自己那份。

    三人吃喝完毕,沈宁就收拾起桌上的三只空腕。

    “你们去洗澡吧,我来收拾。”

    “放在洗碗池里,明天蓝柏会处理。”裴溪远提醒道。

    “不用管了。”

    沈宁走进厨房,裴溪远就牵住慕云庭的小手,“走,我们上楼洗澡。”

    小家伙抬起脸,“裴叔叔你能抱我上去吗?”

    “累了?”

    弯身,将他抱到怀里,裴溪远轻声询问。

    “恩。”小家伙抱住他的脖子,将小脸贴到他的颈间,“裴叔叔,你和婶婶会永远和我在一起吗?”

    “永远肯定不会,不过在你长大之前,我会一直照顾你的。”

    小家伙在他颈上蹭了蹭,“我觉得,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裴溪远扬唇,“我也一样。”

    抱他来到楼上的房间,裴溪远仔细帮他洗了澡,吹干头发……最后将他安顿上床,又拿过蓝柏昨天念到的部分给他念故事……

    第一天上幼儿园,慕云庭显得很兴奋,自然也是格外疲惫,片刻就已经酣然入梦。

    注视小家伙如天使般的睡容,裴溪远伸手帮他拉了拉被子。

    和他在一起,也有一个来月,两个人的关系一直都不太和谐,直到过来上海才有所发善,而今天是二个人相处最融洽的一次。

    伸过手掌轻轻帮小家伙理理微乱的头发,裴溪远起身关掉灯,轻手轻脚地退出他的房间。

    穿过回廊,来到沈宁的门前,他轻轻地扣了扣门。

    门内,沈宁正从旅行包里取出衣服,往柜子里的衣架上挂,听到敲门声,她立刻开口。

    “请进。”

    裴溪远走进来,在她身侧停下。

    “小宁,谢谢你。”

    沈宁将整理好的一件衣服挂进衣柜,转脸看向他。

    “谢我什么?”

    裴溪远一摊双手。

    “所有。”

    沈宁点点头,转身拿起下一件衣服,直起身见他还留在原地,她微微抬脸。

    “裴先生,还有事吗?”

    垂着脸,注视着面前的沈宁,裴溪远没有出声。

    事实上,他想做一件事情已经许久。

    他的目光在她的唇上定格,注视着那对微微分着的粉唇足足数秒,他终于下定决心,弯身向她靠近。

    沈宁转身去挂衣服,躲过他的亲近。

    “晚安。”

    “晚安。”

    裴溪远轻吸口气,弯身拿起书包里的最后一件衣服递给她,转身走向房门,视线扫过手中的衣服,沈宁轻耸肩膀。

    她刚刚将衣架挂回衣柜,就听身后脚步轻响。

    沈宁疑惑转身,只见裴溪远正目光深沉地站在她身后,注视她几秒钟,他再次向她靠近,沈宁抬手想要抵挡,手刚抬起就被他的大手抓住。

    那只手,温热而干燥,有力却又温柔。

    这一次,裴溪远没有犹豫。

    尽管如此,那吻却依旧透着温柔,只是在她的唇流连片刻,他就适可而止地放开她。

    这一吻,只停留在嘴唇的程度,他却已经很满足。

    注视着沈宁,裴溪远轻声开口。

    “是你说的,人不能总是控制自己,偶尔也要放纵一下。”<!–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